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

◎李晓愚




芍药
是什么庸人,将你与牡丹并置
使你置身无法解脱的尴尬境地
并声称难辨真假

仿佛一个身不由己的人
从此认了亲
成为陌生家族的影子
但是,不
你柔嫩的枝条,伸长呼唤的臂膀
你不是她!
她粗壮的枝干
顽固的手势
用不屑一顾的姿态模拟你隐秘的呼吸
王也会嫉妒你不死的生命

天一凉,你就萎顿
将自己变得渺小、衰弱,心甘情愿地
最后,干脆锁进泥土里
进行一场难以言说的革命
近于爱情
近于禁忌的革命
2020年4月21日深夜草拟,4月22日修改
给一位母亲
她老了
终日与时间竞走
老年人的生活总是重复告别
熟悉的人在与死神比拼耐力的比赛中惨败

人们说我很像她
爱起人来令人难以忍受
清瘦,为忧虑所偏爱
眼窝深陷,如两只盛满琥珀的灯盏
她来自一个尊贵的家族
历史的手一挥,黄河的怒吼就化作太湖的余波
太久远,够不上哀叹
人生只够应付一场败局已定的赛事

好在儿女都已成家
候鸟般,她只是越冬栖息地
谨慎了一辈子的丈夫
谢天谢地,他还在
并愿意和她吵架
……
儿子想要走得更远
……
人们都说我像她
我梦见过她对我说——
你答应我,要爱他一生一世
一个人在梦里说的话
能信么
20200423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