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漫长的成色

◎弃子




                                     (福建霞浦西洋岛海湾) 



《船坞》

我听见你在哼唱着
唐娜,唐娜
像在船坞外面
赤脚于
干净的沙地。
我在为船体去除
暗红色旧漆
自龙骨以下。
这是傍晚的
最后一道工序
用这一把
长杆刮刀

2020.7.2




《即景》

鸟鸣藏住绣线菊的晚霞
像远去的脚步
要有人时时为她祈祷
以便能跃过最后一道山脊。

而坐在对面的女人
挽着她垂危母亲
抚触那蜷曲的掌心又叮嘱她
要眼望得远远的——

而我望着窗外
这傍晚过后退潮的海面
依然有不知返的驳船

2020.6.28



 
《漫长的成色》
 
风暴是插入心底的灯芯,他说。
当白蜡树的粗枝摇撼在窗子外
 
那时他们寄望风暴真正的来袭
像一次怒涛,冒犯着将夜晚
推入难捱的局促之中,那即是
漫长的成色——
 
而她说,风暴是脱胎换骨的寂静
像自一个回视的人眼中
早已平息的事物,闪动着
遥不可及的寒光。
 
而他们将面对的是这另一番情形——
审慎又淡忘,在阒静的海滩
在潮落之后
用陷入沉寂的言语说着,只有雨
是一生的事物。
 
2020.6.9
 


 
《谈及杰弗斯》
 
“像一次不可多得的游弋
但不全然因杰弗斯的诗篇
包括其为尤娜建造的石塔
(是否遵循一只受伤的鹰的原形。)
花圃里种植着紫菀般的植物
石径也像隐没在微雨中
而背后晦暗的海湾,让人心生眷恋……”
 
是的。必定是一种整体的感觉
让你我想象着这个诗人
和他目光游弋的海岬;大潮的任何一次
野蛮拍击(足以击垮任何一个人)
花圃像有人精心修理过
逼仄的石阶隐入爬藤的幻影
而饱经风蚀的鹰塔上,每一块石头
依然枕面光洁,朝向海湾。
 
2020.5.26

*罗宾逊·杰弗斯(Robinson Jeffers,1887–1962),美国诗人。1914年后一直住在加州蒙特雷海岸地区,离群索居,自建“岩屋”和“鹰塔”,成为当地著名景观。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