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的诗(三)

◎吴晨骏



《麦田》

昨晚,罗鸣把我拉进视频聊天群
我见到二十年前失散的小伙子麦田

麦田曾在南京的电台上班
他用磁性的声音,主持音乐节目

有一次在吴宇清家的楼下
他请我喝过一顿酒,菜有宫保鸡丁

现在麦田在北京拍电影
我想他肯定很成功,周围美女如云

他在昨晚的视频中说,南京正在倒退
退向城郊结合部,退向苏北、安徽

我说南京的社会形态,是熟人社会
我们每次喝酒都是与熟人喝

他的意思是他心中真正的南京正在消失
我的回答是,对消失的南京,我们视而不见

麦田回忆起他与吴宇清去南艺买光碟
他背后的客厅豪华明亮,他喝了一口酒

2020.4.4.


《呼救》

我卡在楼梯间
像鸟一样挂在楼梯的顶部

我做了这么荒唐的梦
我卡在盘旋而下的楼梯顶部

我左手按住楼梯的扶手
右手抓紧墙上破损的砖头

我身下是深不见底的梯井
我高喊,救命,救救我

两个女人说笑着走进楼梯间
她们看到卡在里面的我

吓得跑了
我继续无望地呼救

2020.4.4


《药和其他》

我和老海讨论哪种药
可以对付新冠病毒
以及哪家药店可以买到药
罗鸣忽然插了一句:
老吴,你负责买检测的试剂盒
老海,你钱多,负责买呼吸机

我想问罗鸣买试剂盒和呼吸机
有什么用
但我没问

2020.4.4


《手机》

我又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在街边行走
街上的人都心事重重的
天空灰暗,快要下雨
从街对面跑过来一个女人
她把一只手机塞到我手上
我的手像抓住一团火​
手机上的芳香气息灼伤了我
女人从我身边跑走
黑色的长发,皮衣也是黑的
我如获至宝
来不及细想,就从梦中醒来
我的手放在枕头上
从梦中的我身边跑过的女人
并没有真地把手机给我

2020.4.4​


《武训》

武训出生于贫苦家庭
父亲早逝
母亲要饭养活他
母亲病逝后,他去富裕人家打工
工钱被东家克扣
他看中的姑娘(一个丫鬟)
也被东家逼死
武训吃了不少苦
他反思自己的遭遇
把穷人受压迫的原因
归结为穷人没有钱读书​
他发誓攒钱办一所学校
专收穷人的孩子来免费读书
为实现他的理想
他拚命攒钱
他很聪明
把打工和乞讨得到的钱
用于买田和放贷升值
30年过去了
他终于办起了学校
电影《武训传》看掉我三个小时
赵丹演的武训
很生动和感人
那个演丫鬟的演员王蓓
长得也很水灵

2020.4.5


《阿坚印象》

阿坚是一个边走边写的游吟诗人
像黑泽明电影中流浪的武士

阿坚的诗只解剖,不缝合
诗锋所到之处,血淋淋的一片

阿坚在荒野、城市、女人和啤酒中度日
他迷失在自造的迷宫中

他越写越好,像年轻小伙子那样
可他已经很老了,比我还老11岁

我没见过阿坚,从90年代开始读他
他的写作和人生很好地诠释了悲壮

2020.4.6


《梁子》

最近我与一个回族人结下了梁子
我不知哪里得罪了他

我和他的交往并不算深
初次见面是在游离从杭州来南京的那晚

那晚在刘蕴慧的朵上文化空间
我因重逢游离而多喝了几杯白酒

醉了之后,我拿烟灰缸当茶杯
我坐坏了刘蕴慧准备冬天用的烧烤炉

据说我还拼命骂人,胡言乱语
别的人在房间里打掼蛋,我在客厅骂人

第二天网名叫“不确定时代”的人给我发微信
他威胁我下次见面要砍我

他说我昨晚骂了他,他就是那个回族人
他真名叫马康,艺术家,我几天后才知道

从那以后,我竟然与马康成了朋友
在更多的场合见面,我也常看到他在网上高谈阔论

现实中他是一个略带害羞的人
他摄影水平很高,性喜被吹捧,不喜批评

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只因他高颧碧眼
他有点像混杂在我们这群鸡中的一只高傲的天鹅

他最近对我有点生气
他气从何来,我并不完全清楚

2020.4.10


《改变》

新冠病毒将要改变些什么
我们人类准备好没有
以前我们为表示友爱
会围着一桌丰盛的菜肴喝酒

以后我们只有相互不见
才足以表现友情的珍贵
以前我们处对象要拉手和亲吻
以后这些危险动作将会被弃绝

身处重灾区纽约的诗人鲁鸣
说人类应该取消肉体
我补充说人类将改变传宗接代的方式
刑法里会增加一条重罪:做爱

所有的孩子都将在试管里诞生
我们将把优秀的基因留下
剔除那些容易致病的基因
以后人人平等,大家的长相都一模一样

一个叫“下午”的女人困惑地说
人类将不分男女,全都是中性
我说这很正常,人类除了失去性别
还会失去更多,2020是一个不安分的年份

2020.4.11


《天籁之音》

真好听,我在听莫扎特
第5号小提琴协奏曲A大调
我不懂“第5号”和“A大调”是什么鬼
音乐好听就足够了
它带给我无限的喜悦

我听的同时也在看
我看那个女小提琴手的丰腴肩膀
我看她陶醉的表情
她按弦的手指,和拉弓的手臂

我很羡慕莫扎特
他制造了一段无与伦比的天籁之音

2020.4.11


《阳光普照》

我看完韩国电影《南山的部长们》
写了一首诗贴在朋友圈
叙灵在诗下面留言
此片可与《阳光普照》同时看

好吧,我找到了《阳光普照》
它是一部台湾电影,还获得了金马奖
我先在某一天看了影片的开头
就去忙别的事了,我每天都很忙

昨天我终于有时间看完《阳光普照》
叙灵是电影方面的专家
他推荐我看的电影,一定很特别
我却认为此片拍得很枯涩,情节也生硬

2020.4.11


《渗透》

我老婆坐在沙发上
一边嗑瓜子
一边认真看一部电视剧
剧中人物都穿着国民党的军服

我问她在看什么
她说她在看13年
拍的电视剧《渗透》
我问她,好看吗
她说,一般,不如《潜伏》好看
剧情都差不多
里面都有假夫妻

我问她13年的片子
怎么到现在才看
她说,她13年没注意到有这部片子

2020.4.11


《马老师又跑了》

唉,马老师又跑了
我内心里很不想得罪马老师

马老师其实真地是一个好人
一个热心的人,一个健谈的人

一个关心女性的人,也长得很帅
拍的照片也好,画的画也好

可以说他是一个十全十美的
带有异域风情的美男子

他的艺术观点虽说我有所保留意见
但其中隐含的尖锐性的确颇有教益

今天他在群里说了一番原谅我的话
我本以为已经与他化干戈为玉帛

想不到刚才我看到他又跑了
这弄得我很有负罪感

我只好仰望苍天,长叹接着短叹
看向遥远的地平线,期待马老师的出现

2020.4.11


《非亚》

我翻出了一张96年去广西的照片
照片上诗人非亚和我并排坐在沙发上
我把照片发给非亚看,非亚说
多么标志性的打扮,花T恤、长头发、大眼镜

96年,我去南宁找李冯
主要的目的(或结果)是劝说李冯挥师北上
李冯开玩笑说,非亚是广西诗坛的教父
我心想我倒要看看非亚长什么样

于是就有了在李冯家沙发上的那张照片
后来我与非亚在苏州又见过
是在诗歌月刊组织的活动上
不过我们在苏州的合影已经找不到了

好多年了,我现在终于又与非亚接上了头
我非常开心啊,就像我又见到森子一样开心

2020.4.12


《南宁的两个小伙子》

那次我去南宁时
与非亚一同去李冯家的
还有罗池和曾勇
我都想不起曾勇的名字了
在询问非亚后
才确定了曾勇的名字
我问,曾勇现在在干什么
非亚说曾勇现在做传教士了
我那次见到的曾勇
是一个口音较重的
有点木讷的学生
我没看过他写的诗
也不知道他后来写过什么没有
想到这里我还有点伤感
另一个小伙子罗池
则很聪明
罗池后来翻译了不少外国诗歌
他的翻译水平我看超过了
百分之九十的国内翻译家
我有一段时间还很念叨罗池
不知罗池再与我相见时
是否已成路人

2020.4.12


《大米》

我躺着
不想起床
搜索“大米”两个字
进入一个聊天群

群里没有大米
只有不认识的女人

2020.4.15


《问题》

《熔炉》和
《素媛》
是两部反映小女孩
被性侵的
忧伤的电影

韩国人
视社会问题
犹如需要治疗的
人体的疮

他们揭示
而不是掩藏
问题

2020.4.15


《听到》

我常听到飞机坠毁前
飞行员和乘客的呼救
我听到弱小的人在饿死前
无力地叹息
我听到流浪的人在街边
一觉睡下去就醒不来
我听到从历史中被抹去的人
在书里像青烟一样萦绕
我听到被新冠害死的鬼
站在奈何桥边诉说
不能进入官方死亡名册的痛苦

2020.4.16


《罗马》

一个人
从罗马的殖民地
到罗马城旅游
眼前的街道、房屋
竞技场和大教堂
让他产生错觉
罗马城
还不如他的家乡可爱

2020.4.16


《摩西》

摩西从埃及法老手里
救下希伯来人
逃出埃及,去往
流着奶和蜜的迦南

摩西到死
也没能进入迦南
他们在旷野里
行走了40年

2020.4.16


《巨人光临地球》

20年前在画家罗辑家里
罗辑说,有个画家的作品
名为《巨人光临地球》
就是在路边画几只
巨大无比的脚印

还有个画家
作品名为《树上长出自行车》
其内容很简单
就是把几十辆自行车
绑在路边的树冠上

2020.4.16


《猫叫》

春晚,风柔和地拍打我
黑暗的树丛里传出两只猫的声音
一只猫声音低沉
另一只猫声音尖细
一唱一和
此起彼伏
我抽完烟,无趣地走开了

2020.4.17


《准备》

罗鸣每次写完小说
就问我
你写了吗?
我回答
没写
我准备写

我从寒冷的冬天
准备到绿色的春天

每天,我无所事事地
站在窗前
看着窗外
季节的更替

2020.4.18


《情人》

南京女诗人南音这样
描写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

杜拉斯的情人握住
杜拉斯乳鸽般小巧的乳房颤抖

看到这里,我迷惘起来
小乳房有什么地方会让男人颤抖

或许杜拉斯的情人喜欢幼女?

2020.4.18


《属马》

南京诗人海氏给我算了个命
他讲我今年命犯太岁,因为我属马
他劝我今年做人做事要格外谨慎

他说孟秋前几天到医院做肠道手术
菊花挨了一刀,是因为孟秋属马
他还说一个女人得了肺癌,因为属马

海氏最后建议我不要与罗鸣喝酒
新冠疫情还没有过去,我这个属马的
最好不要与罗鸣这个属羊的喝酒

2020.4.18


《昨天下午》

昨天下午5点
我踩着轻快的脚步
往罗鸣家走
我拍了湿地公园和
花鸟市场的照片
走路时
我尽量避开人多的地方

越过外秦淮河的桥
我收到合肥画家
杨重光的微信
杨老师与我聊了会天
他谈到看待某件事物时
内心的光亮和热情
我很受启发

随后,我见到一大片
新盖的学校校舍
走过校舍后
就能看到罗鸣家的小区
罗鸣已在门口的饭店等我
我们像两个地下党
突破由新冠病毒
组成的间谍网
默契地会合、吃饭、喝酒
交换没见面的这一个月中
各自的情报

2020.4.18


《阴谋》

几百年后地球上
已经没有人类存在
在原先人类生活的空间里
各行各业都由机器人控制
开滴滴出租的是机器人
乘客是机器人
医生护士是机器人
饭店里喝酒、打架的都是机器人

机器人为达到消灭人类
统治地球的目的
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它们于2500年成功
研制出一种名叫新冠的病毒
它们携带病毒,乘坐时光机器
降临2020年1月的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这是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阴谋
我们要警醒

2020.4.18


《皇帝》

如果我是皇帝
我会让全国最好的工匠
给我修建皇宫
把皇宫建在水边

我会扩建后宫
网罗全国的佳丽
每晚给我侍寝
跳舞给我看

我会烧毁书店
烧毁学校
烧毁每一个字
在我的国家不允许有思想

我收藏黄金
我收藏画
收藏人骨
收藏处女的血

为我江山永固
我要打造一条
长长的锁链
捆住我的每个子民

2020.4.19


《火口的两人》

一对久别
重逢的恋人

在不同场合的
多次做爱(有马赛克)

构成了电影
《火口的两人》

女演员演得蛮好
男演员有点傻

王宣淇在她朋友圈
介绍了这部电影

2020.4.19


《饥饿》

画家杨重光比我年长一些
他经历过饥饿的年代

“生命中所有的活动
都是为了活下去、找到吃的

生灾害病已是不足挂齿的
次要的事情,人都直不起腰

那时候,我们都因饥饿
而睁着惊恐的眼睛

实际上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他说

2020.4.19


《马老师和孩子》

马老师放下手中的画笔
抬起头,找他的另一个自我说话

他是个天才的画家和摄影家
而他另一个自我,只是个调皮的孩子
那孩子蹲在他画室的角落里玩手机

不许碰手机!马老师严厉地命令孩子
孩子把手机摔到他的桌上,大笑着

在马老师的微信群里
那孩子刚刚抛出一连串讽刺挖苦
把他的朋友们骚扰得手忙脚乱

2020.4.12


《老德的梦遗》

前年在云虎家里
云虎对我提起一个人
他叫老德,生活在江西
我说我不认识他
我在一些朋友圈里看到过老德
但我没有与他说过话

最近我看到他在诗中
写他梦遗的事情
我觉得他很特别
这才与他加为好友

2020.4.12


《乌干达》

乌干达地处赤道附近
在地图上刚果共和国的右边
气候宜人,土地肥沃
矿藏丰富,曾被称为非洲明珠

马老师常开罗鸣的玩笑
说罗鸣是乌干达人
罗鸣比我们稍微黑点
但我们也白不到哪里去

据说感染新冠后皮肤会变黑
我昨天就瞎想,假如我和罗鸣喝酒时
感染上新冠,我们会不会
变成黑人的模样
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去非洲的乌干达
混迹在黑人中
找几个乌干达的妹子
整日喝酒
醉生梦死
在赤道烈日的照射下
愉快地度过晚年

2020.4.21


《逃出绝命镇》

这部电影我以前看过
昨晚又看了一遍
女主角的妈妈催眠男主角
使男主角的意识脱离现实

女主角的爸爸再拿手术刀
想切掉男主角的大脑
换上另一个人的大脑
幸好男主角看破了他们一家的诡计

但并不是每个人
都有男主角那么好的运气

2020.4.22


《读书日》

在世界读书日
刘姐孤身一人
深入江宁区
与区里的同志们
读书、游玩和畅谈

刘姐前几天就说
今天江宁区
要举办这样的活动
她希望我们都参加
但我们每个人都
找了一堆理由
推辞了她

这一切都是因为
我们把握不准
新冠病毒的主力部队
有没有离开南京
我们不敢贸然出动

2020.4.23


《墙》

冉阿让抱着
小珂赛特
被鹰犬沙威
追进一条死胡同
翻墙逃入
一座修道院
他们藏在修道院里
直到珂赛特
长大

沙威进了胡同
不见猎物
他拍了拍高大的墙
坚定地说

不可能翻过这堵墙

2020.4.24


《一个人总共可以装多少颗假牙》

我嘴里装了3颗假牙
一颗是固定的
另两颗是能动的
但我懒得去动它们
无聊的时候
我用舌尖挑逗它们
让它们老实一点

我右上角的真牙
最近有点疼
根据我以往的经验
这颗真牙也快保不住了

一个人总共可以装多少颗假牙
我要学会记住每颗
能动的假牙的位置
我还要假装忘记那些固定的假牙
把它们当真牙一样看待

2020.4.24


《妖》

山东青岛王音
建议他同城好友
孙建国学学
贵州女诗人严小妖的诗

孙建国打开
严小妖的诗
吓了一跳
高喊
哪里来的妖气

严小妖从诗里探出头说
老孙,别怕
妖精没有爹
没人会把你当我爹
而害你

2020.4.24


《染毒者》

从今往后
感染新冠病毒的人
只能生活在隔离区
这是医生和政府的共同要求

他们不可以去太空探索新生物
因为他们携带的病毒
很可能污染太空
毁掉人类未来的逃生通道

他们也不可以与隔离区外的
安全人喝酒、通婚、做生意
在隔离区的边界上
安全人设置了重重关卡

染毒者是一群注定被抛弃的人
只是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他们正忙着与病毒抢夺生命
来不及悲伤

2020.4.25


《春日下午》

我在秦淮河边骑车
暴露在辣人的春阳下

我隐隐感到新冠病毒们
也趁着晴好,在我四周游荡

它们骑在一粒粒尘埃上
昂着全身的皇冠,对我微笑

2020.4.25


《买墓》

我妈听从她家族的意见
想把墓地买在南京
她这辈子没有托我办过一件事
她也从来没有和我一起在南京生活过
却要在她去世后
离我稍微近一些

为了办好这件事
我和我老婆挑了吉日
去南京南边的几个墓园打听行情
我们在其中的一个墓园
受到热情的接待
负责人领我们到墓园里参观

绿树包围的山坡上
一排排墓碑站立得整整齐齐
从墓园深处
传出收音机播放的
抑扬顿挫、若即若离的歌声
我们吓得赶紧离开

回到家后
我们都得了重感冒
一连感冒了十多天
我老婆说,阴气太重,人还是要信点迷信

2020.4.26


《致得了厌诗症的海氏》

一路上有数不尽的诗坑
掉进去就会厌诗

厌诗,说明你还没老
当你老了,看什么诗都喜欢
看什么女人都好看

2020.4.26


《南京的韩雪》

韩雪是南京的一个老诗人
他出道早,其实人并不老
只比我大3岁
我认识他的时间
是在95年左右
有一天朱朱对我说
我带你去见一个神秘的人
我很高兴地跟着他
傍晚到达韩雪的家
那时韩雪与小陆
还在一起
我记得我进门换鞋子的动作
门里面是一个小客厅
客厅里,有一张深颜色的饭桌
然后韩雪和小陆热情招呼我们
这段场景是我
对那次见面仅剩的记忆
前年我重出江湖的第一时间
就在罗鸣组织的酒局上
与韩雪重逢
韩雪还是那样忧郁
还是那样留着俄罗斯诗人普希金的发型
他比二十年前消瘦了许多
现在他一个人生活
整日为生计奔波
时代变迁的烙印在他脸上若隐若现
他和大家一起喝酒
一起开玩笑,一起讲老南京的往事
他与我现在的很多朋友都是朋友
因此,我觉得他现在与我走得很近
比二十年前要近得多
南京这艘巨轮在海面上沉浮
我和韩雪这位诗人兄长
从船舱里走出来
依在船舷的栏杆上
一边抽烟
一边看辽阔的海景

2020.4.26


《盐柱》

这十几年中
我听很多人讲到
圣经里的一个故事
据圣经
创世纪记载
由于索多玛城的人
罪孽深重
上帝决定
惩罚他们
但出于某种考虑
上帝又叫一个天使
去通知城里的义士罗德
带妻女出城避难
天使再三叮嘱罗德
出城之后,他们
切不可以回望索多玛
罗德的妻子
在逃往山顶的途中
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熊熊燃烧的
索多玛城
那一瞬间
她变成了一根盐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一旦身体
离开罪恶之城
人就不可以再留恋
那里的一切
逃命要紧
除非你想和罗德的妻子一样
变成盐柱

2020.4.27


《芳汀》

芳汀把女儿珂赛特
寄养在开小酒馆的德纳第家

她只身前往巴黎
进工厂做工,在街头做妓女

她挣钱维持她女儿的生活
如果在新冠病毒流行的现在

芳汀恐怕连妓女也做不成了
珂赛特会被德纳第一家折磨而死

2020.4.27


《叶县县衙》

出了平顶山
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叶县的地界
叶县是叶公的封地
叶公好龙那个叶公
森子和我
刚去外地押解犯人回来
由于来得早
叶县县衙还没有开门
我们在县衙旁边的小吃店吃包子
县衙外墙上青砖陈旧
半个时辰后
知县升堂
我们进县衙大堂递交文书
知县胡乱夸了几句后说
没事就退下吧
森子与我去县衙后面的小院闲逛
路过关犯人的狱房
和很大的厨房
我们进了小院里面的小院
知县晚上在这里看书和就寝
转了一圈
我们走到栽有垂柳的池塘边
森子给我讲了他的诗人朋友们
臧棣、席亚兵、北鱼等等
这些闪光的名字我闻所未闻

2020.4.29


《刘立杆》

有段时间
我每个星期都要去刘立杆家一趟
这段时间持续了十多年
贯穿整个90年代
有时是我主动去
有时是刘立杆电话让我去
刘立杆又买了什么新书
他又看了什么新电影
他家来了什么客人
或者他只是想骂骂人
这些都是我们见面的由头
回想起来
我都记不得与刘立杆有过
非常深刻的文学观点的碰撞
他写的诗
与我们的完全不同
他从学生时代起就是一个自觉的诗人
而我的诗风一直飘忽不定
我们各人写各人的
都不指责对方
有时甚至还夸一下对方
这不是社会上的客气和俗套
不是的
我理解这是一种兄弟般的情谊
我每次去他家
他都泡上最好的茶
如果正赶上吃饭时间
他就留我一起吃饭
他前妻是个很随和的女人
我去吃了那么多次
也没见她有什么怨言
刘立杆家的米饭从来就
很软、很甜
我吃到他前妻做的鸡汤
炒肚片、炒腰花和炒蔬菜
饭后还有
很大的红富士苹果

2020.4.29


《夜》

当流氓的白天含恨而逝
美丽的夜就轻盈地走向我家

她披一件用黑丝编织的衣裙
羞怯地站在我家门外,仆仆敲了两下门

我打开门锁,迎接赤脚的她进来
殷勤地为她倒水,拍打她身上的落叶

她安静地待在我身边,看我喝茶
写作、像发呆一样思考人生

她的名字叫“今夜”,好温柔的名字
她有一个姐姐叫“昨夜”,死于今天凌晨

2020.4.30


《羊和猫》

在野外骑车
我闯进一片荒芜的农田
一只羊趴在田埂上休息
我为它拍照
它看看我
表情木然
我拍了一张它的侧面
等它的脸转向我
我又拍了一张正面
我继续骑
穿过农田
骑进一个叫潘村的村子
我看到一块空地上
走过一只猫
又瘦又脏
它走得很急
像被饥饿感逼迫着
要赶赴一场不存在的盛宴

2020.4.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