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后疫情时期的诗歌②】

◎伤水



无可更改

昨日有很阳的光,或有
很悲的伤
我一直在室内。当我可以出去时
天已大暗,也不见得
有多少喜或怒
由黑暗裹着,似与被阳光抱着
天光无论怎样塌下,不管黑暗凸起什么
肉身照单全收
被动的日子里,只有内心响雷
而我的雨下完了
轮到你们,轮到毫无防备的你们了
有什么漫过无可更改的我?

 2020.4.2


无症状感染者(之一)

那没有伤口的病,那缺少疼痛
的伤口,那离开肉体感受
的疼痛
我是无症状感染者
我不动声色,而自肺部开始
我慢慢涂白
我是一个用内心洗钱的人
内部坚强,而外表呆滞
反过来,我内部腐烂而外表完好
这是一个携带自爆炸药的人
一颗肉体炸弹

我每一刻都在爆炸
而没有硝烟
而没有爆炸声,而没有血肉横飞

那黏在墙壁上的血。正往下滴落着
只有我看得到

但我无动于衷
我来到世上那么多年,我终于学会了
无动于衷

2020.4.2,台州玉环


无症状感染者(之二)

一座没被敲响的铜钟,声音移动在街上
一辆停住的汽车撞向不会躲避的你

但他是无辜的,微笑挂在他正常的脸部
正如你们不知道他人的内心

我不知道自己内脏的叛变
恰如谎言打造的社会,我外表一直光鲜

2020.4.2


东城路的傍晚

傍晚。而傍晚与黄昏是
不同的
鸡山鱼鲞的门店还关着,它和
鸡山岛上的鱼鲞是不同的。可以
想象它们在游回鸡山岛的路上
捎回了路旁樟树新叶的
些微气息
而我却嗅出
来往车辆的咸腥味
它们尽量悄悄地溜走
而开着的门店也快要打烊了
懒洋洋的模样
像刚刚亮起的路灯,一派无所谓
两个在东城桥石栏杆旁对话的
年轻人,由于没戴口罩
引我注目
而他们也和河水一样无动于衷
使日子恍惚回到了杂乱
小巷里有恍惚的咳嗦
而恍惚,正属于傍晚
黄昏却是由动到静的过渡,有着
黄铜被打磨后的反光
我又将在恍惚里,听到唢呐暗藏的
嘀嗒
我落坐于感伤的椅子
在亿百信小超市的门口,我听出
唢呐芯子上那小小的哨片
有些微灰尘

2020.4.2


我不能静止
 
父亲葬在土里,隔壁埋着我爷爷奶奶
他们顾自腐烂,混进淤泥
 
我能不能葬在水里?
让装盛我的骨灰盒,舢板一般潜伏在水底
 
即使我不流走,覆盖的大水也径直流去
活着,无非一种模拟
 
噢,我没有那么深沉
就让轻浮的骨灰盒,在水面漂游
 
随波逐流,也是一种对应
水,晃动着我曾经的抵御和更多的随机
 
最有可能的是,骨灰盒在漂流半途就散体
骨灰,沙粒一样,慢慢降落水底
 
无数光阴里,我看着龙井
在杯子所规范的水内——慢慢沉落
 
那是不由自主的一生
一直不用明白,是什么决定了自己
 
多年后,没有人能记起所有的故去
永不静止的,只是那一片水域
 
         2020.4.3


上午十时。乐清湾

在老家凤凰基山坡
远眺乐清湾
海湾的水始终展开一匹布
的静默
由于久远,使我经常感觉
要不是那些青色的岛屿
纽扣一样把海水系住
它早不在了
或腐烂,或虫蛀,或碎裂

上午。我恰带两孩子
给葬在凤凰山坡的父亲扫墓
十时。我们,面向乐清湾,肃立默哀
这三分钟里,乐清湾里汽笛长鸣
如深深喉管里,发出久蓄
的低吼

蹲伏的老虎
就要扑出来了

2020.4.4夜记


昨天带孩子扫墓

在光亮公墓前
我对孩子们介绍:雍正五年
即公元1727
此老祖宗携儿带女,从闽南
一路走到玉环岛
披荆斩棘,手置良田五百亩
至今繁衍后代万人
你们属第十三代

我看到我女儿
眼中噙满泪水

我突然感到一种轻盈
身上原有的沉重
一部分还给了先人,另一部分
卸给了子女

2020.4.5




长久在水边
我长出鳃来

身上的鳞片,由于模拟
每游一波会脱落一季

清晨的地板上
应有阳光的吸尘器经过

假如停电,就有
黑暗,我收回水里的倒影

那从我身上拨拉出来的
那从我嘴里拖拽出来的

神的力量往后使
我不能向前扑倒

我避让,我畏缩,我退后
缠在脚跟的水,看不到,却一直相随

2020.4.6


低首之际

免不了低首,一生中
低下头来的日子总多于昂首

低下头来认路
或认错
低下头来和孩子对话
对孩子所有的一切,我都
保有兴趣

大部分真的,也有部分
是装的

低首之际,嫩芽爬上树了
抬头:漫天大雪

2020.4.6


东山头的月亮

我上出租车时
东山肩头,扛着轮月亮
将落未落
看起来很是惊险

平庸的东山头,终于让人
刮目相看

尽管这是机遇
的临幸
似乎,占有一个好位置
比努力一辈子顶用

我回来后探出窗口
月亮被绑在电线杆和三根电线
之间

通了电的月色
不见得比往常特殊

我留意东山头,那被月亮抛弃
的样子
也不见得比平时异常

2020.4.7玉环


重启
——今天武汉开封

不是艺术模仿现实,而是
现实抄袭科技

一个城市模拟了一台电脑
被一只失血的手摁下了
暂停键

主人失踪了。而主人总是
失踪

那些电路板插件一样的建筑

噢,是短路,或断电

今晚有硕大的圆月
那是摁在天空的手印。是这只手

摁回了运行

2020.4.8


一朵花的开放可以是惊天动地的

没有一次
像这个春天
让我持久地,端详
一朵花的开放
是的,我
从来没有认真看过
甚至从来没有看过

多少日子就
那么忙忙碌碌地枉费了
辜负了多少开放啊

什么都会过去的
只要凑近一朵花
目不转睛地盯住一朵花
一直到闭眼都能
背诵出
她的花瓣,她的花蕊

2020.4.9


暗香

夜里我经过河边
某处,我停住了,不用回头
我闻到了我左侧
有一颗含苞的柚子树

像经过的日子,还站在河边
像失去的情人回到身旁
那么突然,那么难以名状
又毫不费力

什么都没有失去
又什么都不曾获得
天上月亮露出了一半
另一半陷入黑幕

这是拉黑我们的夜
认识多么不同。而争论毫无意义
该模拟一种芳香
不动声色地,深深地,潜伏着

2020.4.15


暗潮

实际上,不是我到了海边
是海移到了我的阳台下。带着潮声,渔火,
和被拉黑的水面

即使波光粼粼的时刻
我也发现不了她包容的游动,那种局域的自由

腥味只是一种错觉。黑暗
使我和涛声
融在了一起

可以没有我。也就没有了我。胸壁内
的潮声
与黑暗同样:开阔又虚无
 
2020.4.16记于水一方


仿佛月亮的碎片

所有残缺
仿佛都在复原
此刻,你屏息,你抬头
会发现星星。星星点点地
在听从月牙无声地召唤
在汇聚,在集合

在深夜的阳台,底下
潮声的回应
单调且坚持

星星们,将在月牙儿
凹陷的地方聚合

如瓷片,凑拢一个
失去的饭碗

2020.4.17


那夜,我到阳台看夜空

潮水在阳台下鼓噪
那是看不见的地方发出的声音,仿佛
世相背后的鸣冤
特别让我激灵的是,左上角的月牙
非常规则的铁勾
不像在钓取什么,而往后撒落的
星星
仿佛从月亮身上分裂而出
——那些星星,一点点的碎片
就是从月亮那里摔碎或逃离——
我再次这么强调
是因为在沁凉的那一刻,我感觉
月牙的孤独
是真正的孤独
一个人的绝望使整个天空绝望
原来我以往只有我独自悲伤,而现在
星星点点都在悲伤
不是陪伴,而是协同
相互的冷光,互相的辉映

2020.4.21


三秋

潮水在我身旁等一个人
退去又不舍,只得涨了又涨
直把自己弄得满额
皱纹
是的,等得太久了
等得鱼虾都轮换了好几代
等得我病了好几回
肉体早已不耐烦了
每次低首看潮水
我都明显感觉海已老去
所谓三秋只表示很久很久
据说石会烂、海会枯
我在它身旁
一直等待着它干枯的
那一刻
这是维系我生命的信念
海枯了,我才枯
才枯

2020.4.22


明白

我清楚地
知道
我所处的环境
没有一匹潮水
可以驮着我
远去
没有一瓶空气
可以解散
我的呼吸
你们说的黑
可能正是

你们的是
恰恰非
没有一个汉字
能够写得
端正
没有一个人
包藏着
心脏
即使有
也不在跳动
不再良心
此时
此地

2020.4.22


阳光带来的口信

阳光是一艘巨大的船
邮轮,钻石公主号那种
或核动力航母
她缓缓驶过我窗前
带来巨大的光的口信
而我一直不懂
我相信世上也没几人能够领驭
她便尽力摩擦着
所有裸露于外的万物
尽力唤醒地表的叶子和内底的虫豸
一早开始我就着一本
破旧的词典
想翻译她的部分密码
这是过于久远的暗号,又非
逐一对应
可生死得认
毋庸置疑的口吻
坚定得使我重新获得
复苏的耐心
使我对曾经那么多的放弃
心生悔意
她移过,摩挲的声音
直响到傍晚
坚信我能够译出她捎来的秘密
听不到我恍然大悟的欢呼
她又会出现
又会出现
除非阴郁和雨雾之时
 
2020.4.25


书房

我书房在闽南一个山麓
我要到那,取下一本
没有封面的书卷
内页微微发黄
妻子说,这时候去
看得到三角梅新一轮开放
其实我只想去劝架
书架上那么多不安的而又
互相抵牾的灵魂

2020.4.25


这首诗

我不能把这首诗写得
和世界一样糟
我在选择,选择合适的两行
作为这首诗的耳朵
以把这分行戴上口罩
不仅躲避无症状感染者,更躲避
花一样开放的脑残
没有光线,这首诗不是时光
它隔绝了视野就看不到绝望
它盲目乐观
它有着健壮的双臂,把我的亲人
一个个从病榻上扶出

2020.4.28


想到西藏

三十年前就想去趟
西藏。雪山,经幡,红得开裂的脸庞
而现在
我肯定能够抵达的,就是
苍老:一座逐渐塌陷的山

2020.4.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