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式”的乌托邦 (组诗)

◎沙马



               沙马:当代诗人,现居安徽省安庆市。


“同志式”的乌托邦 (组诗)


人的脑袋,是一座疯人院,混乱的语言
来自混乱的人。为什么我从
不回忆一只鸵鸟?为什么我相信了
一个喜欢吃芒果的人和一个
喜欢吃火鸡的人对世界会有不同的看法
要相信,世界,是大家的世界
走在路上谁能够看出那个可以敲响丧钟的人
谁的语言能够接近真相?这是
下雨的一天,我送走几个
唯心主义朋友,他们不顾现实的指责我
有一颗螳螂的脑袋,把麻雀
和孔雀混为一谈,把镜子内外的人
混为一谈。在回来的路上
还是有人大老远就向我招招手说:你好啊
嗯,好,大家好,我们都好
也有人朝我眨眨眼暗示我:人总是会死的
但不能因此否定总有一两朵向日葵
天天绕着太阳转……我是一个
有夜盲症的人,只知道:活一天,少一天
至于一个人是不是都有一个灵魂
就不得而知了。这样的事是不能假设的
就像我不能假设自己的前世
是不是一只沙丁鱼。如果有人躲在我的春天里
学猫叫,我会悲伤的。为了
好好活着,我将大脑之门

关闭,建立一个“同志式”的乌托邦


与儿子讨论的课题

一天儿子回家后放下书包,忽然问我
法西斯主义是什么意思,我想了想说:
它的意思就是专制。刚说出口,又觉得不太准确
可不能在儿子面前丢脸。于是打开2012年版
新华词典,上面说:法西斯主义(英语:Fascism
意大利语:fascism)是一种结合了社团主义
工团主义、独裁主义、极端民族主义
中央集权形式的社会主义、军国主义
反无政府主义、反放任的资本主义、反共产主义
反个人主义、反自由主义的政治哲学
是极端形式的集体主义,是个人的地位被压制于
集体之下的社会组织。我操,就这几个字
要我说这么多的话。但为了给儿子
一个准确的答案,我还是将这些都告诉了他
他瞪大眼睛,有点迷糊,忽然说,错啦
为什么?我也瞪大了眼睛。儿子说
老师在黑板上是这样写的:
法西斯主义是一切正义和真理的对立面
我有点恍惚,要是在高考中这样回答
能得到满分吗?儿子歪斜着脑袋朝我自信的点点头


幻觉症

我不仰望星空不是因为我看了那场星球大战
的动漫片,我有幻觉症
每一个来的人都变得面目全非
想想,为什么把一个盲人带进了自己的监狱
为什么去猜一个守夜人的谜语
为什么跑到别人的梦里梦游
活着,不回避自己是困难的。对于在一起
玩过魔术的朋友我不多说什么
对于在一起玩过跷跷板的人我不多说什么
有人说我是一个喜欢在动物园里
幻想的人,有人说我是

一个在有乌鸦的早晨不说话的人
现实,不是说变就变的。尽管我猜出了
他们的很多谜语但还是没人把我
视为他们的同类。我的父亲死在他们中间
他们却要我参加一个不明真相人的
葬礼。叫我下半旗致哀
叫我在一个灰蒙蒙的早晨说出一个早泄者
叫我更换一个新的脑袋应付新的
一天,这些都叫我感到为难
我有一个笼子,被别人扩大成了监狱
有的人进来了,有的人出去了
他们都走进了猩猩们的乐园。但我反对
两个人同时灵魂出窍,反对

两个人同时浮出水面,反对相互替身的人
活着,是一个现象,
死了,也是一个现象
一生快玩完了,为什么还是这个样子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玩下去
玩下去,继续玩下去,直到把自己玩成灰烬


后来的一些教训

后来的一些教训让我相信了大街上
走着很多的空心人
但用一个空心人去证明另一个
空心人是不够的
灵魂,是一条蛇,滑溜一下就没了
但我还是认为;企鹅就该有
企鹅的样子,海豚,就该有海豚的样子


大街上,还是出现了性幻想的人
他们的悲观源于他们认为
孩子手里的气球最后都会爆炸的,源于

他们捕捉不了一颗猫的心
而麻醉师从不认为人的局部是有灵魂的
也不认为风车和风的关系是
相对性的。对于这些我有自己的
看法,某些时候可以用一只

企鹅的行为,来论证一只海豚的世界观


消毒后的早晨

一个处女在消毒后的早晨
开出了花朵,她
献身的午夜,令人不安,那些形式
主义者都是死在自己的
形式里。以此类推,一辆脱轨的
火车,里面坐满了幻想者
一只无形的手打开了死者的窗子
但没有把女儿的秘密
告诉给资本主义国家的魔术师
在狭义相对论中
一只猩猩可以证明一只
鳄鱼的存在,而美学里的女人
从不会证明一只猫的艺术
如果我能够回避自己的语言和记忆
现实就该是另一个样子


修鞋
 
雪下了一夜,雪下了一天,雪下得很大
雪覆盖了每一个路口
我穿着一双脱了底的鞋走进
一家低矮的修鞋店。一位老师傅拿过
这双鞋用手捏了捏说,看来
你穿着它走了不少的路。我想告诉他
我走的都是一些没希望的路
但还是忍住了。老师傅说,修修还可以走
只是不要走些难走的路
我说我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
走到一条不好走的路上
老师傅取下老光眼镜看了看我,就像
刚才看了看那双破旧的鞋说
你只要跟着心走,就不会有多大的磨损
当我穿着修好的鞋,出了门
老师傅忽然在我身后说道:
朋友,好好走,条条大路通罗马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