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河 ⊙ 羊在山顶小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光花展

◎楼河



 
“留住时光”,
白色房间里进行的花展有这样的按语。
这个花展展览的其实是画,而画框里
画着不同的花。
 
每幅画都平常得像张特写照片。
“科学画,”他说。这个解释
差强人意,尽管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尽管他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奇异。
 
他脑子里的反应是个显微镜,
观看着花粉和细菌,分辨着花瓣的性别。
 
但这些不是要点,重要的也许是
白色房间创造的对比,它的空虚
反衬出过于饱和的内容,枯萎的树枝和花瓣
摆满了室内的不同位置,
集合成特殊的季节和空间。
 
有的形成一条路,有的形成坟堆,
让参观者观看萧瑟,
遗忘科学画在白色墙面上荡漾的浮力。
 
他们被挤到里面,
见到了路边墓地中的一株石榴。风干的枝条上
石榴像铃铛,永恒地等待着声音。
 
它在培养寂静,死亡的细菌。但这里
实际上是个喧嚣的地方,
游客结伴而来,用手机镜头“留住时光”。
 
没人想到自己身处一个枯萎的世界,
人们的衣服上已经沾染了石榴褪色的汁液,
而“留住时光”其实是种死亡恐惧。
 
他们也是如此,游走在房间的迷宫中,
以为枯萎只是科学画艳丽的对照:
一种强调,突出“科学”概念对生命的控制;
 
或者一种连接,与死亡
组成普遍化的规律。他们还没意识到
时间在这里是台榨汁机,
也把他们丢了进去。
 
一个漏斗在科学画里转动,
如果谁拿起显微镜细看
就会发现,花蕊的中心是个漩涡,
旋转的银河正吞食着看不见的灰尘。
 
生殖的象征首先是吸纳,这是必然,而
流溢的却是非必然。
 
他们显得很有知识的样子,
观摩着平淡无奇的彩色素描,手指
贴近墙面相互辩驳。
 
一个人否定,另一个人
便用肯定反对他。看起来就像一对
坚持己见的情侣,谁也不愿
 
放弃自己的知识,但吃饭的时候
还是会坐到一起,
努力用各自的文明寻找共识。
 
在他们身边,玫瑰插在竹条上
收拢了颜色。松枝弯曲,涂了层石灰,
被螺丝固定在角落,
仿佛白色墙壁上四散的血管。奔流的生命之液
 
凝固成暗绿色,脆弱而坚硬,拂动了
其中一位的丝质长衣,让他们后退了几步,
转进了另一个空间。
 
三联画组成的进化论
是一颗松果的大小差异。他们停在那里,
像在回忆自己的起源,但最后
似乎回到了他们的关系,并可能想到一个事实:
 
这关系里所有熟稔的事情
都有一个陌生,使得他们的相互陪伴
降落为一种目的论的解释,并因此
让科学和死亡获得了联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