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组诗)——记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下的城市

◎缎轻轻




除夕在天钥桥路(1)
 
你没见过类似空旷,无法认定这是除夕,像松鼠在林中
受到惊吓
人们在天钥桥路上,零落作鸟兽散
第六食品百货公司,几个婆婆正在排队
你混迹其中, 摘取眼眶里的车厘子鲜艳欲滴
照映你裹于身网购的紫红毛呢外套
这两道深紫色缠绕——使昂贵的更加骄横,低廉的更加卑微
你在白色口罩下张口询问,食品价格不是你要的答案
你想知道
这微生物的领域,杆菌活跃
如何认定这场感染来袭的源头来自马蹄蝠还是菊头蝠?
你看见不远处:无数个黑夜,一群蝙蝠,蜷缩在纵情欢唱的瀑布里,或
伫立高高在上的塔顶,月光照射着它们惨白的牙齿
它们齐声唱着:“餐盘是幻象吗?可我还要回家,我想家里的母亲。”
这声音像你
你开着车,无头蝇虫似地想驶往归乡之路
绝对价值衡量着你在网路上听到的一场场演讲,政客言语显得滑稽
一大丛紫红色霍香蓟长在路边,绿叶蔬菜在超市售空
人们在脑中安置了焦虑发动机,夜幕降临时轻放床头的帘幕
战争在人和病毒之间漫延,今日除夕,月色静谧,而战役紧张

 

(1) 天钥桥路,处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商业区域。

 


田林似半岛的高科园区(2)
 
田林是徐汇区中一座半岛,温和的工程师穿梭于
漕河泾与宜山路地铁站之间
他们如棕榈之果簇拥于9号线,一路颠簸一路迁徙
从四面八方的土地穿越时间的隧道而来
他们安坐于办公楼的桌椅,敲写代码时会忘记
鸽子、蒲公英、童年时狂怒的父亲
还有,一座医院,伫立在半岛中央
从眼睛到肺腑,从头顶到脚心,它无所不能治愈
消息:五名发热病人在这所医院得到诊断
蝙蝠又一次在黑暗里警诫我们
人,征服了自然的局部,又遭受自然的整体惩罚
受苦,田林区域焦灼地居民,受感染的不一定是病毒之躯
还有签了协议一般恐惧的群体之心
2019-nCoV入侵脆弱的人体,蝙蝠振翅携带终结的命运扑面而来
啃噬这半岛的新鲜与科技感
心脏跳动,几天后我们会重返田林,喧闹又寂静的岛内战争正在撕裂——
 
(2)田林,处徐汇区与闵行区交界的区域 ,多为高科技开发区。1.24田林发现5例疑似病例,确诊一人。
 

 

谎言与庇护
 
谎言里是否藏着政客的贪欲之果?食下这果
十天后,便看到感染的数字成倍翻涨
除了蝙蝠,这座城市里还有无辜的鸽子、兔子和颤栗的狼
事件观看者如炸弹般冲动
而亲历者缄默,死者化作乌鸦封住了他们的喉咙
活人的头顶,飞过大片的鸦群
武汉,封城后街头雨雪寂冷,建筑上歇脚着嘲弄的黑蝙蝠
人们坐在无趣的家中床上
网络如走调的音乐会,小提琴发出令人难忍的声音
谎言使这座城显得荒诞,刺鼻消毒水使人清醒
 
 


伟大的慰藉——致钟南山院士

 

丘岭在驯化下也显得绵长,新绿独缀其中
在自然的侵袭中,没有败者更无胜者
造物主的用意 从感染者变白的双肺得以显现
“上苍,我已明白你的用意”
2020年春季,腊梅持续开放
人们闭门不出
公路如梦境中末日的空旷
树梢上,鸟雏儿啁啾鸣啭
一个老人,在奔往禁闭区的列车上
他说出了真实
说说真相吧,说说疫情、安全、人们的安全注意
在众人取悦彼此的黑色浓雾中
他说出了令人不舒服、恐惧的的事实
因而这是伟大的慰藉,他人的力量
追寻未知之谜——而非远离这凌空撒下的细菌之花

 


医者仁心
 
亲吻幼小的孩子,昨日还和他并肩漫步
在一片无风的果园,那儿有旋转马车、棉花糖和脆响的笑声
她也有平常而喜悦的日常,而此刻,病者在疫区忍受疼痛
人对传染的恐惧超越了疼痛,如河水漫过了砾石,太过容易
正是除夕,她出门前蹲下脸贴着儿子的脸颊,“你要听话”
“妈妈,放心。”
她拎起行李,整趟列车上都是如她一般的医护人员
奔赴疫区,窗外是日夜绵延的山峦贯穿着自然横向的力
车厢里有些安静,每个医者都稳稳安坐,沉默中,爱从不更换座椅。
 

 

 

还需多久?
 
你问,还需多久?以脱离这空空如也的世界内脏
房屋之脏器,你站在一根血管上
把生菜切开,蒸熟蛋羹
养育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难得的放空假期
你足不出户,日常琐事让你厌倦又新奇
退了票,回到生活的腹腔里
停下车,睡回母亲的子宫中
中止争吵,夫妻和父女、屏幕里永不能和解的母子
中止交易,让金钱停下,冲缓金融指数的上扬下降
中止瘟疫,自然托付蝙蝠之翼一次次带来贪欲的惩戒
中止战争,炮弹的轰鸣已经让我们疲倦
仇恨也是
还需多久?转身,回到日出日落永恒让你温暖的地方
孩子无辜的眼睛让你忽然想到作为母亲的柔软而非强硬
水再次沸腾,烫进生菜,还需多久?我们生而循环,深陷轮回

 

2020.1.28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