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陌生的女人睡了一夜(外八首)

◎芦哲峰



《和两个陌生的女人睡了一夜》

一个在我身上
八十公分
一个在我身下
一米
我们同坐K53次列车
北京到沈阳
分别是
9车厢
13号的
上铺
中铺
和下铺
我们三人的关系
一直保持到天亮



《陪姑娘去》

陪姑娘去
吃火锅
陪姑娘去
蒸火浴
陪姑娘去……
是一件多么
具体的生活
具体到
如下细节时
我忍不住要
将它写成诗
姑娘手指
我的阴毛问
它的样子
是你修剪
出来的
还是天生
就那样



《秃子们》

迎面走来一个秃子
他是个朋克
他很愤怒

迎面走来一个秃子
他是个和尚
他在化缘

迎面走来一个秃子
他艺术青年
他玩摇滚

迎面走来一个秃子
他天生秃顶
他在吃药

四个秃子一见如故
坐在一块打起麻将



《桃花粉,梨花白》

南京街两边的
树还没绿
花就开了
先是桃花的粉
接着是梨花的白
随着公车
一路开过去
我被北方的
春天的
夹杂着沙尘的
脏兮兮的风
吹坏了的心情
一下子
好起来



《少林寺》 

少林寺里
游人如织
人头攒动
光头难觅
好半天
寻见一僧
我向他
合十打礼
形似拜佛
他向我
摆手致敬
如同再见



《这时候》

一个任性的老家伙
在伤口里射精

月亮像个屁股
挂在天上



《世界无限延伸变成一个点》

水平的尽头
是一张调色板
从上到下依次是
蓝、淡蓝、白、浅灰、灰

垂直向下
是一道平面几何题
每一个局部都很简约
整体无限广阔

也许能据此推测
上帝是个爱画画的数学家

世界这道题根本无解



《很久以前只有雨》

2008年5月12日
下午骑自行车
经过沈阳故宫
天下起阵雨

从此刻开始
往前数31年
我还是爸爸
的一颗精子

往前数219年
第一辆自行车
还装在法国人
西夫拉克的脑子里

往前数385年
我身后这座
占地6万平米的宫殿
还是一片荒地



《高,实在是高》

高,是个姓氏。
高,意味着不矮。
当然姓高的人未必都高。

北齐朝文宣帝名叫高洋。
到了唐朝,边塞诗人高适
写过这样的诗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苏东坡有一句诗,流传更广:高处不胜寒。
现代气象学家证明:海拔每上升1000米,气温下降6摄氏度。
由此可见,此言不虚。

我到过最高的地方是唐古拉山口,海拔5280米。
当时的感觉是头眦欲裂,呼吸困难,这是传说中的高原反应。

李白有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如今我住在百米高楼,深感李白是吹牛逼。
星辰别说手摘,看都看不见。
确实不敢高声语,恐惊邻居。

高个子男人总是更容易获得女性青睐,
对此,我高低有些不满。

高中时开始写诗,
更早的时候,我们学过长方体的体积是长乘宽乘高。

仔细想想,人生也没什么大不了,
高兴就好。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