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无题

◎陌







无题


在黑暗中举起手指上的精液
一面白色的小旗帜
我的历史,很短很短





无题


妻子在长途电话的深处
孩子们在长大
我在照片的褪色中
树叶上的雨像喉咙内的酒,在滴下
我的生活得以幸存,那吵嚷里
啃啮着不朽虚无的爱,那
孤独之中溢满生命的艺术,我们
深深愧疚的那一个永远
不再长大的孩子,在永恒的
黑暗中,看着我们





无题


夏天有
阴影里凝固着的雪堆
发着绿霉的铜钱。这样的盐和太阳
请求我同它们站在一起。





无题


当我想认真生活时,我触及自己
血肉是一个图像,血是肉的高潮部分
肉是血的慈悲,是世界的光
更多的时候,我唱歌走调,我写诗乏味
我的错误,巨大滚烫,成倍增长





南方,1980年代


在田野黑暗中走动的人
缓慢地前行,打着手电筒
远远看它,映不着物体
但后面肯定有一个走动的人。
时间在流逝。
最危险的和最安宁的
是想着这件事
像快没电的电筒
发着暗红的光,越来越微弱
往内部照去。即将消失。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