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

◎吴小虫



 


1

依我的性格与才地
就适合去山中做个野僧
和那些花草一样,无名
自然的生死。为一件事来
靠给死者守墓得几个零钱
为一件事去,常常
斜倚墓碑,喝到高兴处
敞胸露怀亲吻树的脖子

有往来之朋,一个死了老婆
一个,并不知过往经历
附近的山洞都去看过了
哪里兔子经常出没,哪里泉水
可洗濯耳朵、眼睛和心
最喜日出日落,盛大、壮丽
而经常无端透明隐身
怀想谁?长久凝望匍匐痛惜
内心轰响的唯一著名

但我现在还没有转身
侧耳倾听,人世的墙壁轻敲


2

就像去买袜子
总要在货架前挑很久
你弯下的腰弓起的背
因长久注视日常
无形之眼的冷淡阴影

而我受制于规则之爱
翻腾、奔涌、溅洒
想像杯子使劲儿摔碎自己
这才是一个人远离人群
露水中保持完整
映射——鸽子在房顶走动
门,轻轻就合上了


3

要原谅自己
一支放在盒子里的洞箫
在那一刻,盒子
不是事物的反面

谁如此愤怒,高贵
在另一刻变换着脸谱
这三流时代,我早已看惯

夜里翻看旧书
还有梦。虚无感却来自
一次性快餐和纸巾,一次性的
全扔进了垃圾筐里

打碎怀抱。重新计算
祖国、山河、每一个人
对不起我们根本没有
——可能

看见袜子没洗
我还站在自己风雪的门外
等待推开进入


4

疫情过后,世界重新开始
每个人脸上长一副隐形口罩
方便卫生和拒绝怎么都行
暧昧的时代,怪不得
全球气温变暖
突然在某个时刻,给我们反击
茶饼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失落
冲泡,血
那个姓李的医生
那些不幸感染去世,统计为数字

还没有真正警钟长鸣
至少在平素,为自己脸上贴金
“勇敢些——”
或许是自私换了种说法

嘴,性感的、歪斜的、厚的薄的
神经系统直接反应
论语和道德经出自那里
为疗形枯和饕餮出自那里
我们,细脖大脑的肉身被灌满
欲望翻卷着

而古人的教诲正在林中空地
阳光,一缕青烟,梅花鹿抬头
静静地看着你
作为诗人,语言世界的存在
楼下一辆停着的轿车
正是通途和载其四位
生老病死。如果不懂得沉默及
沉默中的哀鸣
那审美的裤衩儿妖娆花哨

疫情过后,我也想做个转身
转眼春日将尽……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