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愿我的心总能胜过我的信仰和悲悯(短诗10首)

◎赵原



▲. 白云从远方驰来
 
白云从远方驰来
如赶一场约会
 
机翼的另一侧
就是高大、倾斜的
明天
 
母亲在读一本只属于她的书
大地的磁力线  在她掌心
保持着完美的等距离
 
大海如此平稳
似乎从没有过暗涌和骇浪

▲. 鲸鱼做梦会提高大海的蒸发量
 
鲸鱼做梦会提高大海的蒸发量。
这恢宏的巨兽  已耗尽所有的褐色物质
尾鳍上有光没走完的弧线

时间如此深沉
谁能从珠蚌中捞取宝贵的沙子?

▲. 萱堂八旬之歌
 
从深圳到新加坡
天空一直没有凑集到
足够的白云

而我们已置身于
时光的缓慢层
 
母亲依然沉静。
马六甲苏丹的镀金花园里
一天中最好的时刻
阳光转换角度
把天空的蓝
投送到大海里
 
我想这是上天
赐予我们的
安稳和福份

▲. 愿我的心总能胜过我的信仰和悲悯
 
愿我的心总能胜过我的信仰和悲悯
就像那颗在车流中滚动的失败的葡萄

▲. 仿佛安放灵魂的稻草垛已堆起来了
 
仿佛安放灵魂的稻草垛已堆起来了
那些在栈桥上嘻戏的人  尝试着
向洒满夕光的大海走去
 
云层上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荣耀
将籍由他们抵达黄昏。而现在喧响尚未平息
爬满海蟑螂的潮汐还在收集鱼鳞和水银

▲. 大海正在变得衰弱

他们像鹈鹕浮在海上
而我潜入海底
慢慢睁开眼睛

阳光把每一粒沙子都晒得滚烫
有人在栈桥上奔跑
有人在海滩上  突然摔成碎片

我抓紧海床  吸入海水
再用力喷出。这一口最咸的
没人能分享

我知道海浪会在何时翻转昼夜
但此刻  我却品尝到了
整个大海的力量  正在变得衰弱

▲. 秋天的打桩机

事情变得越来越简单了
把一根根钢柱  砸进地里
但想一想  似乎又不简单
整个秋天  打桩机都在忙碌
晚上也停不下来
“咣当咣当”地砸
附近的树正在下沉
远处的雷霆  还在击打硫磺和酒精
砸进地里的钢柱  越来越多
但是不走近  一点都看不出
突然  在某天早晨
工地恢复了寂静
那些打桩机和工人都撤走了
秋天  也过完了

▲. 动物园管理者的智慧和狡黠

一块篮球场大的水塘
周围栽满高大的树木
一群火烈鸟  在水塘里单腿打盹
这里没有铁丝网  天空是敞开的
这些鸟儿  为什么不飞走呢?
我突然明白了:空间太小
大鸟起飞  需要有足够长的跑道
动物园管理者的智慧和狡黠
让我瞬间失聪、失语

▲. 大地的荣光就这样被踩进了烂泥里

五十个威廉从沼泽地里出来
还有五十个威廉在在细雨里发着高烧
他们嚼着烟草  大声唱:“稻子是昨天收割的…”
大地的荣光就这样被踩进了烂泥里

而明年稻草依然茂盛  金黄的稻子被收进粮仓
你站在这收割不净的土地上  为何还要徒劳地思想?
天色越来越暗  野百合沉重的花冠多么易于折断
你走在昏睡的牧群中  远处的雷霆为何悬而未落?

▲. 孤独的命运和不断向远方扩散的雨幕
难道还能分别面对?

这个春天,我感觉不到饥饿
也没有愤怒和憎恨。兄弟们在沙滩上打桩
规划房屋和生育

女人们在外面唱歌。唱她们
稀薄的裙裾和下垂的奶子
唱她们在风中分叉的长发
时间给过的,终将一一被收走

这个春天  我虚掩门窗
曾经拒绝的  都将得到应许
给灰蛾一根擦洗干净的树杈
让盗贼拿走对他们有用的东西

唉  在这个寂静、幽暗的春天
我不写诗  默默品尝一杯撒入了尘埃的淡酒
孤独的命运和不断向远方扩散的雨幕
难道还能分别面对?

▲. 阳光像药水刷在树木和奔跑的孩子身上

他用一只松木箱
代表孩子们的脑袋
用风扇和蟑螂  代表被动的思想

画这张画的人  显然对画中人
毫无怜惜  他把所有的恶意
都注射进去了

我不能理解他手中的火柴为何燃烧不尽
但我知道他画的是炙热的夏天
阳光像药水  刷在树木和奔跑的孩子身上

▲. 把一滴蜂毒滴入大海

把一滴蜂毒滴入大海
会发生什么?
瞧啊  我跟穿白袍子的人早有约定
他负责击溃辽阔和宁静
我负责潜入低暗的乌云下
在他们活着时就把他们全部吞掉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