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昌雄 ⊙ 恬静中的孤独者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大往之乡(三首)

◎俞昌雄



大往之乡

没有额外的路径,只剩来来往往
为一个地名而跑进一副身体
在那儿闲坐,看他脸上的光斑
一寸寸,滑进生与死的罅隙
这是霞浦长沙,清晨保持着夜晚的
眼神,而夜晚植物般矗立
点一杯咖啡,在一行诗中等待
那与闪电保持同等速度的
相遇。在大往,在身体里的异乡
来自遥远海岸的潮汐
开始迁徙,朝着一个人的内心
翻滚,耸动,再也没有终极之地
因我们而裸露它自身的狭隘
这是霞浦长沙,风在骨子里盘旋
院落旁的老榕如此寂静
四野的虫鸣忽高忽低
灯是亮着的,带着雪的光晕
仿佛有什么已轻轻地来到窗前
注视着,我们开始猜测
比大往更大的地方存于何处
是飞鸟的教义,还是空茫中的归宿
没有人可以带走这个名字
它往死里生,又在生里死
有如乡村里流传的一则预言
鸟把自己安葬在树林的香气里
树林闪着光,只携带
飞的灵魂和音色
2020.5.2



我喜欢春夜的雨幕

去赞美,那在灯柱下淋雨的女孩
光是湿的,从雨的轮廓摸进她的轮廓
春夜多么轻盈,地底的水流
并不喧哗,雨滴在奔跑
尾随于那些似曾相识的人

我弯曲,在所有因雨而变形的投影里
她一次次伸展手臂,仿佛雨水
就是她的歌谣而天幕是她
另一副身体,我爱着那样的
瞬间,世界洁净,心如颤动的琴弦

春的气息使夜晚有了多余的重量
去赞美,那紧闭的眼眸
那沉溺于无限黑暗中的细小的
耳朵,我多么幸运
因雨而欢喜,获得了新的秩序

层层叠叠的雨再也回不去了
它们住了下来,比春长久
那女孩与光融为一体,晶莹而斑驳
我的身体突然就多出一道水岸
而夜晚正垂直于那摇曳中的青苔
2020.4.3



斗米村散记

数百年前,它只是一道影子
路过的人可以摸到手臂上的云层
而今,凹形的渔港悬挂于脚下
每走一步,大海就释放一个泅徒

移居山崖的村民有着最深的
鼾声,最深的黑
与最沉的米,都曾哭喊

波浪里的斗你是看不见的
它漂浮,从日出到日落
金枪鱼的嘶鸣划过整整一圈
头顶的星月,水一般柔软

我在那样的瞬间不敢闭上眼睛
垂直的崖壁托着这副肉身
我属于大海,大海却是空的
2020.5.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