璧碎秦庭罪在我

◎赵原

我关注的仅仅只是一些微小的事物

◎赵原




      
只有在秋天,在十月上旬
你才能看到这已被村里人熟知的一幕
我抱着一捆树枝,从林子里匆匆跑出来
松针和苍耳  挂在我的袖子上

我是说,松针和苍耳,在我回到家之前
在我听到炉子上的水煮沸之前
会一直挂在我的袖子上

我是说,当我从林子里钻出来
看到山坡下,我的小屋
落满了从云层里撒下的尘土
而炉子上的水  还没煮开

我在坡上坐了会儿
闻到卷心菜的香味
这层层包裹的绿漆盒子里
有一颗真正的菜心

在我的土地上,每颗卷心菜
都有一颗真正的菜心
我坐在枯枝上,抽烟,看云,看天。
我是说,在打开卷心菜之前
我要慢慢想好,怎么处理每片菜叶

在我的菜地里,还长有茄子、辣椒、旱烟
和果树,在我的小屋里,收藏着菜籽和淡酒
当我从坡上走下来
总有些事情在改变,但我不会留在那儿

     
而在春天,你会看到
一个光着脚的人
背着几只口袋,往山上跑

你会看到一个光膀子的人
站在坡上,站在菜地里
你会感到有很多话要说
对于土地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在春天,茄子和辣椒
分别被太阳刷上了紫漆和红漆
而你会看到,一个剃成光头的人
正在往山上跑

那座山没有路。一到春天
路就在野兽们的爪子下消失了
也许小鸟会在林子里找到条路

我是说,在鸟儿们起飞的跑道上
树叶们静静地从浅绿变成深绿
但我不会对树木说什么话
我剃光了头 往山上跑

我是说,当我跑上山
我的鼻子,困在松脂和树浆中了
我的手,困在石头、木料和云朵中了

我是说,那个春天
我背着几只口袋  往山上跑
我用了十个小时才爬上山顶
但是只呆了五分钟

我揪了把草
擦掉脸上和脖子上的汗
新鲜草汁流进喉咙后
心也不再狂跳了

那个春天风很大
风从山顶
刮向另一个山顶
我看到了,在更高的山顶上
刮着更大的风

那个春天,风很大
而我关注的仅仅只是一些微小的事物
几年后  一些野树苗
开始包围我的房子

下山时,我听到林子里
有鹿和兔子的叫声
那些穿毛皮衬衫的古怪家伙
他们在大声朗诵我写给云朵和流水的诗吗?

我给朋友们写信说,我在菜地里
养了狗和驴子  我对最好的朋友撒谎说
我的菜地可以接住天上所有的雨水

我是说,那个春天
我把自己关在风里
但有时又沿着风的方向
朝更大的风中冲刺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