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羊入羊群,智商为零(七首)

◎术香




执迷不悟的鱼
 
一条鱼跃出河面,
像脱离苦海一般欢愉,
竖着尾巴摇摆,
贴着地面翻滚。
我们把它扔回河里,
它又跃上来。
 
走了很远,我依然回头,
想鱼的事。鱼在和谁赌气,
或者被岸上什么东西吸引。
 
我曾在梦里跟随一只鸟飞,
那鸟无色无形,
只有虚无缥缈的叫声,
顺着鸟鸣一路狂奔。
梦没有结局。
 
人生如梦,
遇见执迷不悟的鱼,
仿佛回到自己的梦里。
 
跟着羊群
 
羊入羊群,智商为零。
牧羊人说。
 
一只羊走着,
它会看路。
看哪儿水草丰美,哪些草有毒,
看有无危险物。
但跟着羊群,就是跟着,
低头,吃,叫,
吃人家啃过的,
不用费脑子,吃多吃少都安全。
 
羊跟着走,
仿佛迈着别人的蹄子,
羊跟着叫,
好像是别人的嘴,
叫的含义,叫的作用,
跟着的羊一概不管,
跟着头羊,决不落下。
 
走着,吃着,累着,
日复一日,羊丢失了个性,
再不独自出去找草,
即使找到草,
吃饱了也找不到归途。
 
一条鱼跟着鱼群
 
一条鱼跟在鱼群后面,
始终跟在后面。
 
看到水草,
鱼用尾巴拨拨,
遇到花石头,
鱼也用尾巴拨拨。
遇见什么仿佛都是恩赐。
 
它听鱼与鱼交流,
却捂着自己的心室,
不说不该说的话,
不吐不该吐的泡泡,
孤独却不孤僻,
安静而不落寞。
 
一条鱼跟着鱼群,
与万物相遇或惜别。
 
一个羊圈不在人间
 
常常梦到山上的羊圈,
有时圈满羊,有时空着。
 
无论满着还是空着,
我都能推开栅门,
与羊或散落一地的草,
近距离接触。
 
我把盐放在手心,
让羊来舔,
黑羊白羊都舔过,
咩咩叫着感谢我。
 
我抱一只白羊羔,
黑羊羔蹭着我的脚,
也想让我抱它。
我抱着两只羊,
在羊群里穿行。
 
有的羊白白净净,
有的污秽不堪。
挨挨挤挤站着或躺着,
亲人一样望着我,
听我讲人间故事。
 
梦里含梦。有时正与羊说话,
突然羊圈就空了,
只留下声音,
风吹声音,听不到声音。
 
梦在梦里醒来,
一个羊圈不在人间。
 
跟着河水走
 
跟着河水走,
好像在送别时光去远方。
 
两岸石头望着河水的去向,
小清萸花望着,
驴子、野兔,
还有野洋姜、野葡萄,
都望着河水,
依依不舍,又无可奈何。
 
时光穿过事物内部,
又一一透露出来,
闪着光点流入河水。
 
绊倒于浅水滩,
静坐于岩石旁,
一些事慢下来,
一些事依旧狂奔,
时光串着它们,
形成画面。
 
河水继续流淌,
我却止步。
万物向着水流的方向,
欲言又止。
我欲揣一物于怀中,
而河水不会停下来。
 
河水有哭泣时
 
听到河水哗哗,
都觉得它在歌唱,
其实,或许在哭泣。
 
比如水跌入深沙坑,
比如有人往水里排污,
河水会哭泣。
当一群鱼被捞走,
当洪水把小挢冲走,
当狂风吹折树枝,
当孤独的人在岸上徘徊……
不能自救,不能救别人,
河水流淌,河会哭泣。
 
山村避雨
 
在一家门楼下避雨,
蓝色铁门紧锁,
一侧墙上黑漆写着:
五月十四日。
 
或许是某年这一天,
一家人挥泪告别小院,
沉痛地写下这刻骨铭心的日子。
每一个数字如人,
替主人抱着小院,
抱紧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一碗一筷,一锅一匙。
 
或许是某个亲人的祭日,
让门记着,让锁记着,
让门礅、门槛记着,
风来风会怀想,
雨来雨会哭泣。
 
一个日子,
可以有无数个故事,
而每个故事都被今天的雨打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