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冰河》及其他

◎俞昌雄



冰 河

没有阴影的雪落在北方
北方以北,白是一种重量
它覆盖一切所能覆盖的
东西,包括村妇内心的那条锁链
她们需要抚照,在雪与雪间
她们听到从冰河内部发出的声音
沉闷但却永无止境
大而宽的河,飘着结块的雪
雪的肺比虹鳟的鳞更为
闪亮,可是那里曾被刻下记号
像水流的一次停顿
慢了下来,形同身体
总有饥饿的光拉它上岸
村妇们在梦里打了几声呵欠
雪块瞬间融化,成为
河的一部分,清亮而透彻
而后将手探进去,像摸自己的
心脏,在冰河的某个位置
她们看见了自己的一生
虹鳟就在那样的时刻逆流而上
鼓足了勇气,像它们的先辈
朝着河的顶端呐喊
在北方以北,我因此而掉泪
我死去的父亲也在其中
我的爱人和孩子,连同他们体内
那堆积得越来越深的黑暗
就在那河中,逐日化解
2020.4.13



关于乌鸦的第N种描述

上了年纪,几乎想不起乌鸦
早年黑黑一片,现在空了
乌鸦总有更多的去处
像人,活于他乡,死于眼前

乌鸦惦念的地方没有人记得
没有人拿它的黑,交换
身体中的暗,如一场对峙
它们在高处托管着更高的肉体

某个夜里我得到乌鸦的馈赠
那类似翅膀的物件庞大而神秘
我想飞,在树木与天空间
在仇视的骨与深爱的泪之间

乌鸦凝在那儿,比雕塑更像
雕塑,内里的光要射向
另一个世界,栅栏已解除
透明的星体被我们唤作知己

关于乌鸦的第N种描述无人
知晓,每一个日子
它们重新飞过,像每一张脸
丢失,又在别处独自闪烁
2020.2.22



十六莲

以飞鸟的方式看它
一个时辰,好像命里注定有过
委身其中一朵,不开,不谢
在海拔千余米的山上
我能摸到身体里的峰峦
孤独是一面湖水
水中的蜉蝣,正经历云的一生

十六朵莲花开在湖中
历历在目,美到不需要轮廓
风是它们的城堡
而那莲花中的莲花是我
纸船般的身体,飘于天空之上

偏远处的寺庙藏着照镜子的人
杜鹃花开在他的梦里
他以飞鸟的方式掠过幽深的
涧,白日里的月亮
就会等来追随香火的人

十六朵莲花开在两个人的山中
两个不曾遇见的人
两副身体,两种法则
唯一令人惊奇的是
我们都是自己的障碍
他活于他的反面,而我
忽隐忽现,裹着水一般的壳
2020.3.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