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648-1656

◎秦匹夫



泥沙集1648:娶个党员做老婆

熬了四十年
终于娶上了老婆
谁知道。竟是个共党
她到底是个女人还是个共党
无数个夜里我难眠
无数个夜里。我搂抱着她
她的柔软和爱平息了我
使我豁然想到
既然四十年来无人爱我
为甚我不可以娶个党员呢

泥沙集1649:荒原上

迷迷糊糊里我翻了一个身
也即是。从她的怀抱里挣脱了
屁股对着她。面向了一片空旷
这是下半夜。寒气和黑暗笼罩着我们
荒原上。她发出一种
类似尖叫的哼声。踉跄着翻转身体
从后面扑过来紧紧地搂住了我

泥沙集1650:每天早上。我拄着双拐出门

每天早上
我拄着双拐出门
没这么简单
那是清晨
妻子还在梦中
我翻身起来穿好衣服
提着拐去洗漱
高原上空气凛冽
有时是雾气有时是艳阳
我提着拐完成洗漱
然后到门前
我的妻子睡眼朦胧
她向我挥手
但是我根本无暇他顾
我拄着拐站在关住的门前
我要打开这个门
如果在我健康时这很轻松
我会站在门前。一手去拧把手
一手向她挥起说再见再见
但是现在不行
现在我金鸡独立
需要两根拐来支撑着才不会倒下
当我要去拧门把手
我需要多生出一只手来才行
然而不行
我需要一支拄拐的手来拧门把手
我需要这只手既要拄着拐又要拧开门把手
这太神奇了。或许不神奇
但是至少需要费些神
对我来说需要全神贯注
因此当此时。当妻子在床上向我挥别时
我正在捣鼓这道门
我躬着身。低着头
像一个艺术家那样
根本无法他顾
直到我终于弄开了门
站在了门外
将离去时
当我已把双拐和我调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当我站在门外。一只手把着门把手
当我只需一用力即可关上门时
就像我即将完成一件作品
我方才向我的妻子挥挥手说再见
然后呯地一声
仿佛盖上了一个印章
关上了门


泥沙集1651:深夜我又摆起了酒

深夜我又摆起了酒
之前我已喝过一顿
已在兴奋中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
但是这快乐正在消逝
加之妻子正依偎在身边
使我觉得应该再喝一杯
于是我又摆起了酒
这是半夜
我靠在床上
我的喋喋不休正在濒临停顿
我的妻子靠在左边
我摆起的酒在右边
也即是。我的左手搂着柔软的妻子
右手擎着烈酒
我感觉即将枯竭的快乐
也即是。即将干涸的溪流
随着酒杯的起伏。正在被灌注
一种哗哗的
热闹的。可诞生万物的
正在降临

泥沙集1652:空皮囊

躺倒的。一个软沓沓的东西
和破口袋差不多
但是有嘴有眉有眼
给它一口饭吃
吧唧吧唧
再给一口
再给再给
吧唧吧唧吧唧
一下就涨起来了
竟然立起来了
竟然甩手甩脚走来走去。走起来了
再给。不吃
吃嘛吃嘛吃嘛
不吃不吃不吃滚
要娇妻。要发财。要当官
要绘画。要写音乐。要写文章
妈的。不给我这些
我就瘪下去了

泥沙集1653:大床

好大的床啊
我和我的妻子。我们有一张大床
我们在上面滚来滚去
像两根细面条似的。根本滚不到边
这不是吹牛
床宽两米四
占据了屋子的一半
因此我们至少有一半的生活不得不在床上度过

泥沙集1654:睡去

做了那么多的活
或者什么也没有做
但是也度过了那么长的
明晃晃的时光
没有一个人是没有功劳的
凭着他们整天都在睁着双眼
没有一个人是应该放弃的
他们应该享受与此匹配的殊荣
他们每一个人
都应该有所得到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但绝不是等待一天后
却被告知睡去
睡去吧。睡去啊
不应该让大家这样散去

泥沙集1655:黄土地

我死后。会有人在我的身体上做爱*

*4月30日深夜。与妻向背而卧。寻欢与远银突电告来访。须臾提满袋花生和酒至。痛饮。寻欢突洒泪。壮硕之躯抹而颤。突兀咽言。我死后。会有人在我身体上做爱。闻之莫名苍凉。记之

泥沙集1656:病腿

一个月过去了。我的脚还不能下地
我已经不指望它了。每天拄着拐也能跑来跑去
它自已也越来越萎靡
似乎某种沉溺。它日渐消瘦
有一天夜里妻子拍着轻飘飘的它
我们一起说了几句怜惜的话
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我和妻子的调笑
变成了。两个去探病的男女
在病床前产生了情愫
我们把病腿丢下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