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柴窑》等5个

◎边围



柴窑

于万千残片中
寻找遗失了的日月。
细纹犹在。

电光下通透的瓷
在闪动釉彩。
历千年而不绝的亮泽。

罕有匹敌
也秘藏在历史的罅隙。
一瓣瓣如奇谲的花。

并非陨落
而只是更娴静了——
天青色有了新的寓意。

虽来自古远
并非被磨砺出满身砂孔。
依旧光滑如初。

旷世之孤品
失传数代后才重见天日。
精巧得令人咋舌。

恍若穿越
一座玲珑剔透的皇宫。
屏息时也不见主人。

        2020.5.27.




特别的夜

淡忘了时间。
夜空,只管闷头昏睡,
也不辨哪里是现实哪里是梦境。

就此缄口,一声不响,
犯了错又怎敢睁开怯意的眼睛?
闭目,才好养神。
……不知所措。

权当是一桩异事了:
尿床,不再只是儿童的专利。
前半夜就因为调皮,
而越发蹊跷起来。

后半夜,假装平静。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不然又能如何?
此夜奇特得像极了一幕喜剧。

自身也被夏日所附体。
心中装满了团团热火,房间里,
每一份沉默都因此炙烤到发烫。

              2020.5.28.




早醒之日

晨光尚还腼腆,
不露声色。
五点,不是十分清醒,
皮肤也可呼吸。

蒙眬之美,
在乎幻影。
自天花板上层层飘下的,
不是花瓣是什么?

掬捧在掌心,
一个周末安详地降临——
带着特有的气味,
与余温。由此绽放。

起身,离开床铺,
不再梦游而是融入空气。
无忌是否仍赤身,
化为一小片羽毛。

轻浮地,随机地,
起伏于莫名的空寂之中。
……省略了一些仪式,
但不失庄严、高贵。


      2020.5.30.




麦收季

村庄沸热了起来。
顶着艳阳,草帽也经不住
一轮轮的烘烤。

夏日,得意洋洋,
到处都有焦熟气味。
鼻孔里尽是麦穗的体香。

黄灿灿一片在舞动——
是风,不辞辛劳!使劲在吹
一直吹到天晕地旋。

麦粒于是跌落着,
前仆后继,不需要召唤。
每一颗无不是浑圆、丰满。

像饱涨的欲望一样,
透着每一份灼念,聚拢为
一大捧滚烫的种子。

暴晒于露天,也无怨,
广场上最多喜气的人们。
为收获而大声放歌。

一切食粮都是祥物,
无论未来之日是否清贫。噢
总要欢呼,双臂舒张如翅。

           2020.5.31.




老街

竖立耳朵,才可听闻
鼎沸的人声。吵闹,挤踏,
混合着市场里特有的腥气。

不可能再回到清代,
纵然有斑驳的石阶。
晨露,却是簇新的,沾落在
每一片油绿的菜叶上。

人浪从南涌向北,
又洄游回来。此起彼伏。

并不因时光的消蚀而清寂,
反而更嘈杂!烟火味
自每一个地摊后冒了出来。

小百货一应俱全,不因凌乱而
乌黑——生活零碎,但照样有趣。

                  2020.6.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