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特殊的你和特定的你

◎横






《如果
只是走在
体育巷
的水泥路上
那什么都不要多想》


街斗刀。
像。
一枚。
黑的荆刺

它。在暗处静置
。着
。有时
候。它
呆在尖叫
升起和终止

地方。

一团铅笔
留下的
污垢
。如果那张
纸够白它
还是轻微的一团二次元里的线团
。因为是轻微的
有些臆想出

的柔软。

2020.05.01




《我们是害虫是一首歌名也是书名》

如果
只是走在
体育巷的水泥路

那什么
都不要多想。
做一条死而不僵的
害虫。做一只
到处飞舞
着的

在一盏
路灯下挣扎着的
害虫
没有什么区别。

2020.05.01




《修改是一门耗时力的任务》

《3月份的那个傍晚
两个木桶
静静的立在门口》

桐油

(种颜色很深
的东西)个深颜色的。
木桶的质感。
看上去。

从它们(两只)
体态。里面
包含着
一个音量。
是声音。空洞的回声。水井。一个门洞。下午。


2020.04.16

(不是重色标记的全部省略)

2020.05.02




《3月份的一个傍晚意味着无穷
或穷尽》


拥有多少
意味着减少了
多少。
意味着。
越是没有越
多。

2020.04.02




《天黑了杀手出动》

天非常
的冷

看上去像
冬天

从感知


空气里
充斥

光秃
黑重栎树的
枝条阴影

它们
的间隙

被风
逐渐的
填满


2020.05.03




《我的噶(伏特加)》

土豆蒸馏酒
是马铃薯
蒸馏酒

它们
的味道
有时要看
心情

这是二选一。
再无备选


2020.05.03




《在阳光的底下》

这块砖头被
火烧过。
它断裂的地方

那块
青色的痕迹。
像一块斑。
某个人。
的。
具体。
说不好是谁。因为。
处在下午的房屋
的风沿着
擦过
去的阴凉处。
我打算就这么
一直的
坐着。
目光透过
层层的屋宇
。那个地方菜地
的木栅栏的门
歪斜的
开着
在阳光的底下面。

2020.05.04




《感受度》

水泥路面
柏油路面和泥地
靠近
脚踝的地方
那里的
空气和脚踝上面的
是两种完全不同
的空气感受度
太亮了像
夏天
中午一两点钟的时候
趟过一条齐膝河流

2020.05.05




《眼睛》

她有一只眼睛
看不见。
瞎了。
另一只只能看到
东西或人模糊
的轮廓。那只完全
失明的眼睛
像看过来的黑洞
有时候
它能把我们带到好远
一个完全陌生
没有安全感

地方。

2020.05.06




《泰康福利院》

她去看她的时候
就像两块卵石
一块热的
和一块冰凉的
。我其实是
希望
她们说话
有一茬没一茬。
风在堂屋的
阴凉里
行走。

2020.05.06




《谢谢》

我告诉她
谢谢
谢谢她

时间拿出来
抽出时间
我还感谢她做到了
我一直不想去做
的事情
我说
谢谢你啊
在很久以后
我知道再也没有人
去谢谢
你的美好

2020.05.07



《言术》

释迦牟尼佛知道
文殊菩萨路过尼泊尔的
时候
尼泊尔那时
还没有在一个
大湖的
底下
释迦牟尼佛就知道
文殊菩萨会看见
毗婆尸佛
在那个大湖里
种下一根会开出放光的
莲花人们都知道
这件事情
所以文殊菩萨
拿出宝剑把南面的山
砍了一个缺口子
让水流掉了
那里就成了富饶的
盆地就像
基督知道鸡叫三遍的时候
圣约翰不承认他的
他老师一样世界
就这么操蛋
尼玛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谁信
谁是傻逼

2020.05.08




《春眠不觉晓》


用很多
时间睡觉
没日没夜的
我一个人
还有
三只猫
它们
略微比我好点
我睡觉的
时候
它们偶尔睡
它们去到
其他
房间玩耍

我还一直在睡

2020.05.09




《危机》

开门的声音
特别可怕
那种
等待的寂静像
地上
凸显出来的

迈不过去
空气也
开始冷了起来
每一垛墙都
扶着它
一块冻结了的冰
好像又要瞬间
被融化掉的
危机

2020.05.10




《天光》

慢慢的
天就要亮了。
天光
从灰色
过渡到灰白。
那种亮度
有些像
至亲人在有距离的
那种相互的注视。
含蓄且隐忍。

2020.05.11




《在雨中眺望汨罗江》

在一条虚线上
一只鸟在飞

一只
越来越像

的黑点

下着雨

雨水微弱
隐约得

呼吸

我讲的

天色
和远处出现的
在水雾中的
地平线


2020.05.11




《家乡5:14》

有几秒钟
我看不见他

接着他
出现在透过他
身体
轮廓的光里

现在他说话的
声音也
正常起来

空气像在天光中
摇曳布满凉意
的水雾的
池塘

远处错落的
青色屋宇
开始从持续不断的
蛙鸣声里出现
在我眼眸的深处

2020.05.12




《来来往往》

我在看着人离去

从光亮中
消失

空间寂静像一块
板结在桌面上
的白玻璃

然后我感到
他们回来

在光亮起的那扇门里


2020.05.13




《闷》

那种灯光
打在店门口的
黑色泥地的
上面

可以看到的是
那种带着闷热的
光线

在灰白色的
空气那里

那棵树离本来
的那个灯光
有些远

它所处的位置
在闷的灯光
与灰白色的空气
边缘交界

里边可以看到的
地方站着一个
女的

那个女的
在闷的灯光的中心

现在我还在
灰白色的
空气里朝货车站走

在我和货车站的中间
是那种灯光一条躺在灰白
空气里的马路一棵小树
和女人


2020.05.13




《你。特殊的你和特定的你》

是手指
与手指之间
无限接近的距离
拓展了
无限想象的
空间
包括感觉

是手指

臆想
有可能包括
某个意愿


特定时刻
和你


2002.05.13




《凝视木桶》

我待在水里

有一时刻
水纹
在向四周的
纵深延伸

宁静
在回响

在荡漾的
水纹不规则的
那里从熄灭


恢复了它的光亮


2020.05.14




《上帝怜悯万物》

劳作
让人部分的
恢复生活

活着活
下去

动能力力量或
一个理由


装也是

路过
请将注视展平
轻放在那里

上帝怜悯万物


2020.05.14




《声音》

那是一辆
正在加速的
公路摩托赛车
在发出
声音
那是深夜
空气摩擦时
放出的
光亮
蓝色幽暗
打火机
短暂点亮后的
长久缄默

2020.05.14




《请保佑胖子》

胖子的气味里有
油脂味
在森林里
在森林的暗夜

此刻
请保佑胖子
胖子缓慢
型态里
饱满了力量和
延缓
在犹豫迟疑
以及延伸
的道路

请保佑胖子

2020.05.14




《好看的牙齿都是白色的》

他的牙齿
用来咀嚼食物
不是
杀死猎物和
显示威胁
艾德他

小树枝
清理牙齿
刷牙
有一口好牙
请有风度地保持微笑

2020.05.14




《肩周炎的康复期》

我可以趴着睡
整晚上像
一件
脱掉的上衣
有时候
看上去是一条长
外裤
平放在床榻上

晚上要
翻过一座
还有一座一共
三座大山
那样的
枕头

翻过去
到达大海


2020.05.14




《每一个雌性的排卵期》

备选是暖色调

过渡

一种缓冲

包括包含了海绵的
贪婪安全

安全感

灰白色天光

里的保护色即将降临的宁静漆黑


2020.05.14




《医院》

他们都带了口罩

看上去
没什么特殊

挺随和的



2020.05.14




《中午的红灯区》


停下来

从开着的
车窗口那个人
把烟蒂丢出
车外

之后

他的手
停在
车窗开着的
那个位置

看过去
明显
这个心满意足的

在将身体
往后靠

朝着
驾驶室皮沙发
的深处
沉落

2020.05.14




《黑色的篱笆》

用了力气
门口的那把嵌入
白铁皮里面
的锁
凝滞着
走廊空气的寂寥

2020.05.15




《澳大利亚》

看着像红色的土
和一条在肮脏水塘里的
鳄鱼
澳大利亚
有时候看着像
倒挂在逐渐暗淡下去
天光里的巨大蝙蝠
和有着蝙蝠
粪便气味的热带
树林
澳大利亚
它包括了锈蚀
和烂掉的蓝色部分

2020.05.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