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关于跟踪和悬疑的诗

◎陌





关于印刷错误的诗


曾经以为“蓟”是“蕨”
“蒺藜”是“荆棘”。我把它们
写进了诗中,带着那些错误。
大量的爱。大量的错误。
也许是些小小的孤独。
除了身体的发育成熟,谁能告诉我
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
记忆中的成熟,它是什么?





关于改变的一首音乐的诗


总是在乡下的葬礼上
听到这首音乐:《Release Me》
由锣鼓镲钹加上西洋乐器的
小号,小军鼓等演奏
那种恢宏和伤感
有别于后来听到的原创作
当然,更深入记忆的
是另一首:《哀乐葬礼进行曲》
《Release Me》几乎
是它的影子,它们像众亲友的哭泣
它们是一个人离开人世时的绝响
是生活对死亡的一次回应





关于断裂和融合的诗


当我想哭,眼睛就会发酸。
当我忍不住地哭
眼睛就像另外两只
被召唤的耳朵:久久埋在血液下的
寂静,必须回到身外的事物中。
当我只有了干哭
已经模糊的照片,就会
彻底从影像里隐身,变成清晰的
感觉:在里面的痛苦
像誓言发出决绝的声音后
仅仅剩下了无限的回响。





关于跟踪和悬疑的诗


斑马还在。斑驴消失了。
银环蛇在陆上。环形海蛇在洋里。
我在写这四句诗,我的词语
在写它们的监控影像。
一个时空碎片。
像黑白电视上的雪花
和雪花里面,突然出现的
波折——
不知道是幻影还是悲伤。





金钱的幽灵


我,可能真的
只是一张收银台
一托用来放钱的抽屉
一个英文中的“till”——直到
死。曾经捏着一个钢镚,举在太阳下
看见它大汗淋漓,喘气
面如死灰。现在每天夜里十点
营业结束了,我都要
数点钢镚,每一个过在手上
有很均匀的重量——那金钱的幽灵
越过寂静,越过一个个
失去的白天,唱着
单调的“till”,“till”,“till”……







有时的生活是一次阴影


给冰箱铲完冰后
双手已经在极度寒冷中
变得僵硬麻木。站在玻璃门边
等待血肉一点点苏醒
午后的阳光,照着
我,一阵阵熟悉的血肉感
看见虚弱,像一片片薄薄的白烟
被蒸发走了。在这样的
梦中,我不知道自己
在做梦。醒过来后,身体
仿佛一个睡眠碎片
仍旧停留在缓缓地苏醒当中
那一阵阵熟悉的血肉感
和梦里面一模一样。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