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你看,这是风

◎墨青



你看,这是风

乔一水|著

 

 

 

1 空,洞

拔出来吧,那柄剑
在身上好多年
身后的路已挤满了新树
这段风水宝地自己行走时
风声就大起来,按住地上的井盖
路过的马车囚车汽车全要紧闭窗户
火车并行在左右
那是另一种风的钢铁和骨头
冲进空气的伤口
那剑从肉里,和从剑鞘里拔出
都不过是身上又多出一个洞
跟火车穿过的山一样

 

2020-4-1



2枣,林

在成为红林苑建筑工地前,这里是一片枣林
林子里有四季的风,五季的枣
黄狗每年都来
它不为红枣而来
它拼命跃出蓝色铁皮围栏,满身血色斑点
它第一次像赤豹般进入枣林的秋阳

春风一转眼就要吹进夏天
就要吹过不远处的梨园


2020-4-6

 

 

 

3 钙,沙

清晨我在梦中,深夜我在梦中
风只吹醒这两个时刻
窗外工地上的大型机器推土、挖坑
罐车里的水泥深入地下
让我的小腿倍感迟滞
它细长的管道入地,又上天
在梦开裂的地方盖起一座高楼
规整的方壳外安装着春天的牙齿
这打消了我以牙还牙的念头
条案上的君子兰要开了
弯曲的身体和影子保持一个圆形姿态
那里将要开黄色的花,两朵
我学着它的样子
做一场好梦
容下眼睛里的沙子,蚌壳里的沙子

这一切,风都没有参与
风作为风而吹

2020-4-7

 

 

 

 

4槐,风

槐树旁没有别的树
只有叶子的密码可以打开树冠
让一朵白云并立在大树边上
这样的对照
往往从池中转入镜面
风一来,就有水波归岸
就有裂痕似箭
每疼痛一次,就有一只飞鸟离巢

空中的水要是落不下来
乌云就在预设的位置覆盖白云
上升的事物
都变成风的羽毛,向下拍打
白云边上没有别的云了


2020-4-14

 

 

 

 

5村,树

村庄又在这一年的逆水中
行至树皮上标刻之处
整个庄子跟一棵树较劲多年
在麦田里安插细作
在井口掀起日月的盖子
用桃花砸在风的脸上
让落在村民身上的霜雪
都先被体热温暖
所有窗子在夜里照着水上的岸
离开又回来
远山近流
回声铺开的光
由地上的尘埃抬升

就一直阻隔在树心外,村庄得以永恒
树越高影子便越长
总在未见之地
先立坐标


2020-4-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