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诗

◎纳兰寻欢



 《我的恶心病又犯了》

 
我刚以餐馆出来
蹲在路边
呕了半天
什么也没呕出来
车辆一拨又一拨
行人来来往往
太阳热烘烘的
有个人匆匆跑进工商银行
又跑出来
一只苍蝇无声无息
闪得无踪无影
行道树下
蚂蚁不少
我从没见到过这么小的蚂蚁
我又呕了几下
站起来往单位走去
我还是没有去医院
我为什么没有去医院 

 
《餐巾纸》
 
曾经,有一个女子
和我一样
一次,只用半张餐巾纸
我们也因此而
互相吸引
我们分开后
我删了她
现在,我有时
用一张餐巾纸
有时用半张餐巾纸
 
 
《傍晚》
 
我在洗手间洗澡
四盏大灯
只有两盏是亮的
一盏坏了
一盏不知去向
我把毛线拖鞋放在一边
光着脚站在地板上
感觉脚板冷了
用口杯接一杯
两杯热水
倒在地板上
漱口的时候
我又恶心了
这几个月以来
这几年以来
我都时常感到恶心
是该去看看医生了
但这个念头
我一直没有去实现
开始是吃鸡蛋恶心呕吐
后来是吃什么都有恶心感
不吃有时候也有恶心感
刚刚
我带孩子在外面
吃了炒饭和小豆粉
回来的路上
孩子不停地说话
嬉皮笑脸的
总是提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我又洗了袜子
将昨天换下来的衣服
丢在洗衣机里
孩子在客厅做作业
外面黑山黑水的
她还没有回来
 
 
《空白》
 
人行道两头,一会是车让人
人行道两边,一会是人让车
有一瞬间,车也在让人,人也在让车
人行道中间,形成了一截空白
这空白,紧张得不行 
 
 
《下午》
 
下午昏沉
我把自己
塞进沙发上的军用被子里
昏睡
屋里灯光明亮
窗外天气
阴冷 
 
 
《墓志铭》
 
我在亲情、友情、爱情
之间折磨得够久了
我已安息
你们继续

 
 
《水色》
 
她说从这里
能去你们单位呀
我要去你们楼下单位
办点事
我抬头
一个怀孕的女人
丧失了她的水色
我说
可以的
 
 
《我点开发现搜索附近的人未果》
 
2号车厢
1号下铺的女人
白衬衣
牛仔裤
长头发
红脚指夹
身材适中
脸蛋可以
她平躺着
在玩手机
我的鞋子和她的鞋子
摆在一起
 
 
《太像蚂蚁了》
 
晚上
从政府会议室出来
对面乌撒广场上
聚集了很多东西
一攒一攒的
有的伸着长长的触角
有的触角上
还闪着光 
 
 
《两难之间》
 
每次去馆子炒饭
不管饭多饭少
为了减肥
我都只吃四分之三
为了节约
我又不能不吃了
那剩下的四分之一
两难之间
不知浪费了多少光阴
 
 
《疫情尚未过去》
 
一个外地人
去图书馆
吃了闭门羹
他举报了它
一个温柔的女声
接待了他
又回了他的电话
详细作了解释
 
 
《一个炎热的下午》
 
一个炎热的下午
柏油路飘着青光
孩子在远处玩耍
 
他曾经走过我的面前

兴许坚强是每个人都必须具有的
 
 
《父亲坐着马车》
 
父亲坐在一辆
母亲置办
让他去找钱的马车上
在一条
又一条的山路上
任凭马儿在路边吃草
吃饱了的马儿
昂着头
长时间地
对着远山
偶尔
批一个响鼻
父亲坐在车上
唱一会儿山歌
打一会儿瞌睡
沉默一会儿
想着什么
可能什么也没想
只有在要下大雨
或者要天黑时
父亲才会挥一下鞭子
坐在空空如也的马车上
向家的方向
赶去


《在县府路》
 
她站在路边
和一个和她
年龄差不多的女人
说着什么
表情专注
自然
他打开车窗
冲她喊了一声
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喊出来

十多年前
他可不是这样的
 
 
《在社区办公室》
 
四个村干部在一起
对合医表册
两个下沉干部在电脑上
做一户一档资料
外面阳光很亮
天很蓝
初夏的树叶
在风中摇晃
拖拉机古古古古
汽车无无无无
驰过冒灰的街道
 
 
《在异地》
 
开灯
睡觉

噩梦
的源头
以及
源头之上的
灰色
部分
 
 
《被某人骂后》
 
我想
像你这样的人
骂我这样的人
太正常不过了
骂得好
你应该骂得更深刻些
更激愤些
更创意些
 
 
《第三个电话》
 
我给你打了两个电话
你没接
我没有给你打第三个电话
后来你给我回了电话
你问我:二师兄
什么事
我一边回答
一边在想
那第三个电话
 
 
《还有什么》
 
最最让人恐慌的
除了永恒这个词
和你
还有什么
 
 
《一切像是假的》
 
阳光在午后
斜照在窗外的白瓷砖墙上
出租车行驶在柏油路面
留声机转过来转过去地叫
“好消息好消息
高价回收旧手机
破手机烂手机”
一队孩子在院坝里
“一二一
一二三四五六七”
楼顶的天空
怎一个蓝字了得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