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青年时代的爱情

◎余刃



《青年时代的爱情》

他和她在困厄中相遇
主要是茫然和穷
经常发生倒霉的事
有一次唯一的床板突然塌了
可幸福总是更多些
在那片旧街区
低空常有鸽群飞绕
不难听见翅膀扑棱的声音
附近清真寺开始晚祷
他们已经把晚餐摆上餐桌
廉价的食物吃起来
堪比珍馐美馔
到深夜,喝得烂醉的酒鬼
突然窜出
在街上发疯,鬼一样咆哮乱叫
小商店陆续拉下卷闸门
一阵哗啦声之后
哐当一声巨响
等酒鬼们走远拐到另一条街上
夜晚恢复了它该有的静谧
他们拥抱着
尽其所能缠在一起
因为穷和茫然
能干的事情并不多
但都是最快乐的
我们可以这样说
那时他们在爱情中
绝对度过了不少
美好的时光
2020/4/30


《有一种哭能粗暴地把我撕碎》
 
就在昨晚
两岁的女儿在我身边熟睡
我在手机上看见一个西班牙小女孩
因为感染新冠肺炎
被几个医护
抬进一个包裹得像棺材一样的透明装置里
他们把锁扣扣上
一边低头像在安慰
一边拉上类似尸袋上那种长长的拉链
我听见她在哭泣嘶喊
仿佛挤空了整个肺
我忍不住转了下手机屏
借着微弱亮光
去看身边那张被黑暗
反复包裹的稚嫩、模糊的脸
她不知道那会儿
她的父亲,那个在黑暗中
陪着她的男人
是多么地脆弱和易碎
2020/4/30


《拳击赛》
 
我妈打开电视
放出一场MMA
她开始冲女儿叫
快看打架,快看!
女儿坐在沙发上
端着一只碗
她在用一只勺子
往嘴里扒拉青菜
她应该叫她快吃
但她却一个劲地叫她快看
两位选手在电视机里
互相揍着和挨揍
可他们太傻了
跟她们并排坐着的我
没有说话
回想起1997
那年泰森和霍利菲尔德的那场大战
我和小表哥守在他家那部
牛逼的索尼电视机前
捏紧拳头
热血直冲而上
并停留在我们的颅顶上沸腾
打呀打呀
打呀
打打打
房间里爆发出我们
兴奋而狰狞的叫声
结果第三回合
泰森把霍利菲尔德的耳朵给咬掉了
一口吐到地上
真是头野兽
不得不说看那一代拳王打拳真是享受
现在我妈五十六了
她居然还在为
一场格斗赛而感到兴奋
她经常说她小时候很厉害
196070年代
村里那些跟她
年纪相仿的小孩
都挨过她的揍
我外爷是支书
好吧。很厉害但是
我告诉我妈
以后少给她看
这些乱七八糟的
什么玩意
2020/4/30


《花坛》

楼下小花坛里
火棘开着白花
一团白色花簇
锦带花也在盛放
我叫它血红
小喇叭
我领着女儿
在楼下无所事事时
给它们给各拍了张照
传到百度图片
才知道它们的名字
嗯花坛里远不止
那两种花在开
其它的我也都
叫不出名字
但其它的
我当时不想认识它们
2020/5/1


《每一个家庭》

两年后我妈终于要走了
刚开始我非常高兴
她也非常高兴
妻子更是
按耐不住内心的轻松
这段日子对我们
都很难熬啊
我开车送她到火车站
临别塞给她一点钱
然后她拉着一个红皮箱
提着一包吃的
自己进候车室了
她在我视线中消失后
坐进驾驶室
突然想发火
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
2020/5/1


《战争》

专家说孩子的成长
需要两个人以上陪伴
两个人以上拉锯的滋味
我尝过了
一对一巷战
小规模和全面战争爆发
永无宁日啊简直
对付这种局面
我是个蠢货
主要是怕烦
不耐烦的性格
也毁掉了我这三十三年
闭嘴吧专家
我更喜欢一个人带她
去清澈的河边
顺便在树荫下的
草地上玩玩
2020/5/1


《后柳》

后柳有什么好玩的
后柳是个水乡
那里有大片的水
应该还有不少的麻柳树
这两样东西
不管是单独存在
还是一起出现
最多只能构成
一处不错的景致
麻柳树上站着白鹭
水中有成群的水鸟
加上几个孤零零的小码头……
不是我是说后柳
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没好玩的好吃的也行啊
连好吃的都没有
还去干嘛呀
2020/5/1


《技术能说明的问题》

放大那些历代著名画家
和书法家的
画作和书法
观察细节
细节属于技术
技术能说明什么?
什么都说明不了啊
你闻见了那些个朝代散发的臭气了吗?
老放什么大放大
2020/5/1


《拉货记》

今天早上
我爸把一个柜子
和一张沙发
从广州拉到了深圳
只要400还顺带
拉上我爸
这些天来
妹妹反复说
她要生了
她要生了
急需那个柜子
和那张沙发
2020/5/1


《放生》

到蒲溪山里的一个村子
去找一个叫廖辉的朋友
之前从没见过廖辉
只听说他有一片山
和三座堰塘
我们去他的山上放生
然后在堰塘边钓鱼烧烤
廖辉从中午十二点
一直睡到下午五点
期间我们钓上来二十五条小鲫
放了一条约半斤重的草鱼
烤了一些蔬菜和羊肉
斑鸠咕咕咕地叫
在离我们最近的一棵枞树上
它的叫声
只是陆续在我们周围响起的
十几种鸟叫声中的一种
那棵枞树同时
为我们提供树荫
廖辉睡着的时候
我给他送去刚烤好的羊肉
听见他在打鼾睡得很香
没好把他叫醒
廖辉睡醒后出门来
阳光已经从门前移开
他要我们留下来吃晚饭
在水龙头下接水
洗一盆生菜
我们推辞了廖辉的挽留
把二十五条活鱼
筐进一个布口袋
廖辉是个光头长相凶得很
临走时他说米都下好了哇
现在山下还热
吃了再慢慢下山
山下刚好就凉了
我突然怀疑去找廖辉
到底是去放生还是杀生
这样我不得不下山去
2020/5/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