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开始了吗

◎天然石






实在不知该走哪条路,我住足在一个十字路口。
我用双脚站着,我用单脚站着,我蹲下,我坐下,我躺下。
我觉得这样挺好。我安享我的好。
一个路人路遇我,向我问路。
不知道,我说。
怎么证明?他问。
我躺着就是明证。
他不信我。他也躺下来。他说这感觉好极了,他的意思是相比赶路他更喜欢躺着。
我当然明白赶路的重要意义,但我就想躺着。
他说他正是这样想的,我们无疑是知己,值得庆祝。
如何庆祝呢?我问。
就这样躺着。他说。
谁愿来和我们做知己?




石头

我不相信石头会吃石头
可是石头的数量在减少:
一块,一块,又一块
我不知道它们去了何处
我想我休想再遇到它们
我忧心剩下的石头
直到最后一块也销声匿迹
我才算长出一口气
安下心来,过我的日子




故事

每个山洞里都有一块石头
每个石头里都有一个山洞
山洞说:石头
石头说:山洞

每个走进山洞的人
都迫不及待地想占有那里的
一块并不算如意的石头(没有如意的石头)
然后佯装满意地离去

当然并没有真正地离去
他的一部分会滞留在山洞里
为了好继续寻找(如意的)石头?
也许他喜欢上了山洞?

他将永远留在那里
和石头和山洞和记忆一起成为故事




新人

这是一个新人。(你可以从他的外貌,言行举止,从他的诗和他对诗的态度中得知。)
他完全不像那些老派人士。(他不爱慕虚荣,不甚圆滑,思想犀利但不偏激,有共情心,有梦想,爱憎分明但不枯燥。)
他喜欢群居,也喜欢独处,爱读书,不求甚解。
知晓国家、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
爱好锻炼,节食,喜欢旅游。
不为钱而钱,不缺钱,也不富有。
对婚姻不甚渴求。
生,老,病,死平常视之。
期待明天,不忘昨天,珍惜今朝。
不随波追流,人云亦云。
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
敬畏生命。
有信仰。
爱自己。




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肯定有人来过了
可以肯定有人来过又走了
可以肯定有人来过又走又来了
可以肯定有人来过又走又来又走了
可以肯定有人来过又走又来又走又来了
……
可以肯定有人肯定过了
可以肯定有人肯定过又否定了
可以肯定有人肯定过又否定又肯定了
可以肯定有人肯定过又否定又肯定又否定了
可以肯定有人肯定过又否定又肯定又否定又肯定了
……
可以肯定那个人是你吗?
可以肯定你还存在吗?
可以肯定肯定吗?
可以肯定否定吗?
可以不要肯定吗?
可以否定吗?
可以开始了吗?




问题

存在很多问题
存在很多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质疑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质疑质疑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解决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
存在很多观看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斥责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掩盖制造问题和质疑问题和解决问题
和解决质疑制造问题和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
和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掩盖掩盖制造问题和质疑问题和解决问题
和解决质疑制造问题和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
和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解决掩盖掩盖制造问题和质疑问题和解决问题
和解决质疑制造问题和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
​​​​​​​和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存在很多解决解决掩盖掩盖制造问题和质疑问题和解决问题
和解决质疑制造问题和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
​​​​​​​和斥责观看解决质疑制造问题的人的人
……



肖像画

跟随你的足迹我抵达我
我可能是(你断定)我所不是
我可能不是(你不确定)我所是
我不可能是人之所恶(你耸耸肩)
最恶的那个恰是我(你摇摇头)




无题

狗在门外嚷:想出去?十元一次。
甭想——我谋划着狗肉和狗皮。
痴心妄想——可耻。狗回复。
我审视着切开盘里的狗心——美味。






有人活着像一朵花。
有人为像一朵花而活着。
有人活着只是为了看看花。
有人因为无法看花而活着。
有人活着为了画花。
有人为了看别人画花而活着。
有人活着踩踏花为了不让别人观赏。
有人为花穿上衣衫好让别人更好地欣赏而活着。
有人为了诅咒花而活着因为没有他中意的花。
有人为了把花酿成酒而活着。
有人为了把酒塑成花而活着。
有人为了能在花下饮酒而活着。
有人为了死在花下而活着。






一天,一个人。他饿了。于是他就吃。他吃饱了。他感到满意。
他吃了什么呢?有人说他吃了几口风,有人说是时间,有人说是孤独,有人说是梦,有人说是现实,有人说是历史,有人说是嫉妒,有人说是空虚……
当然都不对,他吃的不过是一棵树,几棵草,一片云,半截诗,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只鸽子,两只鸡,一条河……他原本应该感到满意的,可是一只靴子,女士的,塞了他左边第二和第三颗大牙缝,让他感到不舒服。于是他就用一个孩子来剔牙。没有成功。一气之下把孩子吞了。胃里顿时涨满了,非常不舒服。他开始呕吐:一棵树,几棵草,一片云,半截诗,一个女人,一个男人,一只鸽子,两只鸡,一条河……就是这样,当时我刚好路过,并帮他成功止住了呕吐。作为报答,他决定暂时不吃我。




天空病

一个人在仰望天空,从早到晚,从晚早,一刻不停,仿佛除此再无可做的事情。
人们看着他总是昂着头昂着头昂着头,认定这是一种病,无不为他惋惜。也有人嘲笑他,骂他神经病。他一概置之不理。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垂下了头,垂下头,再没见他把头抬起。这又是一种病——嘲笑加惋惜。
他只能斜视着出现在人们的视野时,人们断定这不过是另一种病,人们为他竟患如此多的病而唏嘘而感叹不已。
一天,毫无征兆,他突然暴毙而亡在他平视世界时,他的日记说他发现了某种真理?!毋庸置疑他已病入膏肓——大家确信无疑。


2020.5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