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母难日》等5个

◎边围



母难日

素淡如常,
并不需要特别的修饰。
一如老母在兀自喃喃。

精简一切繁琐,
而重返一个赤子。
笨拙的身、利落的舌。

舔尽盘底的余香,
不为贪婪却为珍惜,
每一日夜都来之不易。

颠簸,亦是恩赐。
在忽上忽下之间被悬疑,
被未知所一次次调戏。

那些伴随成长的大礼——
终于,被一碗米皮替代。
慢慢嚼,也不必着急。

        2020.5.14.




午后漫记

周五中午,总有一些事情得逞,
无关廉耻、善恶。

紧张被释放,
人的底线在宽恕中一次次降低。
(并非没有愧疚。)

躺在岁月上打滚,
将记忆压扁成一张竹编的凉席。
(快感汩汩而来。)

感恩如此生活的厚馈:
谢谢连词,谢谢惊叹号!

连绵起伏的日子里不仅有冲动,
还有无穷的逸乐。
(那是人性之本然。)

被书写下来,记录成篇,
以此警醒或炫耀于空茫的未来。
(也未尝不是一种自信。)

不拘泥,不痛悔,只知向前。
虽有懒散也可视作为善意的自嘲。

               2020.5.15.




锄草工

在阳光下修剪绿,
使之不必太疯狂——
覆没泥土的黄。

斩草,却不除根,
留下一大片活口。

浅挖,也还深掘,
与初夏争抢风头。
大汗淋漓不止。

呼吸急促而有力,
沉闷如来自史前。

低垂着头,注视;
不放过每只蜈蚣。
呵护每片林荫。

无名无姓不重要。
脚底,有声有色。

   2020.5.16.




值班

所有细胞都在罢工。
时间流淌了一地,
也无法掇起。
门房里,电话铃在疯响,
无人情愿去搭理。
那好吧,周末,
“请说出你虚度的理由。”
不是去扫荡马路,
不是遛狗,和被狗遛。
这里是工作场所,
但不要用工作来威胁任何人。
星期日,不负责生产怨叹,
和哪怕一丁点儿的牢骚。
请拿开勾肩搭背的手!
在纪律守则面前,
请为忠心宣誓。
不浪费公物,扣紧扣子,
不袒露乳白的前胸。
记录簿上,“一切正常”,
字体拙钝而有力——
没有沾染丝毫方便面的气息。
照旧无比平淡的一日,
飘挂在壁纸上、窗纱上,
并无太多苔痕。
肯与不肯,都将平安无事,
那是职责之所在,
却被一颗出轨的心窃笑不止。

             2020.5.17.




博物馆日

人们总要从庄严中学习
自己的由来。譬如今日。

纪念碑敬谒过了。
石柱仅仅是历史的
一个象征,它的苍茫与冷酷
都因固化而可触可见。

再精美的遗物都是文物——
源于箱底或者泥底,
各自书写下了一段传奇。
后人只需在惊讶时捂住鼻子。

用铜镜去明鉴自己,
可发现卑微在每一代身间
都曾遗传。跳着各异的舞。

在整饬一新的杯盘上,
再看不到狼藉和污迹。
依然,纹路清晰、色泽缤丽。

如同穿越着时空,人们怀疑
是否真的重生了?即在此刻!

             2020.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