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吴家峰的庙

◎墨青



吴家峰的庙
Temple of wujiafeng
乔一水(墨青)|著



1

老庙的位置总在变
它有自己的命签要焚烧
但会留给村民灰烬的标识

并不是每一次朝拜都能看到佛光
油灯顺着香线攀升
木门一直在愈合伤口
把风雨逼在石阶上

佛像和村民各自信着
同一束光
只有经过折射
才让庙前的槐树枝繁叶茂
才让村民们抬着夜山
一点点挪动
星空


2020-4-2



2

老庙是在挪到吴家峰顶那年
被称呼老的
村里没有第二座庙
直到那年村里出了不肖子孙贷款修路
把高压线落在庙门的影子划在勘测图上

村民们不再聚在槐树下吃饭
流汗,并捡起砸进尘土里的饭粒
他们很快习惯在路上
互相问候一句便轰鸣离去
就像一只箭射出去
又马上被射回来
弹落在柏油溅起的火花里
庙门前堆着玉米,高粱和麦秆

老庙念着经
供桌上的油灯摆在了功德箱上
老庙成了村里的第二座庙
身后的悬崖寂静
只有在日月轮岗交接的时刻
才能再遇见磕头之人伸缩的影子
才有山谷回音
传来
常年出村人的姓名



2020-4-6



3

赖火几秒钟就撬开了庙门上的锁
身后的几个赌棍互相会意
“傻子干活就是利索”
终于可以像神仙一样自在,美美赌上一把
赖火让放倒的功德箱口对着自己
身后供桌上空空的,只有薄薄的尘埃和光
整整一下午赖火没有输过
对面的脚踢着功德箱的屁股
箱口透着的那道光一直打在他的胸膛上
越踢越近
就像一根删除线划在一行经书上
也像一根黑胶带压在一片黄土上
更像夜深人静时他取出的线香
在被点燃之前,在被立起来之前
在手上倾斜而颤栗


2020-4-7





4

一截断落的枯枝仍让树冠接近云端
让春风上升,让老庙的黑顶保持一颗瞳孔的大小
它终究要落下来,撞到新生的绿芽翻滚起来
像夜幕上的星光一样落在石碑脚下
被赖火捡起,用随身的小刀削刻
插在庙门失修的锁上
露骨以后,它用木质身体代替着铁
和一切不易被塑型的材料

2020-4-8




5

庙门朝南麓
还林后的吴家峰还是没有林
谁望着山坡都能把荒草烧尽露出的坟头
看成香柱上的灰烬
偶尔飞过一只鸟,肚皮上的刀痕便发出体内的惊愕

南麓的巨变是在五年后
整座山都铺满了太阳能电板
每一块的形状都接近坟头的一半
却遮盖了山上所有冒尖的事物

吴家峰变成太阳山
再也没有鸟飞来飞去,空中的静默
在夜里延续
庙顶依骨而建的乌瓦也透亮着
在只有太阳的吴家峰
老庙终于开始解释圆满
把所有影子铺陈在石阶下
把北山一点点
挪到南山

2020-4-9




6

赖火最讨厌人们在地上念叨的几句话:
你要做顶天立地的男人
你是家里的顶梁柱
你是工地上的硬汉子!
赖火点燃三根香
对佛说
我最喜欢的三句话是:
我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
我是工地上的硬汉子
要是我死了
天就不要么高远
咱这庙顶就矮下三分
工地上就多一些软蛋子
慈悲为怀
真到那一天
我还是回来跪着磕头
让身后站着的人们替我
扛那么一小会儿

2020-4-9





7

夜深了
槐树很黑,石碑很黑,香灰保持着本色
一群黄毛四眼狗从庙门前跑过
白白浪费了背上的月光
多年前小和尚就是在这样黑的夜里
洗干净了老和尚的袈裟


2020-4-10




8

从山腰整迁到山顶,老庙原样未改
香炉回到供桌中间恢复温度
多寿便多福,在县志中占的两个页码
老庙用去了这最后一道护身符
之前用过一道十年无用符
它的第一道符
安置在九十年前一支考古队的田野考察报告中
老庙不再移动,不是因为失去了斗转星空
而是五百年的地基还在原处
它时常觉得自己很轻,在上升
更多时候是在叹息
留下的村民抬着山,心里只有一半的信念


2020-4-10




9

五天五夜的大雨,全落在了吴家峰
最先顶着雨打风吹的,是老庙
庙门安好,槐树安好,石阶安好
村民们都安好,结伴敬香时
发现那块石碑上的黑泥被冲得干干净净
最年长的村长也第一次见碑文如此清晰
碑题如下:旻家峰北镇庙纪
庙门,槐树,石阶都在雨后彩虹的光辉里
村民们也在
他们在彩虹下接受了毫无遮挡的惊雷和暴雨


2020-4-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