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戈涅(六首)

◎叶明新



目录

 

安提戈涅

雨水

阴影在地上铺开以后

读史

一筐桔子

冬季的早晨

————————————————

安提戈涅

 

安提戈涅

违背了克瑞翁的命令

埋葬了哥哥波吕涅克斯

被判处死刑

关进了石屋里

 

她梦见了妹妹伊斯墨涅

她来看她

伊斯墨涅手举天平

天平一侧写着生

另一侧写着死

 

生的分量轻

死的分量重

天平奇迹般地保持着平衡

安提戈涅领悟了

梦境的含义

在行刑前自缢了

 

我在吊牯岭走山路

途径一处崖壁的山洞时

想到数千年前

索福克勒斯的这出悲剧

但安提戈涅的那个梦境

是出自我的想象

 

崖壁的山洞里

一位头扎花巾的村妇

坐在里面休息

她身旁放着一副担子

两个筐子都是空的

2019.11.22

 

雨水

 

下雨了,天气违背了预报

就像一群人违背了宪法

土地干裂的时间

长得像一篇抄袭的文章

而下雨是我们的愿望

雨点落在了我们的生活里

它们翻滚着

旋转着,晕眩着

动静那么大,范围那么广

只发出一种类似催眠的声音

2019.11.21

 

阴影在地上铺好以后

 

阴影在地上铺好以后

光才从窗户进来

照亮了它不该错过的东西

隐藏和显露的事物

是混乱的。灯光早就熄灭了

最亮的地方是靠窗的阳台

 

茶杯、茶壶和电热壶

搁在两段方形的樟木上

它们在地上投下尖锐的阴影

在小心地摆上这些物件之前

他坐在一个蒲团之上,靠着墙

想到了一句话

“有重要的事情变轻了。”

 

也许还有别的表述

但转眼间就忘了

似乎从来没有阅读和经历过

远处有一把凳子

他并不打算去坐

因为它的高度比他的心要低

拜访者马上就要把门敲响

他将带来安慰和失望

2019.11.19

 

读史

 

一个当王的死了

他的敌人都倍感悲伤

因为再也找不到好的对手了

那么多的妃嫔

都是抢来的和选来的

她们不可能把绝世的美

匀出一丁点掺到史官的想法中

至于平头百姓

他们还是算了吧

充其量在闲笔里偶尔被提及

2019.11.18

 

一筐桔子

 

一筐桔子,摆在墙角

它们几乎都是黄色的

从深秋到初冬,颜色没有变

因为有点酸,它们虚无的位置

被甜柿子取代

 

有几片桔叶,附在梗上

它们的生动,曾被作为一种背景

有意滴在上面的水珠

就像眼泪。现在卷曲了,枯萎了

甚至从桔梗上脱落下来

角落里有一种边缘的静谧

 

是我从山坡上摘下了它们

装满了竹筐。返程的时候

仍然有一些从树上下来

沿山坡往下滚

不知停歇

2019.11.19

 

冬季的早晨

 

阳光涂在我的脚上

身上脖子上

头发上

积累了一夜的想法

沿着手指

漏到了草地上

早晨像空虚一样安静

 

没有机器

制造产品的噪音

没有迅速移动的

孤独。道路反射着

白光。耀人眼目

叩长头朝圣的人

在村里南社庙休息

还没有经过门口

 

我的心里

住着一群乞丐

像河对岸的

烂尾楼

流浪的心还在沉睡

早餐(豆浆油条)

蜷缩在榆木桌的角落里

我等一等再拿起筷子

 

河滩上的荒草

在微风中轻轻摇动

有的青,有的黄

一只田鼠

耸起身体蹿过去

露水像珍珠落下来

我总是注意到生物

而忽视了木讷无语的

岩块和斜坡

2019.11.24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