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庚子年春(组诗选)

◎一地雪



二月

惩罚之箭越来越近。
白鸽缠绕门楣。

人间空寂,裹在湿漉漉的
忧愁里,神灵的祈祷也无奈。

春风第一次停下来忏悔。
草木的新芽浸入福尔马林中。

哭声深埋地下。而
地上的万物已不会哭泣。

看见的唯有沉默。我看不见
阳光、街头、公园、花草、人群……

黑夜比白天明亮。
喧嚣来自灯光。

缝起的一片片嘴唇,在喊疼。
所有的喉咙已丧失发音的功能。

每一个人都是科幻片中的
一个。我们已不认识了我们。

不认识了城市、河流、楼房、
大街小巷,街坊邻居和亲人。因为

所有的故事都在重复。跳舞者
窗口重复着窗口。

所有的一切都丢失了脸。
再没有任何表达的意义。

2020/02/13


雨水

目及之处只不过六七栋
高楼,高楼上栉比的灯,灯。
至于天色,化在冥想中
但愿还有几点星
照亮我内心起伏的黑暗。

今日雨水。想必这些高耸的楼宇
沐浴了春风因为,一整天
阳光普照。人间静谧。
所有的忧虑被消毒。

将出正月,顽皮的孩子
不知道季节只知道顽皮着。
那么多人依然囿于家门
担心着着急上火,没有一条
清澈的溪流路过更没有

江河、湖波、大海。
它们和连绵的高山、草原一起
被这座空寂
淹没。被点燃着无数个灯光
的窗口覆盖。

2020/2/19


鸟鸣

第一声鸟鸣
抬起我的脖颈,光在枝叶上震颤。
第二声鸟鸣
把我的忧郁染蓝,苍野如波涛涌来。
第三声鸟鸣
割断我一年的思想,我的躯壳回到我。
这是美好的时刻
一只鸟站在孤独的小树上,树笔直
鸟微小
再叫一声——
我的紧张消失于空旷。
叫一声,我变成了另一只
飞来的鸟——
我们站在人类的树梢
空灵。笃定。
天地
万物沉醉。


合奏

可我心疼大把的阳光在窗外
一点点破碎、消失
我没有抚摸它,亲吻它,匍匐于它的
脊背闭上眼独自安享
哪怕一小会儿

它仿佛一个强悍的诱惑
因为改变了性别而胆怯、柔弱。

我心疼昏天黑地的一天,又一天
从上午九点开始
子夜结束于不情愿的梦境
汽笛总在叫着
分不清是救护车还是警笛
只有洒水车还是那般
温馨,熟悉的嗓音让我缓解紧张

在大脑被时空囚禁的斗室里
一个时代的劳改犯
无休止地敲打着键盘——
像吮吸着大麻。

我听见宣传车喇叭高叫的
地方,像佩索阿的烟草店
一个不是我的人
从博尔赫斯的图书馆盗走一本书。
而好心的快递员,将书放在
普鲁斯特的病床上。

那里更是中国警察伫立了
一个月的地平线——
老人在清扫大街
口罩挡着他的脸,
佝偻的身影让扫帚刮起悲悯的歌。
药店门前的队伍排上了仲景路。

而我心中有一百万只蚂蚁
齐鸣。但,无人听见

2020/2/23


初六的月牙

初六的月牙向西走
我的明窗向东
一盏,一盏……
那么多的明窗高悬
黑暗

这黑夜的璀璨赛过白天
太阳的阴郁。你看
一个窗口
又一个
你挤我抗,让你暂时忘掉空寂下
硕大的日头,
空无一人的马路。
哦,我辽阔的祖国

我爱你黑夜的光明,
也爱你白天的黑暗。
因为,这块土地上的任何缺失
都与我紧紧相连

2020/01/30


软埋

没有人听到,这轻微的咔嚓
城市被按键停下。

一个窗口
一个窗口
一个窗口
和一个窗口……
查不过来前方
那么多的窗口林立
像图书馆书架上摆放着
一本本厚厚的书。
我一本本读过去——
它们无声地矗立在
一栋栋钢筋水泥竖起的
书架上。

没有一本读过。他们每一本
都是全新的。
内容冗长。剧情坎坷。
像一个个明亮的黑洞
充满了诱惑和神秘。
没有一本我读过。

而结局如此相同:
谁也无法逃脱黑夜灯光的喧嚣
和,白天空旷的死寂。
一声沉默对另一声沉默说——
你们的思维、感知
你们的窗口
停下。烽火台上狼烟四起
山河皆白。

黑夜比白天明亮,
这是我所能看见的全部。
停下的正在成为停下者的陪葬。
有一个丑恶的词语,叫
软埋。

2020/02/07


如此

一个小时内
我听到了三次救护车的长笛
我的心绷紧了三次
这暗自的惊恐不可言说。

已是子夜。
外面高楼上
依然有无数个明亮的窗口
窗口里的人也会听到,听到
这救护车刺耳的鸣叫
为生死架起一座白色的桥。

我相信他们也和我一样
为这阵阵的长鸣悲悯——
瘟疫无时不在。
危险无处可逃。而
求生的本能被黑夜一再拉长。

此刻我写下的每一个字
都无地自容。
这无用的呻吟。无奈。
我关掉电脑
以沉默对抗沉默的失眠
和长夜。

2020/02/09


涩之美

涩之美在于上午从昨天醒来
看不清阴阳。在于
梦中被尘埃挤压,被阳光嗤笑
一个人的心脏再强大也
抵御不了黑洞里的灯

2020/2/16


惊蛰

这时,早樱怒放如血。
在天堂令人神往的昨天
在地狱哭泣的路上。
花落满地任时光践踏
在紧张的星球,瞬间凝固于
手机屏幕。
我的心一惊

“逝者用火舌交流”。
那垂死的苦难
将要化作惊雷
千万个生灵在奋蹄——

我可以忽略蓓蕾的存在,
但不能错过花朵的盛开。
就像我们谁都不可以
与爱,擦肩而过。
世间美丽
任你走过画卷

2020/3/6


为了拯救

为了拯救一名溺水者,你需要
坚定的脚,寻找青藤的手。
石头墙。指南针。
毛驴的影子驮着斜阳走。

北山上的蔷薇开出一片洁白。
西窗的火烧云映照高楼。
你疼痛的脚踝踩着乌云奔跑
车流如河,笛声不绝
风被吹来呜咽。

这存在的幻影,流淌
在三月的和煦中
母亲如湖的双眸间——
从天堂。从地狱。

“海,在意大利小筐里睡着。”
无措坐在礁石上晒太阳。

2020/04/01


父亲和母亲

我父亲让我活着。
我母亲让我活着。
我让我死去。
复生。在他们看不见的哀伤
命运奔跑的沟壑里。
春天以巨大的阴翳普照着
幸福。你以细微的沉默抗拒。

我父亲坐在墓碑上
我母亲和他聊着我们的未来。
而我们的未来在未来的
路上走着,漫不经心
无人知晓——
我们已两鬓斑白
眼花不识春光。

我母亲和我父亲
凝望湖水为我们祈祷。
蒲公英跳舞
蝴蝶弹琴。天空空得惊心
风匍匐枝头吻别

2020/04/04 清明祭


是什么

是什么让我的眼睛蒙昧
于万花筒中。视物体于千万个荒芜。
你的非是。在无数个黎明与黑夜
无人知晓的窒息中泛滥。
你要怎样才能消除对世间的质疑
从容行走在沼泽、湖波、大海的脊背
与日月同辉,风浪为伍。
山在山的脚下凝视

你出孤岛。塔希提
盛开绝望之花。他们如醉卧的猛兽
倚着天梯向未来航行。

我在星海中回味
那一刹那的永恒

2020/04/08


不是每一个

不是每一个生灵都能
主宰自己的命运。
不是的。
那些谋杀者为了生存而谋杀
而死者为什么丧失
生存的权利,无人知晓。

无人知晓。
不需辩解。
我看不见开花的草芥。

如果残忍能抵达温柔的献礼
消失吧,那腹中的胎儿
尚不懂生命是何物
就用鲜血漂洗伦理。

将生命奉献给
那艰难的生命悉数尽收。
死就是生——
愿天下死者永生

2020/04/01


自此

自此。我的灵魂再不可折叠
她已从纵深的冰洞跃起
自由如风
来去皆天堂。

2020/04/02


好一个被浪费的春天

玉兰花拎起水晶裙
一朵挨着一朵,在枝头
盛开紫色的、白色的酒杯。
它们用曼妙的身姿
呓语、诛心。在灌木丛中歌唱宁静。

空中无敌。群鸟
不识愁,一味地啁啾
与逝者争抢好时光。
你坐在太阳下
被巨大的空掩埋。
好一个浪费的春天。
“那美好的仗已打过”
千万枝花朵覆盖棺木。
大地不再仁慈

2020/3/21


今夜

今夜睡不着的雨滴和我一样湿润
他们在哭泣
那些不知名的死者。

2020/2/28

(16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