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闻惊雷感怀

◎卢山



春夜闻惊雷感怀

春分后一声惊雷冲入我的梦中
便起身喝菊花茶传习录
安抚我身体里的一群猛兽

电闪雷鸣中湖山遍布险峻沼泽
离开故乡多年我率领疲惫的肉身
翻山越岭亲历生活的凶险

头顶惊雷阵阵此后龙蛇苏醒
草木催生离别黑发占领白发
湖山之间多春风多出门踏青的苏小小

雨水渐歇落叶如中年人的叹息
纸上湿了一片香樟树的气息
推门而入带来远方故人的问候


惊雷记

春分后暴雨如注惊散
垂丝海棠上一群莺鸟
电闪雷鸣中我喝普洱茶
写一首苦大仇深的诗
三十岁寄身江南
我才华耗尽走投无路
如亡国之君退守凤凰山

花褪残红溪流遍地
不久后将有蛙鸣鼓噪
腰身起伏如中年满腹牢骚
我写下的字六神无主
仿佛一群没有故乡的人
无处躲避深夜里的雨水
在每一阵雷鸣中心惊肉跳


春日山居

春雷一声吼穿透云层和宝石山
如我身体里沉睡多年的猛虎
突破月光的防线急速下山

春分后草木茂盛我即将远行
暮晚读飞廉诗集不可有悲哀
写诀别书不觉老泪三四滴

头顶惊雷催促马蹄声声
雨水里湖畔那棵苟活多年的
老树终于在夜晚轰然折断

妻子劳顿侧卧卷帘
如一株忧伤的山茶花
九个月大的小女儿不识愁滋味
一片惊雷中贪吃西瓜


早春乡居

远山起伏一个懒腰
推开眼前的晨雾初春的
画板上早莺雀跃枝头
描摹昨夜一场旧梦

晨光里我背诵滕王阁序
对着碎石堆小便
我年轻时代的理想主义
在此刻已泥沙俱下

庚子年鼠疫如一场革命
在朋友圈掀起又一轮高潮
而蛰居数日痛饮山中泉水
浇灭我内心多年激情

大河奔涌这又是新的一天
梧桐树从昨夜的身体里
抽出新芽女儿咿呀学语
对这个世界发出她的指令


庚子年春梦回临安
——寄飞廉

庚子年春雷一声响
我身体里的猛虎下山

在梦中草木翻山越岭
集结成声势浩大的义军

头顶电闪雷鸣我执笔为剑
骑电动车急登宝石山

远山苍茫乌云遮天蔽日
如一个小朝廷的穷途末路

湖山之间溪水横流
漫溢出张沧水诀别的酒杯

春雷不怜人间落花满地
这兵戈凌乱的临安

飞廉兄是夜多凶险
你还在写不可有悲哀》?

凭我等这一介弱书生的残笔
如何安顿这繁华八百年的江南


钟声
——赠舜华

明月高悬如众神在上
群山突破月色的防线
向寺庙聚拢过来

山门肃穆如一尊佛
两座石狮子从市声里解脱
酣睡在晚春的困倦中

在那逐渐垒满黑暗的恐惧中
此刻木鱼声里的涟漪
落满台阶前的松果

三三两两的星辰一夜无眠
晚风扬起香炉里的烟灰
吹散一场场旧梦

佛殿前松鼠踩落一块瓦脊
像失足者踩空他的前世
睡莲惊醒野草莓生长

暗夜里的钟声如诸神的回信
穿越这些环绕寺庙的
香樟树般古老的寂静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