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结绳记事。

◎陌





*黑暗


我也许应该摸下那些刀
将它们一一抽出刀鞘
然而没有。
在昆明,我知道那有着黑暗植物的小街
卖刀的摊子边立一个汉子
我们仅有只言片语
时间是孤独的,而刀在刀鞘里。





*爱情
 

就像我们之间没有破裂的东西
也无须知道什么在真正发生
呼吸,然后屏住呼吸
那就是迷失之处
譬如某个时候
我们感到相同的孤单
在吻之上,回吻





*黎明
 

黑夜像一个孤单的人
伏在一双鞋子上
冥想变回——轨迹
而轨迹如此之深
将鞋带捆绑在一起
并且赐予凄凉的一瞥
鞋带——深灰色——热情
发生着变化
渐渐寒冷
屈服中
漂浮的力量
仿佛楼梯通向房门
外面月亮飘落
空荡荡的路——没有人的疏远
纷纷围绕着
青绿树冠和乳白屋顶
一如往日——那草露上
起身的人永远离去
离开了一个女人
和某样狐疑的
东西,它永远不知道
它已经变化:生活





*睡意袭来

 
一个人
死亡大概
像回想
睡前的静寂
时间积满黑暗尘埃
灵魂
成倍增长且穿越肉身
听见了药液
滴入痛苦
伴随着空间弯曲的
声响
在一个呼吸
寒冷的满盈盈的
焦虑里

 


*关于孤独


引擎有醉酒的手
掣动时候的
摇晃
你没有意识到它醉了的摇晃
以为身体在摇晃
空间瞬间把你的手和身体拉开距离
因此看起来
你像是要不顾一切地
抓住什么可靠物
向前移动





*我们的秘密

 
活着是
无数头脑的创伤:
持续拖曳时间的回声:
我们发现我们的颤抖在上升:
一个观看中的
满月——强烈又黯淡
——勇敢的圆熟的记忆
叫我们惊慌





*有一只白鹭溜出来


这个感觉。我难以描述——
在过去的某个早晨
一个人孤独到
恰好
能看清几十米外事物的程度。当然是白鹭
不是另外的鸟溜出来
也不是数只或许多只白鹭
溜出来
这些年头。每当我回想起
这些年头
有一只白鹭溜出来
从蒙蒙亮的神秘的杉树林里
在一片似乎微微漾动的湖水边
灰败之心,逃离之心
沮丧,甚至悲伤
都无以形容。
这个感觉,或许只能是:
有一只白鹭,它
溜出来了





*焦虑忧郁恐惧的缘由


有些东西
近似于斑马。
有非常强的警惕知觉
和非常快的逃跑速度。
在结结实实空间
活得卑微
谨慎不安
当它们想显示自己的
强壮健康优雅时。
白昼
太阳掠过
大地露出阴影。
夜晚是月亮。
有些东西非常像斑马
可能是
一群斑驴。
人们说它们存在的美丽时。
像极了。
它们却瞬间消失。





*无题
 

春风浩荡着
土包垒起
填满彼此空间
这样的天气适合
一个人独自坐守山野
鼾声四起
周围都是荆棘花
越近傍晚
越白
在跳跃的光里
 
 


*每一个人都是另一个人
 
 
我喜欢那些剪纸
小小的红红的
双喜,每次独自一人回到家
它们还贴在洁白墙壁上
我喜欢那般的
红白相映
更显得墙壁和房子空荡荡
仿佛结了婚的那个人
不是我
他不知所踪
我来这里替他度过一生





*久久回响

 
灌木的花开声中
充满温暖兽迹
我想要获得一个停顿
在山至高处
观察下面的小镇
那里女人统一着装
她们都有
统一的嘴唇
做着统一的事情
爱情像远处同一个陌生人
和我一次次默默眺望
弯腰的上弦月
因为在上山的途中





*三角形
 

每个角度数随时在变化
但不可能等于零
就是说内角总是一百八十度
 
过去我爱她现在我爱你
 
感觉有一个非常小非常小的锐角





*晴朗的天气带来的迟钝感
 

这样的时候
适合一个
呆若木鸡的人步行
看一些从深圳
越过来的人
骑行
从后面看
他们的骑行恍若比赛
紧挨着
汽车的车轮滚滚
而公路侧面
有一座座微缩的山
显示遥远
这样的太阳下
所有热门的比赛
就像那里宁静又遥远的
花岗岩的表面





*绿色缝隙
 

在空旷的地方,最安全的
距离是离我二三里
孤独使我可以走得更远
就像事物在我离开以后使我更惊奇
稳健的小跑逼迫我放弃孤独
汗珠闪烁醒来,但我不是一匹
有耐力的马,我只是想
怎么回到那空旷之中
牵着我的缰绳
站在那儿,感到
眼前事物一路空旷的迅疾





*记忆碎片
 

当我呼救的时候
我已不在我的里面
你听见,我就在你的耳朵内
而我,空无一人
 
精神病院没有圣像
这一天什么也没发生
死神穿过街道
 
生活是恐惧
恐惧是教堂
教堂是两只睁大的眼睛
 
日子闪着光
渴望有尖顶
痛苦,记住的很少
充满梦境





*我所知晓
 

语言的典范是
在天空里的那种凹凸感
一只鸟
山路和脚步互相沉默
强烈的日光下
一阵云过来
树木有了瞬间的塌陷
好像经久的承负后
一次走山





*生活
 

听狗的吠
似被蒙在睡袋里
梦里的昨晚
开阔的物——大地
窗户上的蛾
是一滴
泪——崩溃
因为一个岛
好像我是我的
邻居——日本人





*树
 

在眼珠子的外面
镜片层层加厚
盯着静止
膈应的风暴
渐黑
星群像在
酝酿一个失眠旅馆
我们开始怀恋起
过去的虚幻里
白色的沉默





*回家
 

回家,像一个死人
寻找他的灵位
路途
死气沉沉
在漫长的睡梦中
睁开眼睛
冬雨,汽车玻璃,雨刷
就开始出来
哭灵





*傍晚抵达尖峰山
 

我现在是
一个幸存下来的人
好像没有欲望地
停坐了
二十一世纪
看着眼前成群忍耐的图谋
记忆的战争
缓缓运转的恐怖计划
布满窟窿的日子
废弃的星星
宇宙中的炸弹碎片





*生活的感觉
 

这么多的人
每一个在死前
已得到了足够的死亡
石头用影子,词语用沉默
建筑爱,多么无用的
分离,迷失,空缺
时间清醒而孤独,日日夜夜
街头的欢送,人群的鲜花
然后我们开始小声哭





*暴雨


一个人走着——我还能想起
像龙头下冲洗,冰冷的
淹没感。灵魂,有一点点
闭塞和窒息。分不清衣服还是肉
像堆叠的筹码,等待投注
——抓住失败的回声
再也无法兑现





*电影


那向外吼着的
是充斥着胸和脑的,
生活的绝望而后怕死的绝望。
想起年少时路过
村头有坟地的村庄,
暗处看不见的恶狗的
狂吠,
在静极的夜里回响,
仿佛两条狗
隐身于两种黑暗
互相狠狠咆哮。





*我很好


吞下去的酒,在
身体里
回旋而起,轻轻漫着
漫过
心脏和大脑
缓缓沉淀
附着
好像走在空旷里
突然翻卷的一阵雪粉和风
把人湮没





*我的诗



一种狂野中的
安宁
我一边写出自己
一边擦掉自己
好像暮晚里
竖立的冒着白烟的烟囱
在大地上
一动不动地沿着梦想前行





*小镇


整个傍晚里点满了灯
我觉得,我坐在
一堆
一元的硬币
和五角的硬币
之间
仿佛街角的乞丐
安静地昏迷着
好像除了金钱和生活
一切
都是静物
在野性的黑色的
梦里
路上的人群
越过
街道——
一只跟随口哨的狗
在许多的腿中间
钻来钻去
小叶榕树在他们身上
落下来
动荡不安的影子
一种陌生的
褴褛的,孤单
像天空巨大的蓝正在变黑





*幸福


我的孤独就是那个字
就是双喜,你和我的喜
生和死的喜,芸芸众生的喜
一个像极了字的字,字和字的喜
人世的薄纸渐渐红起来了
仿佛血红在肉上,生红在死上
一个人静静红在心脏上





*空间扩展


那些交媾的,活着的
蝴蝶
的性和美好
在沉寂拖延的花上,像花一样沉寂拖延





*雨中之访


在梦里
回到了W地
时间并没有表现出
非负性
旅行
正对城市
进行开方运算
我站入车亭
等公交
仿佛一个“1”
躲在
根号下





*非常突然


有一些时候
寂静击碎了白昼
爆破的风,落叶炸开
需要穿越时空的障碍,向前
像死士





*电文的艺术以及我根本没有


写电文
这个小事
像梦中的无聊
几句闲话
就很是浪漫
我并不从生活中挑三拣四
只是想起说一句话
就给你发个电文
然后就显得
特别等待和特别无聊





*模糊感


坐在薄暮下的房子里
还不完全的黑暗
笼罩身体
讨厌直流电灯因此我的客厅
看起来像一个人在旷工





*什么都没有意义和等待启示


我和自我
感觉和意义
死和死
一切藏得牢固
对着世界和事物,活着
就好像卷尺拉出来,又弹回去





*一弯镰月,在空中


房屋矗立向上,参差不齐
人们在街道中,摇晃,错动
沉默的建筑,沉默的人
陌生的群体生活,在真实与
非真实之间
侵掠,交融,岁月就像
灯光下闪过的面孔





*生活与死亡


光线,有着远处子弹
被击出
爆破之前的
空虚,我察觉到
事件的扫射,时间的阴凉
眼白上,缓缓驶来了一面黑旗





*晕眩


那些在物品上开花的
时间
(有许多搜索生命的子弹)
我穿过其中
一个孔眼
醒来
好像从另一个子宫出来
渐渐长大
缴上我的第二人生





*越过悲伤


当我们的亲人死时
我们要在场
一一把耳朵凑近
听来自死亡的
忠告
我们要看着
死亡的
嗓子和咽喉
冷冷的肉的腐臭气味
在上空回旋
我们要
读懂和接受
两片干皱的嘴唇
从那样亲近时间中
继承下生活的
肃穆和沉重





*赶路


忙着回复你的时候
我几乎连自己
都没看到,满街的人
在走动
时间是我们之间的分野
上一次和下一次,迥然有别
乘滑翔伞的人拖曳
自己巨大的一翼安静
轻轻地划过
从我心上





*你睡觉的牙齿是一排门



睡觉的牙齿是
一排门
等待打开
整个梦境的轮廓

没有把手
也没有按铃

有的是紧密的布景
有的是边界的
无法透视


睡觉的牙齿是
一排门
回荡在时间里的静寂
闪烁
坚固的困乏





*鸟


渴望
是一个安顿
一个叫“做爱旅馆”的安顿
或一个叫“无性旅馆”的安顿
在白日街上
死亡敲打我的眼皮
就像我的梦暴露
我的话
就像我的话说我的梦





*光阴

 

像一只蜘蛛
那样吊着
我用一口轻气
惊吓它
使之迅速
上升
沿着一条看不见的
垂到我
头顶的路
当我正从山脚
桉树下经过
而桉树
一动不动布满着四处
好像在说
你想散步吗





*幻象
 

我揉揉眼
天亮的光景
做下了一个梦
看见两只黑木桶
被放回
横着的扁担上
陈旧发尖的担钩儿
颤颤微微
直至它们提携出声响
顺着小路溜走
而一些汲上来漏洒
井沿的水
后来滴落在
深井之下的羊齿叶之间





*爱


我一直倾注的
生命仅仅是不经意俘获的
一连串感知,就像
在沉睡的黑夜里
数颗星横过





*回忆
 

雪地里
我抱起你
脚下
有双倍加重的身体
挤压的透明体
当我们离开
它们就暴露无遗





*小旅馆的单人房
 

甚至彻夜里,能体会
那种悲伤,温暖,又潮湿
就像睾丸和脑,堵塞的
睡眠喷泉,急需剧烈地摇晃
身体饥渴的重量
——似乎有些疯狂
而且,总在梦的这一面





*石头坠落
 

一颗星
朝向无限小而远的
一个黑洞
崩溃
再一次感受
死意的
私密宁静
刷满整个身体
——磨灭的长线——
冷而暗
多梦
在生活的高处
我一次次地抛出
自己
以一种孤独的概率
百分之一
或千分之一
或亿万分之一





*诗


白天生活
夜里看星星
我妻子问我想做什么
我想游历世界
我想去之处
充满岛屿和大陆
一颗的一群牙齿和
一群的
一条舌头





*不说话的人


出于自卑
我没有多少照片
出于敏感
我介意合照
和单人照之间的区别
在墓地,碑上
都嵌有一张单人照
山里面经常下雨
那些单人照
都在雨里淋着
有些细细的雨水
在单人照上面静静流过





*沉默的感情


眼睛应该在脸上。
我的意思是
眼睛应该在脸的内部
内部之上
而不是脸部的上方。





*些事情又漂亮又悲哀


在梦里,有人要买锈
我听到了那买锈人的声音
也跟过去凑热闹
新锈看起来细腻些
有像岩浆那样
鲜艳的色泽
旧锈疙疙瘩瘩的
一大粒一大粒
仿佛干鸟粪
我站在卖锈人的摊子边
心里寻思着
要不要也买一些新锈回去
它们实在是太好看了





*句号


那么细小地,观望着什么?
记忆中的气泡
离别的幻影之吻
在爱情中
抛锚的眼睛





*关于回应感的诗


在胜利路与岚湖路的交叉口
一个中年男人
说起十年牢狱之后
刚刚出狱
那段时期的生活
我给归纳如下:
1,一个月不怎么说话
2,像走进了另一个监狱
3,吃多了油水容易拉肚子
4,无处可去,也无处可离开
5,(像他的结语——)
更加隐忍,利于后来生意上的交际





*临川站的印象


有一天,近夜,正开始下雪
拉货的锈色火车
远去了,寒风吹着
站台静静的
我慢慢地走在一根一根的枕木上
冬天,显得空旷极了
只有一个人
和雨和霰子和雪花
在悄悄地经过





*黑或者白,都不是,是一些银灰色


火车站往前一点的
孤单铁轨的两旁
露着一些光秃秃的细细的树枝
像很快要结束的白昼的时间线条
我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
我还年轻,向前
慢慢走着
小雨中有少许雪花
脆弱的雪花,跟随着
击触的霰子落在我的身上





*纪录片与存在感


滚烫的沙粒,滚烫的
骨架,巨大,飘渺
像一匹死马
一部分骨架在沙粒上
另一部分骨架在沙粒下
枯黄的沙粒,灰白的骨架
一年分不清四季
沙粒到处跑着
观看的神经,根根紧张
感觉比骨架
更像一匹死马





*所有物


词语的后面,没有热度,
寂静地弯曲聚拢,词语的
后面,像月光,一个拯抚的仪式。
冰冷的,像一根救生绳
在黑暗中,拴紧我。
拖曳我,从一个城市
到另一个城市,仅需一瞬间
无声无息。





*拥抱


给婴儿的,是一种很薄又很轻的,
如年画,几乎不需要回应。
给大人的,总充满离散的气息,
春节里河上的雾一样。
给自己的,像鞭炮热烈的声响叩击,收好那惊栗。
给一个死去的人,像一串鞭炮响过了,突然的晦暗陈旧。





*焦渴后面


喝醉的眼睛
是一匹匹
累坏了的马的眼睛
红红血丝,游弋的欲望
瞳孔中有最后的克制
过于安静
那么沉重的黑
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是艰难的
只好一言不发地
戴着我们的笼头沉沉睡去





*场景:对抗
 

狮子在钢化玻璃那边
不停地走来走去
它在干什么?它在巡视领地吗?
层层叠叠的人在钢化玻璃这边围观着。
狮鬃厚厚的,被修剪得整整齐齐
它的身体滑溜溜的短毛,显出健壮的躯干。
这是一头雄狮。很久了,它沉闷地
走来走去。层层叠叠的人不耐烦。
这是一头忧郁的雄狮,没有暴戾之气,没有吼声。
 




*乌兰巴托是库伦。大库伦。


他们的车队在前进,茫茫的草原
一条干燥得发白的路
只有发动机轰鸣和车轮碾压的声音。
他们的车队经过一条河流,远远的蒙古包
白云和绵羊。那里到了秋冬季节
有西伯利亚来的寒流。
没有露水,但到处是重影。
草原,草原,草原。
六、七辆车的车队。
前面,乌兰巴托是库伦。





*孤单的旗子


关于生活,翻滚着这两点:
出生像遗忘的大面具
在古代;活于
本世纪的一个下午
被时间照亮。
我的面孔,像死者消失
一个无尽的位移。





*今天


真正的农民,在这街上
我们根本看不到
他们像
铝质硬币
确切地说,像
一分币
散落在时代边缘
在这街上走着的许多人
都是农民的
有钱的子子孙孙们





*在经过了一段岁月之后


一家人的集体劳动
是最像家庭幸福感的东西
尤其在农历六月
天气常常闷热,脸上挂满汗珠
在割稻子的疲累中
有时,有擦亮
金黄色田野的风
像有一只大鸟的羽翼
在一下一下地扇着
大人会抬起头来望一望
对着它呼唤两声
偶尔也对着视野的尽头走神





*在淡淡的黑暗中


有一天爸爸
他寄了信回家
妈妈在夜里就着
煤油灯飘忽的光无声读着
那封信白天她已看过
我忘记了那时我是几岁
只记得那瓦屋下
窄小的西北厢房里
妈妈和一封信和一盏煤油灯





*黑白照片


很晚的冬夜
找不到人说的
那些话
像玻璃上的雪花
不会融化
慢慢地堆积着
照亮夜晚的一部分
事实上外面
整个的世界又白又亮
但是找不到人
只有一座
一座的房屋
静静停顿在那里





*来自记忆的片段


在梦中,我有一个最大的图书馆
有一本最厚重的书,轻轻地翻过一页
再翻过一页,从爱翻到恐惧
再从恐惧翻到爱。我的影子好像风一样
在灯光下飘动。在梦中,注视又被绊倒的
语言中,布满时间的标点符号
词语和事物,在黑眼睛里时隐时现
从来没有的难过搞乱了一切
也许是对那种空旷的难过
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
空旷和图书馆和书,联合在一起
漫长地等待,有一天我会醒来。
 
 
 
 
*活着


永远说不清楚
黑白电视
没信号
失灵
或停台时的
雪花画面
闪烁
又静止
过分的噪杂
又过分的寂静
有生命和
虚无
在时空中的堆积感





*一个人孤单地睡觉


13岁时,我在涵管内睡过
18岁在城市广场的草地上睡过。
当然也在大巴内,火车中
网吧,旅馆,山上和公园等等地方
睡过。将来或许会
在更偏僻的地方,譬如
瀑布下,雪峰上。
一个人在孤单中睡觉
暴露在黑暗的各个地方
就像对着这个世界忧郁张望。





*原信的部分


我在贡嘎山上
但没有山
只有雪和云
它们可能是同种东西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
但我知道
雪是它的根
我一个人
行走在贡嘎山上
只听见呼吸和踩压雪的声音
如果停顿片刻
或许能听见血液的沸腾
我沿着雪一直走
要是很久了
久到背包里的帐篷和食物
将压垮我
不再能给我提供歇息
积蓄新力量
我就后撤
回到我的过去





*告别之诗


汗站在沙化的草原上
那里变成一片沙地
沙地的一半铺满了白雪
那是积雪
有一些坚硬
反射着冷冷的光
汗站在那样的映照中
确切地说,是一匹矫健的马
站在那样的映照中
汗只是骑坐在一匹马上
汗和马,都是固定的雕塑
高高地看着他们冬季的蒙古国





*有一天永远不会回来


你听到了那种呜咽
那种舒服极了的
自己的呜咽
在那最初的痛苦过后
已不再像个孩子似的呜咽
一切不会变得再糟
只是不知要如何的呜咽
像阔大的海边有一棵孤单的树
像树皮般沉默
像一个人光着身子
坐在海边
一棵树横伸的枝干上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