缎轻轻长诗选:寂然之夜

◎缎轻轻



雨切割着我们走过的地方

沏你瞳孔里乌浓的茶叶积满了我的杯壁
我带着女儿,曾在这张颤抖的老檀木桌上完成了
她的学校布置的手工厨艺作业,那时
我和她,驾在一条小船飘荡,化叶为腮,摘星作桨
雨水堆积窗外正变黯的上海街道上,雨一刀刀切割
我们的心肠,割向平常的日子,昏昏然的一只
活物那样扔向——时间里飘浮的老人的脚

我怎敢吐露自己夜夜噩梦?当然,也有闪亮的碎石
镶在梦的边缘,这金边,象刚从快递柜中取出的新衣裳
散发着凝滞着的代工厂甲醛味儿

是谁?双手搂着自己的背脊,感受身体慢慢发凉
远处,你们看到玻璃杯中完满的马群,大雨正切割它们走过的街道
鬣毛湿透,视野里都是薄薄的善与期望
你说草叶欢快,白日匆忙。而雨水为何愈发生硬?
用桨触碰那匹你心中易碎的白瓷马,水流高度与雨汇流,
形成你、你长满裂痕的脸、鼻尖斑斑点点、干燥起皮的嘴唇。

2019.12

 

罪人和他的母亲

 

冬日清晨,罪人和他的母亲

为早餐的一碗稀粥争论

他心不在焉搪塞……她却比他所遭遇过的

任何一个女人更加执拗

从不轻易饶恕,如同雪灾没有饶过阔叶林中每一头饥饿的动物

 

那么:重新设计一种场景,林中有麋鹿

驮着年轻的女人而来,而絮叨的母亲消失不见

女人的圆眼里乍现狡黠天真的光

母性的奥秘,他明白

并闻见循环往复的气味,颈脖

和下体——蓝天催生白昼荒芜

星座闪耀于漆黑中秘密轮动。

日夜流转的神秘,正瓦解骑在这头鹿上

女人之聪慧,她的躯体在他注视下,

慢慢幻化成碎片,乃至粉尘

最后一瞬,她唇角仍保留着一丝笑意

 

回到现实,他直到四十岁才拥有一幢灵肉俱全的房子

喝啤酒抽烟,股票、国债、证券里住着一个个活死人,或者死活人

人群被情绪之神控制着,市场经济怎么像上一个女友的花言巧语?

冬日,窗外正上演死亡、求生、爱

而他仅仅是一个不知所措的生存者

2020年,不可挥霍运气,他有不能称之事业的工作

总是扼毙的爱情,虽然母亲会对这些嗤之以鼻

 

当他拜访母亲的房子,餐食总是不变的稀粥

小黄米混杂着咯牙的糙米、绿豆

她坚信这样更益于母子俩长寿

他终究会向逝去的父亲一样向她无条件投降

窗台隐约可见花木嫩芽,厨房切开的母鸡胸膛敞开

果实垂落,葱姜是腌制一切屠杀的孤独食材

是中国历史的藤蔓结的果实,就像

她亲手把他结在自己的树桠上,使他俱备了天生的忧郁

 

女人的衰令他苍惶,年少时他曾在实验室解剖

一只青蛙,稀薄的印象他感到残忍,

白昼过尽,夜晚来临,他撕掉生物课本

书页夹缝中蛙眼正瞪视他,

脚下大地辽阔,手中钳子锋利

我们踩着的土地为何不是蛙眼瞳孔中正放大的漆白?

我们热爱的自然承受着生灵的使节,它们亲吻我们的恶行

他睡了一觉,浑身锯屑

粥在梦里,蒸发热气

母亲,他曾不停地与她辩解,却从未真正了解她

他从未了解女性——这橙红色泥土中艰难流动的雌性因素

2020.3


在上海第十五年
 
不信奉神灵,我们谈论死与生、实体经济
人文,飞虫扑在巨鹿路书店的玻璃窗上
一大片模糊的雾中,人们的嗓音穿透
沙漠,这一串清脆的驼铃
叮叮叮……空气的干燥使我们渴望清水如同绿洲等待被旅人望见
我们要有对等的狂喜
我们要与未知的事物摆在无名秤砣的两侧
一侧是轻如鸟羽的我们的思想,而另一侧千斤压下
我们在这空洞的神谕中,身体一半凸显静脉的青紫
一半是千年来先人给予的肤色之黄
像是终生投入一场不知生死的比赛,我们坐在亮如白昼的办公楼里
敲下一团谜团一样的密码
这解决我们饥饿的胃,入睡的床榻……年轻女人,掀开了衬衣
热。空间仅有局部,假定的钟摆在跑动,我看见人们
跟着钟摆扭曲的脸,而我空荡荡的衣袍下藏着秘密
我不再隐瞒,在上海第十五年,母亲衰老的身体上已经多了
一道贯穿胸腹的刀疤,这将永不能痊愈,跟着她进入
父亲的归处,在上海的近郊一片平静的青竹林。
我不会因为若干年后的遭遇,而否定此刻的真实性。
我要与你们,蚊虫与竞争者
交换场地,直至舒心。我们,待在这座城市里,
强烈地渴望,终点却是回归死者的寂静。而现在我在松江,
涩味果实滚落在案前,这不是命运,
这一定不是。地面在我脚下移动得更远,愿望会实现在厌倦之前。
 
 2019/3

 

桐城往事

(上)

万物降临,那一夜神灵赐予村庄雨水 

豆大的雨珠,从青砖里渗出来 

屋子里,哭成了泪人的你 

母亲,此刻你已经孕育了我。 

 

一针一线,小裁缝,用剪刀修理着 

女儿们的头发 

齐刘海,乌眼珠,她们长得象你的丈夫 

远在长江对岸的书生 

他写诗,写信,但很少出现在你生活里 

象一个乌有的人 

 

阵痛!你嘶喊着,汗水黏在胖圆的脸上 

十小時,你生下第三個女兒 

我降臨於世 

此时正值五月,蔷薇爬满了村落家家户户的院子 

花蕾有的垂首,有的昂起 

含苞欲放,一个新生的女婴 

暗自垂泪,女婴的亲人们,“又是一个女性” 

入夜,雨水淋进蔷薇深处 

暗喻着上苍不可违背的指令 

蝼蚁们,生存在江南一隅 

你们的信念弱不禁风 

你们的故事不堪一击 

 

八月,一个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气 

闭了眼 

平静地和亲人说“走了” 

夏日的鸦群,用翅膀扑打 

吊丧的亲属 

徘徊时久,不愿离去 

安息吧,一根黑色羽毛飞旋于空气里 

“外公”女婴睁圆眼睛,张开了嘴。 

 

后来,举家迁徒,奔赴长江北岸 

一个书生的家 

他写的书稿,锁在抽屉里不见天日 

阳光,每日轮回般照在他头顶,他望向窗户的眼神 

空无一物 

而邻屋,三个女儿正笑闹成一团 

父亲,你这一生 

可曾感受满足还是永世的空虚? 

 

(下)

2007年,第二个姐姐,被父亲的书信驱赶 

来到举目无亲的城市,她数着指头 

陌生而新鲜,竟有获得自由和重生的惊喜 

这里的道路清洁,马路两侧 

白玉兰一株连着一株 

冬去春来,上海啊,她已迷恋上你 

在繁华中尘埃落尽,玉兰花细微的气味 

残留在发鬓间 

有人悄悄地死去,有人快活地留连于 

这片土壤、高楼之海 

作一尾无声无息的鱼吧。 

 

东海,依旧灰濛濛,柔软的滩涂 

象人们的心,膨胀----理想与现实 

更多的肥皂泡泡,飞向海岸,炸裂于天际。 

 

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太多疑问充斥一个年轻女性的头脑 

无知的,你只需 

按照偶然的安排,这是必然。 

 

青浦、徐汇、闵行,这些区域 

慢慢熟悉 

看旧建筑被推倒,重建起碧绿玻璃,旋转的电梯 

办公楼里,黑夜与白昼轮换 

推开窗,闻闻这深夜,一轮弯月的气息 

星辰在远处,模糊的云层挡着它们 

年轻人啊,你们在追逐什么? 

 

要明白一个事实: 

“获得细微,失去庞大” 

父亲死去的夜晚,母亲在灵车后追赶,摔碎一只碗 

周边的宇宙顿时碎裂 

女儿们,心中也拥有了裂痕 

蓄养痛苦 

此刻,每个人的个人史正在形成 

铺向大地吧,这些干冽的窟窿,藏一些不可言说的 故事。 

失去庞大,失去不间断的幸福感,失去内心的平衡木 

呵,我几乎已经爱上失去。 

 

但我获得一个女儿,植物与微风恩赐予我 

甜美的孩子 

懵懂的命 

生活在机械中具备了魂魄 

将一个女性诗人挽救于日常中 

万物降临,雨水浇灌着春日的花园 

我来了 

我来了 

我来了 

 

缎轻轻2017.3.18 16:47


浦东机场

当你试图在
这旋转的星球中,捕捉停滞的事物
一阵风,一场雨
还有跪在机场的男人,他哭泣
把箱子里的金表双手呈上
而警员,面露疲倦
深夜一点了,他的脑筋旋转着
冲进荒蛮的沙地,头埋沙底的秃鹫
巨翼猛然驮起
这蛮横的机场,一声接一声被玻璃闷住的
尖叫

不能费心操劳,你已经无数次告诫自己
要把手机放下,把这操心的世界放下
躺在白色床单上,活生生地
做一场噩梦,看见有水从天花板滴落
而水滴里正衍变一个新生的祖父
他旋转着,从水滴里走出来
走到你床前,瞪视着你
他依然一头白发
依然是个专横的老人
秋风夹着冷雨
弱者躺在床上,听有人正在门外指手划脚
你从机场回来已经很累了
为什么还不能好好睡一觉?

天空依然在旋转,另一些人感到头晕
你天生沉默,无法做一个侃侃而谈的人
在乏味的语言中旋转,把你内心的空白晾在竹竿上
神志清醒,你只是缺少一剂强效的感冒药



一个老人穿行黄浦区

街道边,穿蓝色外套的老人
抱着他的狗
抚摸它
指甲、趾甲,摇晃的头部
黄浦江在十米开外
轮船呜呜响着
天上乌鸦,水里刀鱼
动物一样快乐的人,坐在台阶上像一团软化的米

过了中午,他踱步在小巷里
穿过老街的两头,头顶始终有强光照耀
屋脊终止,一个人的命运,想起幼年时的铁道
火车一列一列匀速穿过,他不曾躺在轨道边
闻一闻钢铁混杂青草的气息
如今晚年,两个子女,各奔东西
像他早亡的妻子遗失在江流里的两个手镯
再也没法找到
为此她连夜痛哭过,写信寄到故里
他踱度走过那一夜
结束的一年年在身后消逝
春夏秋冬,每天醒来,把咸菜稀粥咽进肚里

“半生混乱,半生平静”
他也理应休息,走过黄彼南路、淮海路西
茶色玻璃镜,路对面,是几个陌生的观察者
他们注视每个行人,也包括他,他牵着的狗
狗边走边粗重的喘息,它不能交谈,却用眼神
忠实于这座城市和他的半生
“也许从此可以安宁”他温热的手心捂着秋风
管风琴在橱窗内被吹响,音符悬在干燥的空气中


2018.9


临渊
 
晨光透过云层,大路浸润了石灰的白
父亲,坐在凉亭里酌酒
江水穿行过他因疾病轻飘飘的头颅,鱼浪翻滚
七十年,他从浮山来,要往浮山去
请搀扶一把他对抗地心引力的摇摇欲坠
那日,环绕他塌前的
是三个性格各异的女儿
我们的脑中,生死是多么难解,杜鹃整夜啼叫
我的姐妹们垂首
各自构建她独属的悬崖
岩石、植物、一个漫不经心的丈夫
而取走她半生的是,鸽子一样任性的孩子
意愿中,悬崖笔直,晴空高照
把她的脸晒得滚烫
万物都没有弯曲,但是父亲曾命令你们
按自我意愿活一辈子吗?
他偏离航道的一生已停泊靠岸,幽暗的江藻
缠绕他的病躯沉入颤栗的虚空
“女儿们,这一幕还看不清楚吗?”
他慈悲的声音印在他年轻时撰写的方格稿纸上
每个字都是悬崖底部传来的恸哭
 



寂然之夜
 
我和父亲
端坐在池塘边
整夜地观⻥
 
对明⽇之猜想 惘然,
微⻛在水面掀起鱼脸
鱼唇轻声念:涟渏与
未曾放下的事物
充实了你我的内心。
 
黑夜平稳,父亲终于逝去
梦中他卧于山崖壁
一片榕树叶缓缓吹来
盖住他的眼睛
 
曾经坐在崖顶看事物拱起,
他的葬礼座无虚席
石块滚落
瞬间山崩地摇,瞬间
一轮明月正冷静地升起。
 
这,并没有意味什么——
灰烬中她听得到浆果正在爆裂
皖南,墙根是发了疯的苔藓
披裹了端坐的亲戚
嚼着瓜子的嘴永远喋喋不休
她在光晕中
一贯保持沉默
 
父亲,曾领幼小的她到凉亭
藤蔓上爬满金银花,红花芯
舔舐神秘的现实,朝她吐着腥红的舌
时间没有回返,而长江上惊心动魄的大船
载着众人,三十年
——你已经改变。

2018.4.24-5.7

饭局
 
在长宁路,多年未至的区域,十三公里
我竟然是第一个到达的
黑夜正快活地落下幕布,只有桌椅的空荡的房间适合唱歌
这份欢喜很快被打破
第二个人进来,光头,并不熟识的安徽老乡
他把公文包放在桌上,尴尬地打了招呼
第三个人,漂亮女人,长裙拖地
谈起了庞氏骗局
第四个,声称被肥胖害苦的南京企业主
他来找第二个人打干细胞针
我看他一脸晦气,很显然,忙碌快要压垮了他
第五个,黑裙少妇,她很快给每个人斟起了酒
她有着我所缺少的体贴和周全
看看,这么多人,我只是个满身锈迹沉默的人
我心底的歌快要变成压抑,野兽,鸟、鱼、毒蛇
火、风、雾、云诸多元素
还不如在无声中谋略一场无人知的行动
一个自我沉思的阴影,把人们的头颅和喋喋不休的嘴
全部笼罩。永恒的事物,驱散轰隆隆的车轮
谈到皖南,谈到西藏
谈到疆北,谈到敦煌
第二个人说他曾在年少时逃到高原睡在医院吸氧
一个漂亮女孩给父亲送饭时给他递来了耗牛肉饺子
这回味一生的记忆,后来诸多的情人怎可比抵
饭局陷入沉默,人人在深渊里沉思默想
三十年前,积雪也曾落满饭局这块荒芜之地
冷酷的幽默,这世界停滞了片刻,取消了这场饭局的所有意义。

2018.5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