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的皮,已披上身雜誌

◎乌鸟鸟



--致黄文学和蒋郁林

两翼插刀的好兄弟,谢谢你俩!在秋季来看我
提着简单的行李和水果,满面是异乡的灰尘

这座鸟城,满城的鸟人,而我,却不认识几条
当年的,都已作鸟兽散啦!来看我的,将越来越少

多年不谋面了,此后的谋面,亦将越来越少
喘口气,坐下来,我们喝喝粥,聊聊近况和往事吧

面孔,还是原装的,只是黄文学这厮,长肉了
语气,还是九年前的,只是蒋郁林,大病了一场

不过几年啊!青春的理想,便烟消云散了
而诗歌,整齐地排列在纸上,我们避而不谈

时光的骨灰落满窗台。秋季的黄叶掉满国家
青春,早已腐烂在时光的森林里了

兄弟啊!不要再夹着一条老实的鸡巴,瞎晃荡了
赶紧找条姑娘,好好繁殖,努力生活去吧

中年的皮,都已披上我们身了!我们
都已开始往死里活了。退路,早已没有啦

2010.10.13。初稿于佛山
2017.07.18。修订于化州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