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中旬诗作

◎巴枣



特殊时期

突然接到
一把手电话
问我想不想
出门转一转
我避而不答
问他什么事情
他说出门招商
心里立马闪过
一丝不详之念
xin冠yi情还没结束
万一出个啥事儿……
哪儿他妈有心思
像他所说的
转一转
这么轻松啊

2020/05/11


整容

几年前
左边太阳穴附近
突然长出个痦子
摸着怪不舒服
不时抠几下
没想
天长日久
抠着抠着
黑色褪去
抠着抠着
凸起没了
更没想到
收获的第一感觉
竟然不是喜悦
而是一阵后怕

2020/05/11


校友

饭局上
遇到一个
安徽工学院
早前毕业生
他说
“安工现在
并入合工大了
我俩算是校友” 
我一下愣住了
脑子里想着
这种情况
如果以兄弟论
该算做同父异母
还是同母异父呢

2020/05/11


好兆头

早起解昨夜之梦
断定母亲水肿症状
可以消除
没想今日出门招商
造访的第一个企业
就是生产大米蛋白的
之前
我就有预判
母亲心肝肾
检查没问题
很可能是
低蛋白血症
需要补充体内
流失的蛋白质
这下对上了

2020/05/11




到滁州招商
一行人
带了两辆车
大街上行驶
被别的两辆车
插在两车之间
正当我担心
要跟丢时
遇到红灯
前面车的人
电话打过来
“你们赶紧
走左转车道
超我们的车”
绿灯亮起
前面那车
有意压住车速
司机手伸出窗外
迅速招了两下
我们这辆车
噌的一下
跑前面去了
一路上
两辆车
交替炮制此法
从没跟丢过

2020/05/11


她兴奋地讲着当年的故事

30多年前
我在乡镇当计生干部
到村里抓一个怀孕
8个月的女人  
没想她从后门溜走了
我知道那女人不可能走远
四下里寻找
终于在一个草堆旁边
看到一个类似皮包的东西
扒开一看
果然是她
背着包包准备逃跑的
实在走不动了
说实话
如果我当初
稍微大意一点儿
就真让她溜走了
那我的饭碗
也就没了
真险啊

2020/05/11


一对中年夫妻

大早出差
在路边等同伴
看见一个女人
领着她中风的男人
沿着马路边
练习走路
见到一堆
拆解的包装箱木条
女人把男人安顿坐下
自个儿把散落的木条
打捆背回去后
又赶过来
领着男人
继续朝前走
迎着初升的太阳

2020/05/11


母亲节这天

大妹率先
在家庭群里
转发了一篇
写母亲的文章
接着弟妹
祝母亲节日快乐
小妹说这个节日
又不是咱中国的
完全没必要过
只有妻子说
“走
我跟你一起
回去做晚饭
今天是母亲节
让妈妈休息下”

2020/05/11


相亲

女孩上相亲节目
主持人见她说话
总要看妈妈眼色
便转头问她妈妈
“你女儿相亲
的决定权
在谁手里”
妈妈说
“我这儿占80%”
“那剩下的20%
能给我们
解释一下吗”
“在她小姨手里”

2020/05/11


卖莴笋

在菜市场
遇到初中同学
要买他的莴笋
问他怎么卖
他反反复复
重复着一句话
“都是老同学
价格好说”

2020/05/11


招商成果

出门招商
带队领导
和随行人员
不断调侃我
“技术权威
行业专家
为人正派
这些都很好
就一点不好
喜欢认死理
爱虬(方言读jiu)”
返回途中
他们呼我
一口一声
“巴老虬”

2020/05/13


拒绝好意

出差滁州
遇到大学校友
一位当地官员
一番交谈过后
得知庆承松老师
曾教过我两门课
《环境经济学》
和《固废处理》
他从手机里翻出
庆老师电话
要我保存
“他已由滁州学院党委书记
调任省委教工委副书记
今后有啥事儿
可以找找他”
被我拒绝了
“去年见过庆老师
我没跟他要电话”

2020/05/13


出差行旅

出差两天
临走之前
妻子帮我
准备行旅
一套夏季睡衣
一套换洗衣服
一个酒精喷壶
一沓一次性
医用口罩

2020/05/13


原来如此

到安徽滁州招商
头晚事情谈妥
本以为第二天早上
吃完早餐
就可出发
没想
一直磨蹭到
9点半过了
这才退房
出了酒店
等司机取车时
随行的
一家私人银行老总
走到我跟前
“巴主任
听说你在合肥上的大学
咱们中午就去合肥吃饭
让你来个故地重游
你情况熟
帮忙定个酒店吧
出来一趟不容易
没必要搞得
匆匆忙忙的
总归今天赶回去”

2020/05/13


气势

招商返回路上
带队领导
接到下属报告
“某镇某村
有家农户
在办丧事过程中
款待亲朋好友”
领导大声质问
“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
还需要请示我吗
直接把他桌子
给我掀了
该罚款的
给我罚款
该拘留的
给我拘留
出了问题
我来负责”

2020/05/13


给脸不要脸

招商回来
已是晚上7点
带队领导安排
大家一起
吃完晚饭
再各回各家
酒喝到9点半
建议其踩刹车
拒不接受
“好吧
那你们
慢慢吃
慢慢喝
我有点事儿
提前走一步”
他愣在那儿
还没回过神儿
咱已愤然离席

2020/05/13


高速路上

招商返回路上
行到六安境内
看到块路牌
指示开往
开封方向
同车的带队领导
不禁感慨起来
“这要是搁在
2013年之前
我把手一挥
咱们就可以
从这儿拐过去
走河南绕一圈
沿路玩回去

这样的好机会
再也没有咯”

2020/05/13


酒店走廊里

凌晨2点23分
酒店走廊里
一阵敲门声过后
响起一个女子声音
“这不是耍我玩吗
真是的
哪有你这种人啊”

2020/05/13


早餐厅里

在酒店早餐厅
吃完等同伴时
方才看到
桌边贴着
一条温馨提示
“本店提倡
光盘行动
谢谢配合”
再看一眼面前
光溜溜的盘子
不觉会心一笑

2020/05/13


追责

平静一个多月后
某个小区
突然有位
居家老太
查出xin冠fei炎
上级追责下来
社区书记和主任
街道书记和主任
均以防控不力
被撤职

2020/05/13


加班

下午一点半
临出门时
妻子纳闷儿问道
“还有一个多小时
你急着去单位做啥
加班吗”
“出差两天
收藏的诗歌
积压太多
要赶紧读”
“在家读不一样吗”
“一样是一样
就怕读忘神
过了上班时间”

2020/05/13


健康绿码

出差之前
登录支付宝
生成了
专属于我的健康绿码
尽管我不信这玩意儿
但它可用来
糊鬼

2020/05/13


判断失误

作为领导
他自以为
跟我关系
处得挺不错
“在市领导中
我觉得我自己
可以排第一”
“肯定不是”
“那你说排第几”
“进不了前三”
这么回答
已算是
很给他面子了

2020/05/13


黄山天都

这次出差
有银行老总跟着
还果然不一样
好吃好喝不说
临了
还一人派发了
两包黄山天都烟
妻子说
岳父生日
马上要到了
到时送给他
让他老人家
也品尝一下
腐败味道

2020/05/13


苍蝇

我没想到
作为领导
他会跟我求证
我的一位美女同事
跟前一把手
是否真有
那事儿
事实上
我早该想到
因为一路上
他三番五次
把话题
引向这位
美女同事

2020/05/13


不馋酒

酒局上
嘲笑别人
馋酒
每餐必喝
哪怕是
平常在家吃饭
也要抿一口的
那家伙
自称不馋酒
整场下来
喝得最多

2020/05/13


疫中行

一行8人
出门招商
整个行程中
无论坐车
还是到企业考察
口罩戴得好好地
唯独到饭点儿
进入酒店包间
还没来得及落座
一个个取了下来
“妈的
不戴口罩
舒服多了”
“他妈的
这病毒
比孙悟空还狡猾呢
既看不见又摸不着”
“只要我们这几个人中
有一个无症状感染者
估计在场的
谁也跑不掉”
这话引出一阵
轻松愉快的笑声
“哈哈哈……”

2020/05/13


销售策略

一个男人
开着辆三轮车
在小区内转悠
叫卖鸡蛋
“厂家直销
5块钱11个”
小妹说
“这话专门
哄骗老年人
年轻人
拿手机一算
就不会买他的
超市一板鸡蛋
30个
只要13块钱”

2020/05/13


疫期路过合肥

不便会面
在肥老师和同学
选择前年秋天
章昆仑接待我的
徽天下酒楼
依旧是
那个包间
吃了个午餐
重温了一下
当时微醉的场景
然后匆匆告辞
心说
咱们这就
算见过了

2020/05/13


汇报

出外招商回来
去一把手办公室
向其汇报
一见面
他劈头就问
“这次出去
玩得怎么样
喝酒没有
对方招待热情吗”

2020/05/13


俄罗斯风味

朋友圈里
有个胖女人
晒自个儿照片
第一眼感觉
像个女版的
弥勒佛
没想被妻子
在旁边瞥见了
“呀!
这女人挺美嘛
很有点儿
俄罗斯风味”

2020/05/14


乡村别墅

同事姐弟5人
都在城里
他母亲
自1996年起
一直跟着几个子女生活
去年同事以他母亲
要在农村养老的名义
回村里要了块宅基地
建了栋300多平米的
两层小楼
外带房前围了个
占地120平米的
农家小院
屋后建了
两间偏房
一间伙房
一间餐厅

2020/05/14


同学群

大学同学群
自2月1日以来
一直不怎么活跃
无论谁发的消息
都是一两个人
象征性地
回应一句
便重归沉寂
仿佛
刚被一场瘟疫肆虐过
尚未恢复元气

2020/05/14


以貌取人

走在大街上
时不时见到
不戴口罩的
以年长者居多
尤其那种
穿着打扮
不咋的

2020/05/14


疏忽

中午下班
骑车回家
爬到5楼
想起邻居家女儿
曾经被隔离观察
这才意识到
刚才把口罩
落在办公室了
是裸奔回来的

2020/05/14


晨雨

早上醒来
躺着养神
想到昨晚
没留在家
陪护父亲
心里不禁
充满愧疚
眯了会儿后
来到阳台上
拉开窗门
呼吸了
几口新鲜空气
看着窗外
淅淅沥沥的雨水
想起母亲昨晚
赶我走的话
“今晚不要你在家
明天早上有雨
到时候不好走
你赶紧回去吧”
心里的愧疚
一下子
轻了许多

2020/05/14


教务处长

市委党校
内退的教务处长
住在单位附近
经常可以撞见
我却从未
与其打过
一声招呼
之前
还想不太明白
为什么会这样
今儿走在他身后
看他叉着两条腿走路
俨然一个大人物似的
不觉会心一笑
原来如此

2020/05/14


可喜的变化

父亲患有痴呆症
母亲短时间外出
会把他反锁家中
昨儿晚上
看到父亲
自个儿拧动
防盗门小闩
把门打开了
心里好不开心
尽管
从此后
只要想起这事儿
就有点儿叫人
不放心

2020/05/14


地上躺着个口罩

上班路上
看到一个捡垃圾的老哥
戴个脏兮兮的口罩
趴在垃圾桶上
心里面
咯噔了一下
走不多远
见地上躺着一个
别人扔掉的口罩
看上去
挺干净的
不由自主
冒出一个想法
停下自行车
捡起它
拿去送给那个
捡垃圾的老哥吧

2020/05/14




早上出门
穿衬衣
稍稍有点儿凉
前阵子感冒怕了
打算加一件外套
妻子说
“没必要
办公室坐着冷的话
你就把空调打开”
“那不更冷啊”
“傻东西
你就不知道
调到制热模式吗”
“这季节
还制热
那多浪费电啊”
“你看你脑壳哟
要多呆
就有多呆
浪费再多
又不是你的电”

2020/05/14


陪护父亲

不知为啥
给父亲擦屁股
即便擦五六次
擦得父亲喊痛
依然擦不干净
后来改变方式
擦两次之后
用温水冲洗
再问父亲
“痛吗”
“不痛”
“舒服吗”
“舒服”
“喜欢这样洗屁股吗”
“当然喜欢噻”

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啊
咱这不是觍着脸
跟父亲面前邀功吗

2020/05/15


公费午餐

出外招商
停车服务区
吃午餐
随行工作人员
帮每人点了
4小蝶儿
我的是
一份蒸鸡蛋
一份牛肉胡萝卜
一份鱼头
一份白菜
吃了个精光
也吃得饱饱的
当得知自个儿
一人吃了
146元
一个饱嗝儿
差点儿让我
全吐出来了

2020/05/15


退二线

偶遇前一把手
问他退二线后
在家干些什么
他说起先在家闲着
后来想到与其闲着
不如出来做点儿
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说
帮助企业
到各部门
办理各种
审批手续
这样
可以体现一下
他自身的价值
毕竟刚退下来
各部门的领导
都是熟人
他这张老脸
还能
值几个钱

2020/05/15


午餐

下午2点30
上班路上
看到一个
穿迷彩服的农民工
坐在马路牙子上
一手拿着一根火腿肠
一手抓着一瓶啤酒
时而咬一口火腿
时而仰一下脖子
灌一口啤酒

2020/05/15


6秒钟

少妇无视
人行横道红灯
闯到马路中央
另一侧来车了
她只得停下等候
看着她身前身后
南来北往的车流
我都替她
捏把汗
车走完
刚好变成绿灯
我有意观察了一下
从路边走到路中央
只需6秒钟
也就是说
她早我6秒
过了马路

2020/05/15


闲聊

傍晚
家属院门口
几个中老年
女家属
边乘凉
边聊天
当说到查出
晚期肺癌的
副校长时
其中一个笑呵呵说
“你们这些人真是的
替他可惜个啥
他早把一生的钱
赚足了
即使现在走了
那也比我们
划得来”

2020/05/15


雕塑

小巷里
一户人家门前
右边蹲着个男人
左边蹲着条黑狗
俩家伙一动不动
仿佛
两尊雕塑

2020/05/15


态度

登录干部网上学习平台
点开规定的学习课程
视频网页总也打不开
等啊等
正好来人说事儿
一小时过后
送走客人
刷新我的课程列表
发现这堂课的进度条
显示为100%

学不学不重要
关键看态度

2020/05/15


挨骂都不知道

伊沙《点射》写道
“结交坛子里
最恶之歹人
说明尔等
人性的弱点
好大哦”
看到底下
点赞的人中
有一个混迹诗坛
喜欢四处交朋友
搬运垃圾诗文的
不禁哑然失笑

2020/05/15


无耻诗人

磨铁读诗会
有几个专栏
每期推出
5首诗歌
同时设有互动
“请为您最喜欢的
诗歌投票(单选)”
每次看到诗人
动用各种手段
为自个儿拉票
把一首平庸之作
推到票数第一位置
我他妈就怒火中烧
“无耻下流之辈
你不配做诗人
你登上的
是耻辱榜”
现在
看到这样的事儿
我再也不愤怒了
付之一笑而已

2020/05/15


无题

父亲痴呆后
整天担心自个儿
做不了事
坐吃山空
小妹哄他
家里粮食蔬菜
还有水电
政府全部免费提供
父亲半信半疑
“真的吗”
“真的”
父亲若有所悟
压低声音说道
“知道政府
为什么
这么做吗
堵老百姓的嘴呢”

2020/05/16


父亲

父亲患有痴呆症
连我都不认识
但每次有人路过门前
他都一如既往跟人打招呼
问他认识吗
他笑着说
“看着脸熟
忘记是谁了
反正不会是海外人
总归是附近的
人家打门前过
不打个招呼
别人会说我
不讲理的”

2020/05/16


舅舅

父亲打小
在工厂上班
不会做农活
刚分田到户那会儿
犁田耖田
都是舅舅帮忙
父亲很愧疚
舅舅反倒
无所谓似的
“没啥
我农活做习惯了
跟牛拉一天犁样
睡一晚上
就又有精神了”

2020/05/16


告辞

去看望舅舅
正好赶上
舅妈娘家
4个女人
也来看舅舅
巧的是
小姨
大表姐
三表姐
都在那儿
快到饭点儿
我起身告辞时
舅妈留我吃饭
找借口推脱了
路上
脑子里不停地闪现
留下吃午饭的场景
满满一桌人
除我之外
全是女的
听她们边吃
边叽叽喳喳……
心说
哎哟喂
幸亏没留下

2020/05/16


躺椅

在舅舅卧室
看到一张躺椅
以为舅舅用呢
没想是大表弟
夜里陪护时
睡觉用的
我很好奇
“他1米8几的大块头
这怎么睡呀”
舅妈解释说
“他身子躺上面
再拿一张凳子
把腿搁着”
我心里面
不禁叹了口气
“唉!这哪儿是
长久之计嘛”

2020/05/16


舅舅说他87

舅舅半年前
查出大腿静脉血栓
治疗了一段时间
表弟把他
接回家过春节
赶上新冠肺炎爆发
再没重返医院治疗
现在
他大腿根
长出个硬疙瘩
也不知啥毛病
走不了路
只能卧床
舅舅反复跟我
重复着一句话
“今年87了
今年87了”

2020/05/16


舍不得

要去看望舅舅
在超市货架前
犹豫再三
我还是没买那盒
标价398元的
蛋白粉
心里想着
万一舅舅
舍不得吃
拿去送人呢

2020/05/16


苍蝇也是肉

路上碰到
妻子学校
早前的校长
顺便聊了几句
得知他在一所
私立学校任职
回来跟妻子聊起
“他又不是没钱花
换我就好好在家
享受退休生活
都这把年纪了
一个月
才5000多块钱
真不值得”
妻子说
“他退休早
别看那时候
捞了不少钱
搁现在
也没多少
虽说一月5000钱
毕竟月月有进账嘛
要知道
在他这种人眼里
现在苍蝇也是肉呢”

2020/05/16


超市导购员

去超市买蛋白粉
导购员问我
“买给自己吃
还是送人”
“看病人”
“哦
建议你不要买太好的
100块钱左右就行”
“是我舅舅
八九十岁了”
“哎呀
那就要买贵点儿的
一方面
这关系太亲了
另一方面
他年纪都这么大了
你以后在他头上
花钱的机会
也不多了”

2020/05/16


出门

看望舅舅
临出门
妻子问我
“你怎么去呀”
“骑自行车”
“打车过去
不挺好吗”
“也就六七里路吧
这么近点儿
没必要”
“如果不怕
丢你妈妈面子
那你骑车去吧”

2020/05/16




女儿最近
在看中医书
发微信给我
“味过于甘,
心气喘满,
色黑,
肾气不衡。”
说我皮肤黑
可能是小时候
糖吃多了
她不知道
在那个年代
生在农村的孩子
吃糖是多么奢侈
每年夏天
我们喝不起汽水
母亲自个儿在家
用白醋和糖精
化井水我们喝
即便这样
在村里
也足以让其他孩子
羡慕得流口水

2020/05/17


劳动创造了诗歌

看书看得正起劲儿
妻子让我停下来
把客厅地拖一遍
我让她拖
她走到跟前
夺走我的书
“不说劳动创造了诗歌吗
所以你要多做事
做的事多
写诗素材才会多”

2020/05/17


鱼子

每年叮嘱妻子
春夏之交这段时间
是鲫鱼繁殖季节
最好不要买
她总也管不住自己
偏偏还找理由说
“想着你吃鱼经常卡住
有鱼子正好给你吃呀”
今儿午饭桌上
为证明这一点
她把所有鱼子
都夹到我碗里
她自个儿
一点儿也没吃

2020/05/17


口罩

自从上次
看见一个捡垃圾的老哥
把一个蓝色一次性口罩
戴得黑黢黢的之后
就把口罩佩戴时间
由半天延长到一天
即便如此
每次扔时
心里面还是觉得
太奢侈太浪费

2020/05/17


霸气

家属院2号楼
一间车库门上
刷着8个
鲜红大字
“门前停车
扎胎放气”

2020/05/17


李校长家的客人

家属院门卫
冲着3个
往外的走的陌生人吆喝
要他们登记个人信息
其中一个说
“我们是李校长家的客人
你待会儿让他
代我们登吧
我们要去赶车呢”
门卫不再作声了

2020/05/17


午间鸟叫

外面的吵闹
将午睡打断
躺在床上
感到困乏又睡不着
听了会儿窗外鸟叫
才慢慢缓过神来
忽然想起
小时候
经常看到八哥
站在牛背上
捉虫子吃

难道是鸟儿
把我的困意
啄食光了吗

2020/05/17


礼品

舅舅卧床不起
路过弟弟杂货店
我问他
“你去看舅舅没”
“上午去了”
“带啥礼品没”
“我骑摩托车
把妈妈带过去了”

2020/05/17


三兄妹

得知舅舅
最近卧床了
母亲去看他
小姨问母亲怎么才来
母亲说父亲痴呆严重了
需要人照看
走不开
而且她自己
最近也是莫名其妙地
全身浮肿
母亲讲完这些
小姨就在旁边揩眼泪
母亲说她知道小姨
为什么哭
“她是担心
你舅舅和我
都在她前面走了
她一个留在世上
太孤单了”

2020/05/17


如愿

他是个孝子
但身体一直不好
担心不能给他父亲送终
逢年过节请祖先时
他都祈求祖先
一定让他父亲
走他前面
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
一天他父亲走夜路
踩着条毒蛇
被蛇咬了一口
不到一个星期
就走了

2020/05/17


照相

本地有句俗语
“奶奶心疼头孙子
(孩子中的老大)
爹妈最疼断头儿
(孩子中的老幺)”
这话搁我身上
一直没感觉
直到昨天
小妹说她小时候
从没跟爸妈一起
照过一次相
回想我小时候
那可是稀松平常
尽管上世纪
六七十年代
家里并不富裕
仔细一想才明白
那时候
我们家是
奶奶掌权

2020/05/18




到市政府开会
散会出来
碰到个熟人
问我带车没有
我说骑自行车来的
他一听笑了
正是这个笑容
让我看清了
他的嘴脸
我俩不是
一路人

2020/05/18


动员会

疫期提倡开短会
全市秸秆禁烧动员会
就安排了一个议程
——市长讲话
市长开讲之前
转头询问
左右两侧的
市人大和市政协领导
有什么要讲的
两人都笑着摇头
没啥要讲

2020/05/18


早餐

同事邀请我
去一家炒饭店
吃早餐
说那家店
很有特色
每天客人
涌进涌出
说得人心动
到那儿一看
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等了将近20分钟
一碗蛋炒饭
一碗猪肺萝卜汤
才算搁到面前
吃了几口
有种上当受骗感觉
心里面不免质疑起来
难道是我味蕾失准吗
转而一想
又明白了
作为一个诗人
对事物的感受
跟别人不一样
不是应该的吗

2020/05/18


掇刀

在全市秸秆禁烧工作
动员大会上
市长语重心长
“同志们
这次省领导下来督查
手里可是拿着掇刀啊
所以再三提醒大家
不要往他刀口上撞
他那把刀
可不是吓唬人的
是要见血的
掇到谁头上
你这一生
就等于白干了”

2020/05/18


点背

60多岁的
老年男子
用翻斗车
拉着一车楠竹
走进巷子转弯时
碰到了路边行道树
翻斗车侧翻
几十根楠竹
散落了一地
他把翻斗车扶正后
又把楠竹一根根抱起
码放车上
前后忙活了
半个多小时
同事站在楼上
一直看完了
他说
那老头运气真有点儿背
如果遇到雷锋那样的人
上前帮他一把
也许几分钟
就能收拾好

2020/05/18


不堪一击

网上看到的
一个短视频
太极大师
在30秒内
被搏击选手
连续击倒3次
全无招架之力
当时还没看完
脑子里便闪出
假大空的抒情诗
遭到现代口语诗
KO的惨景
两者
如出一辙

2020/05/18


帮父亲洗澡

父亲痴呆症
生活不能自理
晚上叫他洗澡
他说洗过了
赖在凳子上
不起来
母亲走过来
抓着他胳膊
往洗手间生拉
父亲大声呼叫
“救命啊
要杀人咯”
“杀死你个老东西
你只管跟个猪样嚎叫”
母亲怒气冲冲的
硬是将父亲
拽进了洗手间

2020/05/18


和服

上班不久
女同事J
来办公室
说给我送文件
也顺便送一个
诗歌素材
一下把我说懵了
“没看见吗
我身上
穿了件新衣服”
“哦
汉服呀”
“啥眼神啊
这是和服”
我心里狡辩道
“这不就对了吗
和服是由汉服
演变来的”

2020/05/18


人造鼠洞

单位院墙根
摆了两个
人造鼠洞
里面撒了些
拌过鼠药的大米
一晃几个月过去
一只老鼠没药死
今儿倒是药死了
一只觅食的麻雀
在我叹惜时
门卫老董说
“这有什么好叹惜的
麻雀跟老鼠一样
也是四害之一”

2020/05/18


经验交流

陪护父亲
才半年时间
哪怕是隔天
甚至隔几天
陪一次
总觉得睡眠不足
妻子说这种情况
在女儿小时候
她曾有过
直到女儿七八岁
能够自个儿睡觉
不尿床
又过了两年
才调整过来

2020/05/19


怪不得都热衷于编制规划啊

下属跟我报告
编制规划的费用
“几个中介机构报价
都在60万以上”
“咋这么高呢
这不正常啊”
“他们说
你分管之前
都是这个价”
“那也不行”
“他们说
这里面……
包括给我们的
30%提成”

2020/05/19


臭味儿

妻子用储存的潲水
浇花盆
大抵里面
浸泡过豆荚的缘故
浓重的臭味儿
让人恶心
让她快点儿
把通往阳台的门关上
她一边慢条斯理关着门
一边讥讽道
“咦哟喂
几年不闻臭味儿
还娇惯起来了呢
打小你家里种菜
难道不是闻着
屎臭尿臊
长大的吗”
一时哑口无言
却又心有不甘
仔细一琢磨
哦,那会儿
吃得差
拉的屎尿
没这么臊臭

2020/05/19


消毒

家属院门卫
身兼清洁工
疫期还带
消毒员
早上上班下楼
看他背着药桶
从下往上喷
在3楼转台处
我闪到一边儿
给他让道儿
他却转身朝下走
“上面来往人少
不用喷了”

2020/05/19


系皮带的裤子

父亲痴呆症
穿不了
系皮带的裤子
母亲把这些裤子
叠得整整齐齐的
转到衣柜下面的
一个抽屉里存着
我忽然想起
小时候
第一次穿
系皮带的裤子
操作还不熟练
尿湿了裤子
母亲把它洗干净后
叠起来放进箱子里
“先给你存着
等你长大点儿
再拿出来穿”

2020/05/19


看望舅舅

舅舅躺在床上
话已说不清晰
但他还是
想告诉我什么
吃力讲了好几句
我一句也没听到
不想舅舅失望
随便应了两句
心说
反正他耳聋
也不知道
我在说什么

2020/05/19


自行车

自行车放在
机关大院的
一棵大树底下
下班时
发现被人挪到
太阳下暴晒着
先前那个位子
停放着
一辆电动车
就像我小时候
因为个儿太小
经常被人欺负

2020/05/19


逆行老头

一个70来岁老头
开着辆电动三轮车
沿着隔离栏杆逆行
继而又闯红灯
站在等待区的
一个中年男人
跟他同伴说
“这老头
真牛逼啊”
他同伴
气得牙痒痒
“牛逼啥呢
如果他是个年轻人
你看我不开车擂死他
我他妈就不是人养的”
老头没听见这话
打面前路过时
给了两家伙
一个笑脸

2020/05/19


难题

父亲患有痴呆症
生活不能自理
陪护时
经常碰到难题
就拿喝水来说吧
一天不给他水喝
他也不要
给水他喝
他总拿一句话拒绝
“我刚刚喝过”
无论是晓之以理
还是动之以情
都行不通

2020/05/19


假消息

大妹在家庭群里
发了条重要提醒
“央视13台新闻
因火星的小恒星
靠近地球
会产生大量辐射
一定要提醒家人
今晚12:30~3:30
务必关机"
担心误导家人
我赶紧指出
“这是条假消息”
“我们科室主任发的
他从不发乱发信息的”
大妹又补了一句

2020/05/19


爱动的人

妻子买菜
有个习惯
每次出去
只买够
当天吃的
理由是
天天可吃到
新鲜蔬菜
这也是
不争的事实
如果不是
认识30年
一起生活28年
还真被她哄住了
其实
她这人
就喜欢出外溜达
跟人聊几句天儿
一天不出门
就浑身难受
甚至
找着吵架

2020/05/19


孝道

舅舅去世
表弟和表姐夫们
商议坐夜守灵
不等他们开口
大表姐抢先说话
说我身体不太好
可以早点儿
回家休息
原因是
我作为外甥
舅舅在世时
已尽了孝道
其实
我也不过是
在这20年里
每年春节
给舅舅舅妈
发一个红包

2020/05/21


龙头

舅舅去世
5个表姐妹哭丧
一半儿真情
一半儿做戏
旁边人越劝
哭得越厉害
怎么也劝不停
我走过去
拍了拍大表姐
“别哭了
让舅舅静一静”
大表姐一停
其他4个姐妹
戛然而止

2020/05/21


哭丧

舅舅去世
堂舅妈前来吊唁
离冰棺还有几米
就踉跄起来
并嚎啕大哭
“我可怜的哥啊……”
早些年
堂舅在世时
他们几乎无时不刻
都想着
怎么占舅舅家便宜
两家人吵架
成为家常便饭
他们甚至动过
杀死舅舅的心思

2020/05/21


报丧

得知舅舅去世
前往小姨家
替她拿衣服和充电器
表弟媳竟然不知道
舅舅去世
当她听说后
一个劲儿劝我
喝杯水再走

想起来了
我们这儿有个习俗
报告丧事消息的人
必须吃点儿人家的东西
或者喝点儿水
实在吃不下
喝不进
抽支烟也行
不然
就不吉利

2020/05/20


舅舅走了

舅舅走了
可就在4天前
我舍不得为他
花398块钱
买一罐蛋白粉
当时
还以为有的是机会
在他面前
尽一份孝道

2020/05/20


密码

下午到单位
看见一个外来人员
在办公楼平移门前
摁密码
试了两次
都没打开
不禁想起
有时候
手机流量不够
搜到附近wifi
也会试一试
比如
12345678
或00000000
什么的
其实
平常进办公楼
都是指纹开锁
我也不确定
有没有密码

2020/05/20


日久见真情

女同事Z
特意到办公室来
跟我分享了
她刚听到的
某企业老总
夸我的话
“他给企业解决问题
就像一个高明医生
不光病看得准
而且能开出
一个好处方
真正做到
药到病除”
这位老总
不打交道
已快5年了

2020/05/20


喂食

在诗人左右
发的一个短视频里
看到陕西自然博物馆
广场上
有的鸽子飞落
家长胳膊上
等着喂食
有的直接
跟孩子手里
夺食
不禁想起
在我小时候
那个吃不饱
更谈不上吃得好的年代
我每次给鸟儿喂食
都是诱捕它们
麻雀
斑鸠
鸽子
都有中招的

2020/05/20


没主见

安排下属工作
每次有商有量
被人讥讽为
没领导能力
没主见
我心说
那又怎么样呢
只要每次事情
做得漂亮

2020/05/20


卫健局长

这段时间
父母双亲
还有舅舅
年纪大了
各种毛病
都出来了
种种求医不便
这才让我意识到
当年没选择学医
乃是个重大失误
可妻子不这么认为
“你要是用心的话
现在当个卫健局长
不比当医生
强100倍么”

2020/05/20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