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回忆

◎陌





纯粹的存在


装着煤油的黑色的灯盏
可以通宵达旦地点燃
有人起身为它
一次次添上油料,挑起灯芯
豆子大的火苗,偶尔哔剥几声
那是黑暗之下
最美好的物质的光华
我在回忆它
用一支很久未使用的铅笔
写着这首诗
城市已沉睡
破碎黑暗的沙沙声





它一直停在我们停留的地方


以前的隆冬很冷
屋瓦到处都挂着明晃晃冰棱
还记得那一条冻在水库中央的木船
我们想靠近它
却只敢在近岸处走来走去。
那些岁月如我们握在手中的冰刀
不见了。
现在我这样理解成人们
失声唏嘘
就像我们很小很小的时候
在冰面上
跺着脚。





现在我要喝一罐啤酒,躲到它的后面


路上奔跑的野兽,停顿下来
退到盛夏树阴里的一隅
尽管,它曾经常到非洲东部的海边
或草原深处去
但在此刻日光包围中
无风的灌木寂静下
一切(包括摄像师的镜头)
已不再引起它特别注意





铺满巨石的山


铺满巨石的山
也铺满雪。
昨天,今天和明天
有人去看它。





难以抗拒的焦虑


危险是不同寻常的照片
零碎的钞票,日子紧张的誓言
闪耀整个城市的玻璃,忧郁内的热情
与苍白,虚敞大海上的巨大波浪
一种从未离开过的恐惧
面对自己时逃跑,来不及
心脏忽然被血液刺穿





快速一瞥


抗议示威的人群和国民警卫队
对峙的时候,我注意到
星条旗还在远处燃烧。
但不会有人再在乎这个了。
他们像两群赌徒,比谁更无所谓
吓阻对方。





回忆


这是银行ATM机上
可以显示的一个数字:
0.00。有一个夏天,我翻找出
三四张银行卡,查询到的
都是这个数字:0.00。
那一天我在街上四处走着
我是尾随自己的一头
被驯服的动物。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