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金钱的幽灵

◎陌





*那不存在的人


黑色的小旗子,插在梦上
梦,像一个个土包
一大片,占据着空旷。
每个人不知自己,如何被时间
吞噬。梦在前进,就像土包
被移动过。下一次,前来
祭奠的人找不到我们。
看啊,到处都是
黑色的小旗子,仿佛
黑暗夜晚——出现,漫开。





*有时的生活是一次阴影


我给冰箱铲完冰
双手已经在极度寒冷中
变得僵硬麻木。站在玻璃门边
等待血肉一点点舒醒
午后的阳光,照着
我,一阵阵熟悉的血肉感
看见虚弱,像一片片薄薄的白烟
被蒸发走了。在这样的
梦中,我不知道自己
在做梦。醒过来后,身体
仿佛一个睡眠碎片
仍旧停留在缓缓地舒醒当中
那一阵阵熟悉的血肉感
和梦里面一模一样。





*红尘滚滚


1820年,夏天,大清朝
嘉庆帝还没有驾崩
还没有下葬昌陵
小地方的城隍庙外,裁缝店
长袍有着一个人的形状
缝衣匠在上面浇些冷井水
熨着时滋滋冒白烟
缝衣匠像个得道仙人
在给布偶还魂
忽忽就过了200年
我惊魂未定,气喘嘘嘘
从梦里醒过来





*一切可能是巫的


巫,有黑暗中
一种滴眼液的安谧
填补肉身的空缺。
请你辨认这些名词:
骨、牙、角、甲。
惊人的相似。我久久凝视
它们,像在最深的梦中
潜伏自己,但巫
在远远靠近我
磨得一片灿亮的记忆时
忽然缓缓消失了。





*金钱的幽灵


我,可能真的
只是一个放钱的抽屉
一个英文中的“till”——直到
死。曾经捏着一个钢镚,举在太阳下
看见它大汗淋漓,喘气
面如死灰。现在每天夜里十点
营业结束了,我都要
数点钢镚,每一个过在手上
有很均匀的重量——金钱的幽灵
越过寂静,越过一个个
失去的白天,唱着
单调的“till”,“till”,“till”……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