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斌·启明星或园丁的天堂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红尘自诫书15首》

◎郑文斌



《红尘自诫书15首》

《佛寺的钟声》

在漫漫红尘,
隐约从虚空中
传来了佛寺凌晨
清凉的钟声。
无尽的大梦结束了。
长久流浪生死
伤痕累累的兄弟姐妹啊!
醒来,安稳
回家的时候到了。

《门外的弟兄》

寺门一直敞开着,
殿门一直敞开着,
禅堂门也一直完全敞开着。
门外徘徊的弟兄,
为什么还不进来呢?
慈悲的佛陀就一直
在里面耐心等着。

《礼敬佛陀》

来,弟兄!
让我们礼敬佛陀,
礼敬人世间出现的
一切至清净者,
一切至圣者,
他们对尘世的一切罪业
已毫无染污。

《邻居》

你的邻居妨碍你。
但你没有妨碍你的邻居吗?
你的邻居伤害你。
但你没有伤害你的邻居吗?
拥抱他吧,兄弟!
在无尽的轮回中,
你们已经并将作为
父子、母女、夫妻
邻居、一切亲人
数数相逢。

《兄弟》

仁者,我打了你,
你也打了我。
你骂了我,
我也骂了你。
让我们互相原谅,
相互熊抱,
一笑泯恩仇,
重新作回好弟兄。

《旅店》

朋友,在无常的
转瞬即逝的旅店,
没有任何一个贵宾
可以久住。
因此,立即放弃一切
豪华与粗糙的
身外之物。

《鞋子》

早上还在穿的鞋子,
上午已成了无主之物。
上午精心准备的午餐,
正午却已无人享用。
朋友啊!想想看,
和他们一样,
你在这泡沫的尘世
还能存留多久。

《金刚》

不要对我讲金刚的坚固,
劫末之火刹那
就把它烧成虚空。
不要对我讲世间
最美艳的少女或皇后,
瞬间一气不来    ,
她将立即显现为
一堆白骨
或一堆腐肉。

《自在》

心本身
也并没有常恒不变的自我。
来来来,朋友,
告诉我,世间除了彻底
宁静的涅磐外,
还有什么是真正自在之物?

《自我》

一切生命在
尽最大能力努力
以一切可能方式
向时空内外展开道路,
以新我更新取代旧我,
要找一个永恒不变的我
三界中
哪有着落?

《灯芯草》

我梦见
我是根灯芯草,
在田间摇曳,
被人割下,
晒干,
安置在一盏油灯中
供在佛前,
忘我地燃烧——

我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我是谁,
我为何置身于此,
我曾做过什么?
这些
我都不知道。
也不再
重要。

《铲雪》

一早上,
我听见门外有人
铲雪的声音,
干净利索,
简洁清脆。
啊!这繁重的劳动
抓住了他,
俘获了他,
得到了他,
完全而完整地;
使他看起来
多么专注
愉快而惬意。

我想起梦中的景象:
一群小孩
在海滩上
玩着堆积沙堡
铲除余沙的游戏——
他们从未觉察——
这就是那
如此珍贵而
紧挨着死亡的生命。

《雪》

雪是我的兄弟,
风是我的妹妹。
各种各样的风,
无量无数的雪。
朋友,请拥抱风,
赞赏雪。
请不要以唾沫之星
咒骂风,
不要以厌恶之心
憎恨雪。
雪是我的兄弟,
风是我的妹妹,
无量无数的兄弟,
各种各样的妹妹。
我即是风,
我即是雪。
我即是你的兄弟,
我即是你的妹妹。

《仰望天空》

早上出生的太阳是好的。
早上消隐的月亮是好的。
这两者,都是好的。

傍晚上升的月亮是好的。
傍晚死去的太阳是好的。
这两者,也都是好的。

无论日间或夜间,
我抬头仰望天空:
朋友,一切都是好的。

《生命的赠礼》

兴盛就让它兴盛,

让它象夏日的彩虹
那么奇幻绚丽。

衰败就让它衰败,
正如一堆大粪
被人不请自助地
从面前除去。

称赞就让它称赞,
让它象一阵清风吹过虚空,
不起半点涟漪。

讥毁就让它讥毁,
在一切卑微的众生中,
本来你一切最低。

出生就让它出生,
因为它已经出生。
死去就让它死去,
因它不能避免死去。

如你还想要更多生命的礼物,
我挥手,赠你山上
无尽的白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