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和我的鲸鱼(三首)

◎俞昌雄



低 垂

山崖的下面长着一大片的
芦苇,没有人认出它们的不同
一些无法预测的事
譬如溪水在涨,而鸟已死亡
或许芦苇并不仅仅是芦苇
我们通过风,看见它的涌动
通过波浪式的簇拥而感知
山体的繁复,呼啦啦的响声
好像从来不曾有过阻挡
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穿越
正如那些匍匐中的石头
没有太多的时间唤醒自己
这是自然的法则,又薄又近
芦苇在此已非一日
直到比人高,直到它的根
可以摸清溪水的去向
而那时,我们当中的某人已经
腐朽——像飘飞的芽絮
重又落于彼此的身上,不痛
不痒,却深入骨髓
这也是无法预测的事,毕竟
傍晚的芦苇总是多于
镜子中的人,它们低垂
我们才从明月的背后升了起来
2020.3.21



我和我的鲸鱼

鲸鱼的梦是否像一座岛屿
我问出海的人,也问过波浪
海的那一头传来回声
那是鲸鱼,它巨大的尾鳍正掠过
深渊里唯一的沉船

鲸鱼的身影留了下来
一块空心的雕塑,又像悬浮的海
搬不动,到了海的内部
它成为自己的王
凶猛又纯粹

我长久地注视,几乎看见
它体内的生灵和那愈来愈孤独的
岛屿,在漆黑的水流中
我的鲸鱼有过无数沸腾的夜
每一晚,它消失,又重现

所有关于深渊的传说都因它
变得惊险——鲸鱼啊鲸鱼
陆地上发生的一切也是如此
人们渴望在大海的肢体上跳舞
却恐于自身的渺小和暗处的消亡
2020.4.22


萤火虫覆盖的夜晚

成群的萤火虫飞过旷野,飞过村落
在一块美妙的凹地
它们突然放亮,卸下咒语

黑夜因此而颤栗,绿莹莹的光
不断堆积,像飘浮中的星座
我喊你的名字,背后是巨大的黑

这不可思议的弧线,光的精灵
几乎把山谷填满,而我
忽隐忽现,如玫瑰里盛开的钟

萤火虫覆盖的夜晚,你来我身体内部
筑巢,没有多余的飞行器
你就占有我,成为流星的后裔
2020.3.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