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下旬诗作

◎巴枣



三个代表

因为疫期缘故
送舅舅遗体火化
有名额限制
最多6人
除大表姐和
两个表弟外
还可去3人
商议一番
做出决定
姑舅姨
三方子女
各派一人

2020/05/21


巧合

前晚回去
看望痴呆的父亲
赶上他情绪激动
要我滚蛋
不想刺激父亲
大妹让我近几天
暂时不要回去了
等父亲情绪
缓和之后再说
没想
转天就接到
舅舅去世的消息
正好要耽搁几天

2020/05/21


醋茶

午睡起来
泡了杯茶
没想越喝
越不对味儿
问妻子
咋回事儿
她说
网上看到
醋能除垢
中午倒了杯白醋
到开水瓶里除垢

无需说了
开水瓶里
还有残留的白醋
我喝的是一杯
醋茶

2020/05/21


肉被子

舅舅骨灰运回来后
小姨带着5个表姐妹
围在旁边哭泣
四表姐夫走过来
“你们6只手
搭在骨灰盒上
这不跟加盖了
一床被子样吗
这么热的天儿
老爷子哪儿
受得了啊”
6只手
忽地一下
同时移开了

2020/05/21


骨灰盒

舅舅遗体
送进火化炉后
表弟开始选购
骨灰盒
殡葬车司机
把表弟拉到旁边
“你刚才看中的那个式样
我车上就有
火葬场卖1280
我只卖980
比他们便宜
300块钱”
我心里不禁纳闷儿
那火葬场的骨灰盒
岂不成样品了吗

2020/05/21


督察

下乡督察
秸秆禁烧
村支部书记
说得头头是道
让他拿出村民
跟村委会签订的
禁烧承诺书
他说文书不在
锁他抽屉里了
问他们镇
哪个镇领导
分管禁烧工作
他说刘镇长
我说
前不久
刘镇长不是借调
市扶贫办去了吗
他只好改口
说是孙镇长
其实我知道
分管禁烧的
是盛镇长

2020/05/21


一级管一级

下乡督察
秸秆禁烧
发现一个农民
在田间焚烧秸秆
到跟前劝阻
让他赶紧扑灭
农民把手一摆
示意我们滚蛋
赶到村委会
找到村主任
他驱车前去
几分钟工夫
便烟熄火灭

2020/05/21


还价

舅舅去世
殡葬车跑了两趟
一趟从殡仪馆
拖运冰棺
一趟送遗体火化
收费1000块钱
表弟希望少点儿
跟殡葬车司机俩
僵持不下
一个吹唢呐的乐师
打算居中调解
“给900块钱算了”
殡葬车司机开怼
“你吹一天300
两天给500
你愿意吗”
乐师一听
转身走开了

2020/05/21


那道坎儿

疫情危急时
殡葬车价格
由跑一趟
300块钱
涨到500
疫情缓和
还是500
殡葬车司机
给解释说
“没办法
我们心里
那道坎儿
一直没过去”

2020/05/21


孤老太

疫期
社区网格管理员
带着两名志愿者
敲老太太门
没人应声
以为老太太
走亲戚去了
解封一段时间
仍不见老太太
社区工作人员
想方设法
联系上她侄儿
强行开门进去
发现老太太
身体趴床上
脑壳落地上
邻居把这事儿
当成笑话讲
老太太侄儿
也跟着笑

2020/05/21


出乎意料

大前天傍晚
患痴呆症的父亲
情绪异常激动
让我滚蛋
不想刺激父亲
我推上自行车
假装顺从他意思
打巷子西头走了
小妹把这个情况
告诉母亲
母亲说
你哥平常
总走东头
他这次走西头
脸上一定挂着泪水
不想让你们看见
所有才没掉车头
直接走了
老实说
此前
我还真不知道
母亲拥有
如此丰富的
想象力

2020/05/22


气氛

舅舅过世第二天
我和表弟
还有几个
表姐夫
去选墓室
路上想好了
到外婆和外公墓前
要磕几个响头
谁知到了现场
一帮子人
说说笑笑的
磕头的气氛
没了

2020/05/22


改口

记得以前
总习惯说
去外婆家
外婆死后
花好长时间
才改过口来
说去舅舅家
现在
舅舅又没了
妻子提醒我
再要改口说
去表弟家

2020/05/22


供果

表弟在舅舅
灵前设供
3个苹果和
两串圣女果
大表姐看见
劈头吼道
“糊涂!
咱爸满口
没一个牙齿
你叫他咋吃呀
换成香蕉
兴许他还能
勉强吃点儿”

2020/05/22


不再有为什么

市里发通知
国家开两会
最近两个星期
所有公职人员
周末都不休息
得照常上班
同事W问
“为什么呀”
一把手吼了一声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2020/05/22


组织

同事对这次
没有提拔我
愤愤不平
直到我告诉他
其实组织上
找我谈过话
问我对未来
有啥想法时
我说唯一想法
就是赶紧退二线
我家两边的老人
都七八十岁了
希望能有
更多时间
来照顾他们
他才释怀似的
长出一口气说道
“如果是这样
那还差不多
我就说嘛
组织总不至于
完全瞎眼了嘛”

2020/05/22


人民代表

两会期间
来自某奶业集团的
一位人大代表
建议将一生饮奶计划
纳入国家发展战略
实现全国学生饮用奶
从幼儿园到高中全覆盖
同时还建议
将婴幼儿配方奶粉
从跨境电商清单中
剔除掉

2020/05/22


稻草人

上班时间
朋友顺访
坐下聊了会儿
敲门进来一个
推销仪器的
小伙子
看着眼熟
他说去年年底来过
我说不跟你讲了
让找下面的黎站长吗
他唯唯诺诺的
躬身退出去了
朋友摇头道
你这么当领导
只能是啥好事儿
都落不到你头上
跟个稻草人
差球不多

2020/05/22


掏粪纪事

1980年代初
我家还有菜地
每个星期
都要到城里
一个亲戚家
掏旱厕粪便
大多是父亲去
如果父亲有事儿
就安排我或弟弟
有次母亲安排我时
听收音机正起劲儿
极不情愿地
挑起粪桶去了
掏完出来
迎面碰到
学校食堂的
一个面熟的师傅
跟他打了个招呼
他一愣
我说我是一中学生
他“哦”了一声
说他就住对面
打那以后
每次买饭遇到他
饭菜都打得足足的

2020/05/22


中欧班列

一趟中欧班列
从附近铁路线上驶过
数了数
一共49节平板车
拖运的全是货柜
大的
一节车一个
小的
则一节车两个
当我回想
有多少个
小货柜时
脑子里
忽地蹦出一个问题
这些货柜上面
会粘附着病毒吗

2020/05/22


强项

资历比我浅的同事
马上要升迁了
有同事为我抱不平
“您说他哪一点儿
比得上您吗”
我笑了
“话不能这么说
你不觉得
他歪点子
比我多吗
吹牛拍马
比我强吗”
同事长叹一声
“唉!您说的也是
这些方面
的确是他强项”

2020/05/22


夫妻对话

早上穿衣出门
妻子拦住我
“你身上衣服
昨儿穿了一整天
脱下来
我给你洗掉”
“不用了
昨天没出汗
别浪费洗衣粉和水了”
“你看你这人
说的什么话嘛
咋就不知道
说一句
心疼我的话呢”

2020/05/22


蚯蚓

给舅舅守灵
凌晨两点过点儿
上了一炷香
烧了一摞纸
起身突然发现
水泥地上
有条蚯蚓
在艰难地爬行
心里不禁一惊
该不会是舅舅转灵吧
赶紧找来一张纸板
将其轻轻铲起
放进了花坛里

2020/05/24


亲生假重

舅舅去世
按照习俗
作为嫡亲长外甥
本该坐一席
有堂表哥和堂表弟在
却不得不让给他们坐
支客师担心我想不通
给我解释道
“这叫亲生假重
越是嫡亲
越要显得生疏
越是叔伯旁支
越要厚重对待”

2020/05/24


自豪

所有人都睡了
只有作为
长外甥的我
坐在舅舅灵前
每半小时
上一次香
烧一摞纸
再时不时
回想一下
往昔岁月
心里竟然
萌生出一点儿
小小的自豪感

2020/05/24


午夜

给舅舅守灵
拿出手机
翻看朋友圈
看到
伊沙发了两首诗
徐江发了两首诗
朱剑给起子入选
《新世纪诗典》的诗
《国粹2020》
写了一个短评
写完上面的诗句

起风了

2020/05/24


扫地

夜里给舅舅守灵
三表姐闲来无事
拿起扫把垃圾撮
扫地上垃圾
舅表弟媳
让她别扫了
三表姐不听
“反正我也
没啥事儿”
“让你别扫
就别扫嘛”
“我帮你扫地
难道还扫错了”
“岂止是扫错了
我看你是成心
要把我们家
给扫穷吧”

2020/05/23


闲不住

给舅舅守灵
大家都坐着
唯独三表姐
闲不住
四处捡拾
矿泉水瓶
饮料瓶
酒盒子
让她坐下休息
她冲我一笑
“这些东西
多少能买几个钱嘛”
这才想起三表姐
下岗多年
一直没工作
平时靠捡破烂
贴补家用

2020/05/23


那就好

姨表弟媳赌博
输掉3套房子不说
还欠下40多万赌债
打前年出走躲债后
就再没露过面
即使舅舅去世
也没回来
守灵时
表弟跟几个人
打麻将混时间
散场之后
大姨表姐
立马小跑到他跟前
劈头就问你没输吧
表弟说没输
还赢了几百
表姐一边拿手
磨蹭着他后背
一边笑兮兮说
那就好
那就好

2020/05/23


第一次戴口罩

舅舅去世
一个中年男人
裸着脸前来吊唁
表弟媳赶紧给他
拿来一个口罩
没想他把口罩
戴反了
表弟媳提醒他
这家伙一愣
“口罩还有反正啊
这是我第一次戴”

2020/05/23


理发

几天前
准备理发的
因事耽搁了
没想第二天
就接到
舅舅去世的消息
只得把头发蓄着
今日丧事现场
理发师说
“所有人中
数你头发最长
你舅舅去那边
登山好抓啊”

2020/05/23


打唱的老头

舅舅丧事上
来了个打唱的老头
想到还在疫期里
劝他走人
他不同意
表弟拿出两包烟
和100块钱给他
老头笑眯眯接过
拿起竹筒
摇摇晃晃走了

2020/05/23


门牙

下乡走访贫困户
遇到一个
从山区来的移民
看他年纪不大
门牙没了
想到我门牙
是骑自行车
走夜路摔掉的
心说他也是吧
一问
还果然就是
“我们山区人
摔掉门牙的
特多”

2020/05/23


敬酒

舅舅出完殡
已是日近中午
刚好赶上午饭
丧事已毕
亲朋好友
自然免不了
闹闹酒
支客师
让我们几个
外甥舅侄儿
轮流去给重上敬酒
舅舅的小舅侄儿
不胜酒力
一杯酒喝进去
转身回到席上
还没来得及坐下
他老婆跑了过来
“你还不把酒吐掉”
话音刚落
“哗”
一杯酒
全吐地上了

2020/05/25


截和

小区外面
3间早点门面
冷冷清清的
起初还以为疫期
食客太少的缘故
走进小区
一眼瞥见
有两个早点摊
一个卖凉皮凉面
一个卖水面热干面
一下子恍然大悟
我操
这不跟打麻将
截和一样吗

2020/05/25


灵异

舅舅出殡早上
抽空打开微信
点开朋友圈
主题封面
不知咋的
变成了黑色
几秒钟过后
又自动恢复成
原来的
彩色封面

2020/05/25


一碗瘦肉面

舅舅出殡早上
到的亲属太多
早点供不应求
四表姐抢到
一碗瘦肉面
四处寻找舅妈
碰到她小儿子
直接给他了

2020/05/25


灵棚

给舅舅守灵
凌晨三点多
三表姐
突然端着
一盆衣服
出现在灵棚里
然后一声不吭
坐那儿洗起来
给人感觉
犹如梦境

2020/05/25


扶贫消费

单位发出通知
已好几月了
始终没人
付诸行动
市里催得紧
一把手急了
安排财务科
拿出一笔工会经费
给每个人卖了
两只鸡
一袋鸡蛋
大家拎着鸡和鸡蛋
一个个喜笑颜开
下班回家

2020/05/25


遇到脑瘫小伙儿

舅舅去世
搭建灵棚
临时占用
小区一条
偏僻通道
那天
一个脑瘫小伙儿
开着电动轮椅
打旁边驶过
被卡住了
帮他脱险后
堂舅表弟媳
拿着烟走过来
递给小伙儿一支
然后转身跟我说
“其实他一点儿
都不傻
上次看到我
开了一辆凯美瑞
冲我啊啊了半天
他意思是想问我
之前那辆宝马
哪儿去了”

2020/05/25


咱们的一把手

一把手签来两份文件
涉及两项具体工作
一项跟我分管工作无关
送回他那儿 
重新签发别人处理
另一项
出于面子考虑
转交下属办理
“这事儿
涉及其他科室
你来牵头吧
遇到啥问题
我负责协调”
没想
仅仅几分钟过后
下属跑来跟我说
这项工作
非其职责
她已退给一把手
改签别的科室了

2020/05/25


借钱

财务科长忘性大
一次跟我借100钱没还
一次帮我代缴个人所得税
给钱时少找我几十块零钱
今天又跟我借120
手上没零钱
给了她200
心说
但愿这次她记得啊
不然又得多亏80呢

2020/05/25


舅舅头七

舅舅烧头七
到场的亲戚
要么是女的
要么是年长的
唯有我和弟弟两个
是60岁以下的男人
问了下小姨
“表弟咋没来”
“赚钱谋生去了”
经她这么一说
仿佛我兄弟俩
都是闲人似的

2020/05/25




局办公楼内
突然窜出
一条大蛇
局长命令
围观的门卫
“你赶紧去
找把铁锹来
把它打死”

2020/05/25


治安摄像头

舅舅丧事
因疫期缘故
派出所警察
虽三番五次
前来巡查
并没发现
聚众打牌
支客师说
“这帮人老来
也挺烦人的
不如拿几包烟
打发一下”
表弟给他4包
零卖60块的
黄鹤楼烟
支客师很快
搞定回来了
可没过多久
一个警察
把烟送回来了
大家百思不解
一个围观邻居
给解密道
“你刚才给烟的
那地方
正好有一个
治安摄像头”

2020/05/25


给外公外婆磕头

舅舅下葬
母亲拿了
一摞纸钱
到外公外婆
墓前焚烧
小姨和众位表姐妹见状
一个个前来磕头
几日前
跟舅表弟和表姐夫
前来帮舅舅选墓室时
因为没有气氛
没给外公外婆磕头
这下
可以补上了

2020/05/25


送舅

舅舅出殡
8个重上
两组换班
抬骨灰盒
送葬队伍
走了大约
3公里之后
与舅舅的
大舅侄儿
一番商议
换下俩重上
抬了一里路

2020/05/25


奸情暴露

全市开展
核酸大检测
某单位一把手
和办公室主任
同时查出阳性
一把手老婆
和主任老公
均为阴性

2020/05/25


包子

傍晚回家
妻子笑嘻嘻的
把一笼蒸屉
端上饭桌
然后转身冲我
笑个没完没了

今儿是她生平
第一次做包子
没有经验
把面皮直接捏拢
蒸熟的包子皮上
出现了一个
乳头似的凸起
以致每个包子
看上去
活脱脱地
像只乳房

2020/05/26


扫码

跟同事一起
去政府汇报工作
门口一边一个保安
要求我们手机扫码
同事举起手机
晃了晃
动作麻利
几秒钟就进去了
我仿效别人
直到听到一声
扫码成功提示
这才加快脚步
追上同事
没想
他转身冲我说
“你还真扫啊
我刚才举起手机
做了个样子
就进来了”

2020/05/26


岳父的叮嘱

岳父生日
转眼就要到了
他一再叮嘱我
不要给他买烟
当然
如果有人
找我办事
出于感谢
在不知道我
不抽烟情况下
万一送烟给我
那是可以
转送给他的
可怜的老岳父
压根儿不知道
我在单位
徒有职位
并没实权

2020/05/26


改名

我们村90%人姓周
都是一个树蔸上
长出的枝桠
“恩”字辈
是族谱中
早就排好的
我们村的周恩来
今年72岁
在以前那个特殊年代
他改名叫周恩德
进入新时代
才重新改回来

2020/05/26


略施小计

单位利用工会经费
从贫困户那儿
给每个职工
卖了两只鸡
我跟妻子说
送一只给岳父母
留一只自个儿吃
妻子脱口而出
“好!”
话音刚落
她又改口道
“算了
我们不吃了
明天我把这只卤好后
你拿回去给爸妈吧”

2020/05/26


父亲

女同事Z
开了家技术服务公司
目前面临歇菜困局
希望我出马
帮其力挽狂澜
不想挤占
读诗写诗时间
以服侍父亲推脱了
送走她之后
一想到自个儿
刚才一番谎言
便心存愧意
仔细一想
又释然了
诗歌延续了父亲
对我没有完成的教育
何尝不是
我精神上的
那个父亲呢

2020/05/26


警醒

他说他母亲
活着的时候
也患有老年痴呆症
而且经常犯糊涂
把屎尿拉在床上
简直就是个
老不死的害人精
只要一清醒过来
就骂他
不讲孝道
想到自个儿父亲
正遭受痴呆症折磨
不禁住浑身冒冷汗
不会哪一天
我也跟他一样吧

2020/05/26


爆粗口

看到人民代表提议
全年再增加
6个小长假
我就忍不住爆粗口
这些长着猪脑子的人
压根儿不知道
每次小长假调休时
我们基层公务员
要把原本属于
我们的休息日
拿来工作
放假时
还得呆在单位
规规矩矩值班
接受查岗

2020/05/26


高分

岳父在北海越冬
昨儿回到湖北
聊起这几个月的抗疫
他说他给政府打95分
扣掉的那5分
是因为抗疫时
很多其他病人
没法儿就医

2020/05/26


抓阄

两兄弟协商后
通过抓阄方式
父母一人养一个
没想父亲跟着老二
才生活6年就去世了
母亲跟着老大
转眼20多年了
身体啥毛病没有
能吃能喝
再活十年八年
一点儿都不成问题
每次提及这事儿
老大媳妇
就使劲儿
扇自个儿的右手
“就是这只臭手
害得我到现在
都看不到出头之日”

2020/05/26


我也会巧言令色

舅舅烧头七那日
遇到他二舅子
一个在黄石市工作
现已退休的老干部
他说舅舅一生
没文化
遭了不少罪
担心表姊妹
听了不舒服
我从旁辩解道
“您老话可不能
这么说哟
说我舅舅
不识字
这是事实
但不能说他没文化
他若没文化
咋能把7个子女
教育得这么好呢”
话一出口
果然赢得了
众姊妹的喝彩
“这话说得好”

2020/05/27


两个流浪的精神病人

老家在城郊
有两个常年
在外流浪的
精神病人
昨日才听说
因为疫期
没戴口罩
其中一个
被收容
死在了收容站
另一个侥幸
没被收容
还在继续流浪
死的那个
我曾在1月29日
为他写过一首诗
《原来是故人》
村民都说他
彻底解脱了

2020/05/27


等边三角形

意外发现
从我家到父母家
从我家到舅舅家
从父母家到舅舅家
都是3.5公里
这里面是否有
我没参透的玄机呢

2020/05/27


万一

中午出门
没戴口罩
妻子以为
我又忘了
实则单位
上午刚组织学过
新冠预防手册
骑车可以不戴
妻子说
“万一你前面的人
侧转身打个喷嚏
岂不喷你一脸吗”
是啊
这样的情况
谁能保证
不出现呢

2020/05/27


老来得子

读诗人江湖海
这个月诗选
看到一张插图
老江一脸幸福
怀抱一岁多的
小儿子
时间真快啊
犹记得前年10月
老江把待产的妻子
独自留在家中
自个儿到南京参加
江南诗会的情景
思绪继续飞扬
想起5年前
放开二胎时
母亲想我再生一个
我以年纪大推脱了
可人家老江
比我还大啊
如果那时
顺从母意
孩子现在都该
上幼儿园了

2020/05/27


失而复得

前天下午
财务科长
跟我借200块钱
买了4袋土鸡蛋
说好转天还我
知道她忘性大
早已做好
她不还的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
昨儿一天
见过几面
她都没提还钱
已经死心的我
今儿早上
在单位门口
与她不期而遇
巧的是
一个同事上班路上
顺带买了一袋鸡蛋
拎着来单位
她如梦方醒
“哟叻
我前天跟巴主任
借了200块钱
忘了还咯”

2020/05/27


诗人之间

诗人图雅
为诗人小麦
写了一首诗
《我这样想着》
发在微信朋友圈
被我意外看到
让我耿耿于怀的是
诗人小麦没看到
这么说的依据是
没看到小麦
在那首诗下面
点赞
更没写评论

2020/05/27


硬核修理工

屋顶太阳能热水器
水箱外壳锈蚀了
这几天
一直琢磨
怎么解决这事儿
终于想出个办法
买一块白铁皮
用铁丝将其
捆绑上去
这就相当于
给它穿上一件雨披
雨水再也淋不到它
说干就干
午休起来
爬到屋顶
半小时不到
便轻松搞定
有过欧洲小住
经历的妻子说
这会儿的我
仿佛
一个德国人

2020/05/27


集中学习

单位党办主任
把中心学习组
这个月
要集中学习的
有关内容
通过QQ
发给我
挑了其中
6个自然段的首句
抄录笔记本上
OK
任务完成了

2020/05/27


外婆与奶奶

送走舅舅
忽然想起
外婆去世
已整40年
犹记得外婆生前
每次上我们家小住
都是跟奶奶睡一起
她俩关系特好
彼此以姨娘相称
(姨娘一词
本地方言中
乃姐妹之意)
奶奶去世
也20年了
不知她们
如今在那边
是否还相互走动

2020/05/27


特种车

一辆洒水车
无视前方红灯
径直开过去了
定眼一看
车屁股上
连牌照
都没有

2020/05/28


一把手要出差一月

临走前
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
“我不在家的这个月
会议肯定少很多
大家手头上的事情
正好抓紧去做
我一回来就开会
要专门听取
各方面工作进度”

2020/05/28


首要任务

几部门扶贫工作
在全市大检查中
暴露出资料信息
不够完善的问题
会上市委书记
大发雷霆
从今天下午开始
你们这几个部门的一把手
跟我到包保的村里住下来
啥时候把资料整理好了
啥时再回来
单位的事情
交给其他同志负责
扶贫工作就是你们的
首要任务

2020/05/28


买卖

路边卖桃摊上
一个女人
刚付完钱
拎起桃要走
“感觉没5斤呢
你该不会
少我秤吧
跟你讲
我就住在附近
如果份量不够
待会儿来找你”
摊主拿起一个桃
塞进她的袋子里
“绝对不少你的
看你说了一场
找你一个桃吃”

2020/05/28


咒语

早餐吃了
两个菜包子
一碗西红柿鸡蛋汤
放筷时
妻子说
“你再吃一个包子吧
小心待会儿
不到下班时间
肚子就饿了”
我没听她的
10:42
咒语生效
饥肠响如鼓

2020/05/28


模仿狗叫

早上上班
出家属院
在院墙边
看到一只
小狗狗
先唧唧两声
而后再叫两声
如此循环往复
疑似走失样子
看其可怜巴巴的
禁不住模仿老狗
回应了它两声
希望能给它
一点儿抚慰
谁知小家伙
压根儿不理
走出老远
方才醒悟

是我大意了
应该反串
一条母狗

2020/05/28


进山

尽管有了身孕
女儿还是
毅然决然
踏上了
去广西北部山区
支教的征途
昨日下午
抵达目的地前
在家庭微信群
发了张进山图片
接着发了条消息
“再进去
就没信号了
今后我只能勉强
用短信联系你们”
我赶紧回复
路不太好
让女婿车
开慢点儿
直到今日
女儿
都没回复

2020/05/28


鹤立鸡群

在鸡的眼里
鹤还不如鸡
这本没什么
问题是
天长日久
连鹤自个儿
都不知不觉
拿自己跟鸡
比来比去

2020/05/28


公筷

舅舅葬礼期间
每次开饭前
支客师
都要重申
用餐规则
“每桌坐8人
每个人夹菜
必须用公筷”
邻桌上
7女1男
只有那个男的
从没用过公筷
直到今日
我才恍然大悟
他一定认为
自个儿手里拿的
就是一双公筷

2020/05/28


小龙虾

家属院地上
一只小龙虾
被车轮
碾轧成了
一朵菊花

2020/05/28


到底在怕什么呢

市里规定
两会期间
全市干部
一律取消
周末休息
全部正常上班
这么做的目的是
出于稳定方面考虑
有啥事儿
可以迅速将其
消灭在萌芽状态
不会惊扰到两会

2020/05/30


下乡归来

自打父亲痴呆后
没特殊情况
每天吃过晚饭
都会骑上自行车
回家去看看父母
有几次
懒得动弹
没有回去
呆在家里
心里惶恐不安
完全没心事看书
啥事儿也做不好
今儿一整天
在乡下奔波
吃完饭回来
已是8点过10分
想到通常情况下
这个点儿
父母该休息了
念头打心里一过
我操
整个人
一下子
来精神了 

2020/05/30


张老四

从号子里出来
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邀请
当年送他进去的
几个民警吃饭
完后
把他们带到家里玩牌
第二天
他又去找那几个民警
说昨儿他们在他家玩牌时
他家里丢了
4000块钱
他要报警
几个民警一合计
一人给了他1000块
让他别报案了

2020/05/30


指示

一件案子
久侦不破
市长到前线督阵
指示对嫌疑人
要果断地
采取措施
“力度
尽管放大些
措施
尽可能强些
大家不要怕
即使办错了
那也不要紧
不还有
国家赔偿吗”

2020/05/30


温馨提示

镇党委书记
下村检查工作
村支书留客吃饭
现抓了只鸡宰杀
又安排人
拿网捕鱼
我这才注意到
鱼塘边
竖着块牌子
上面写着
温馨提示
“让鱼儿
像我们的孩子一样
快乐成长”

2020/05/30


打印资料

驻村扶贫队员
跟前来调研的
镇党委书记
汇报情况时
抱怨起来
“打印资料
太花钱了
光这个月
就花掉
1000多”
党委书记
冷笑一声
“哼!
1000块钱
也值得你
拿出来说吗
我们镇
扶贫这块儿
每年整理资料
至少七八万以上
还不包括
维修更换
打印机的钱”

2020/05/30


脱贫前后

单位包保的
26个贫困户
悉数脱贫
今年需要
继续巩固
脱贫成效
市扶贫办
在检查工作时
发现农户家中
张贴的明白卡
还跟以前
没脱贫样
用的是
白色A4纸
没按要求
统一换成
粉红色的
A3纸

2020/05/30


资料袋

单位包保的贫困村
在全市大检查中
受到点名批评
究其原因
有一个硬伤是
已脱贫的农户
家里保存的
资料袋
仍然是之前发放的
印有“精准扶贫,
脱贫攻坚”的
老款式
没及时换成
印有“我脱贫,
我光荣”的
新款式

2020/05/30


老门卫

家属院门卫
身兼保洁员
背着喷雾器
挨个儿
给每个楼道
喷消毒液
一个老师
跟他打招呼
“每天喷吗”
“隔天一次”
“药是学校买的吗”
“瞧你这话说的
我一个小小的门卫
一个月能拿几个钱呀
如果用我这点儿工资
给你们买消毒水
那我喝西北风去呀”

2020/05/30


夫妻问答

“你在哪里”
“还不是那地方”

“在干什么”
“还不是那事儿”

“跟哪些人一起”
“还不是那些人”

“什么时候回来”
“还不是那个点儿”

2020/05/29


大国之间

电视开足火力 
在报道美国
近期发生的
白人警察
粗暴执法
用膝盖压住
一名黑人脖子
令其无法呼吸
最终致死事件
忽然想起
两个女同事
关系闹僵后
两人都在
人前人后
你说我不好
我说你不是

2020/05/30


父亲还是个小孩儿

父亲患有痴呆症
早上大便
弄脏了衣服
母亲数落了几句
父亲带着哭腔说
“你别吼我嘛
我现在
还是个小孩儿
等再长大点儿
知道自己弄
就不麻烦你了”

2020/05/30


吓跑了

一个灵感光顾
刚要开写
妻子过来拉我
要我陪她打牌
我说
“等我写了再去
你先去准备着”
打开文档
这才发现
那个灵感
已经跑了
就像当年
在门前水塘钓鱼
母亲拉我回家吃饭
吵吵嚷嚷的
把鱼吓跑

2020/05/30


点背

路边等车
太阳晒得人
扛不住
见旁边停着
一辆大卡车
在地上投下
一大块阴影
走过去蹲下
一秒钟不到
卡车启动
开走了

2020/05/30


中国智慧

同事跟我说
核酸检测
美国做了几个月
才筛查了900多万
武汉市不到半个月
就筛查了1000万
为什么这么快呢
因为我们是把
10个人的样本
混在一起
同时做
如果呈阳性
再逐个筛查
如果是阴性
那就一次性
排查完10个人
这叫中国智慧
美国佬
玩不了这套

2020/05/30


不是问题的问题

我帮扶的
五保户老头
70多了
反应他房子漏雨
需要翻修
跟他做解释
“你这房子
做过危房鉴定
属B级
该自个儿
掏钱翻修
不在享受
补贴政策之列”
他压根儿不听
把这事儿反应
给扶贫检查组
现在
这问题成了他
脱贫验收的
主要问题

2020/05/30


大疫之年

父母屋后
小菜园里
西红柿苗
叶儿卷曲
以为是母亲不懂
下肥过猛所致
“哪儿啊呀
是害病了”
听母亲否认后
上几个邻居菜园
转了转

家家户户
概莫能外

2020/05/30


担心

最近痔疮频发
老担心屁股上 
印出血点儿
每次与人
一起走路
总有意落在最后
生怕被人讥笑
“你咋跟个
女人样啊”

2020/05/30


土管所

乡镇土管所
一栋两层楼
上下各8间
后院还建了
一座小食堂
以为总共有
10多人呢
一打听
我操
整个单位
就两名干部
一个所长
一个管理员

2020/05/30


酒局上

酒局刚开始
聊到他老家
问他哪儿的
他说
“跟X副市长
同一个村”
酒喝到高潮处
说话已有点儿
大舌头了
他凑近我耳边
压低声音说
“我是X堂叔”

2020/05/30


咸蛋黄酱

妻子拿出
年前买的
两瓶咸蛋黄酱
“还有一个月
就过期了
赶紧把它吃了吧”
忽然想起疫期
蔬菜供应紧张那会儿
我要吃
她说
“别急嘛
这东西
下饭
等到最艰难的时候
再派它上场”

2020/05/31


动真格

市长台上讲话
讲到激动处
把口罩扯了下来
“没完成任务的单位
先撤掉分管的负责人
没什么好说的
这次
必须动真格
下个星期
整改不到位的
单位主要负责人
请你们主动跟我
打辞职报告”

2020/05/31


卖桃经

路边摊上买桃
10块钱5斤
边装桃
边跟摊主聊天儿
“昨晚打这儿路过
听你吆喝
10块钱7斤
今天咋还卖涨了”
摊主哈哈一笑
“白天好卖些嘛
到晚上8点
如果没卖完的话
照样10块钱7斤
甚至8斤
这玩意儿放长了
容易砸手里”

2020/05/31


国际水塘

50平米不到的
小水塘
如今成了
4只麻鸭
2只青头鸭
3只鸳鸯鸭
共同的家园

2020/05/31


诗人之间

广西诗人蒋彩云新婚
一干诗人朋友
纷纷写诗祝贺
广东诗人江湖海
也写了首《贺彩云成家》
忽然想起
老江曾在几年前的诗会上
认过蒋彩云做干女儿
心说
老江太抠啊
写一首诗
就把干女儿打发了
怎么着也得发个红包吧
转而一想
又挺理解老江
大儿子法国留学要花钱
女儿读初中要花钱
小儿子才1岁多
还要喝奶粉呢

2020/05/31


骗术

晚上从父母家回来
在家属院门口
看到10几个
中老年妇女
在跳广场舞
回家逗妻子玩儿
“奤子叫你下楼跳舞”
“骗人”
心里琢磨了一下
模仿那个河南女人语气说
“回去叫你家高老师
下来跳舞”
妻子信了
“你不说
从没跟她
打招呼吗
今天咋就
讲起话来了呢”

2020/05/31


大疫之年

单位计划
给每个贫困户
送100只鸡苗
结果
没一户愿意要
“今年症候不好
连人都发瘟了

八成也靠不住”

2020/05/31


喝茶

午睡起来
泡了杯茶
妻子提醒我
“今天上午
我刚看过
如何品茶
第一泡
洗茶温杯
应该倒掉
要喝后面的
第二泡
第三泡”
我没反驳
心里面却在想
咱是口语诗人
喝茶
没那么多讲究

2020/05/31


干枯的小葱

岳父母
去年12月中旬
去北海越冬
最近才返回
家中一盆小葱
干死了
岳母要拔起
当垃圾扔掉
被妻子拦住
“挺好看的
放电视机旁边
当个插瓶吧”
一个星期过去
那盆干枯的小葱
还在

2020/05/31


分工

我要洗衣服
妻子不让
“你去洗冰箱吧
你比我洗得干净”
卸下里面的隔板
发现玻璃与
塑料边框之间
藏着不少污垢
这才想起
这台冰箱
一直是妻子在清洗
我之前并没洗过

一定是她也发现
这个难题了
要交给我处理

2020/05/31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