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挣扎

◎余刃



《沸腾》
 
这一天
丽日的光芒
投入林间
所有林木都已经有了葱茏的模样
明亮的光线犹如
箭簇被上在一根根拉满的弦上
 
我们看见
一种同样明亮的
自林间
高高腾起
这是一种沸腾
所有的都在附和它
2020/4/27


《鸽群》
 
一群鸽子飞了过去
另一群鸽子
贴着地面
紧跟着也飞了过去
空中的鸽群
很快绕过
一座灰蓝相间的建筑
地上的鸽群
突然消失
朋友。我住在
那栋建筑里多年
是在八楼
从未见过
有鸽群从窗前飞过
2020/4/27


《棕色箱子》

早上我从搁空调外机的搁板上
给他取下一个棕色的箱子
这是一只陈旧的行李箱
表面是一层快要脱落的棕毛
他是个孤儿我的邻居。现在够老了
老得都无法从一个搁板上
取下一个陈旧的空箱子
上面写着毛主席万岁
他在减少旅行,年迈的酒鬼
他高兴地说毛主席万岁
2020/4/27


《冷光》

它看起来像一把竖着的镰刀
一种用来收割灵魂的长镰
每一盏路灯旁
都站着一个黑衣长袍
浓重的阴影打在他们身体的一侧
你在孤独中走着
冷光照着你
还有更多来自遥远处
昨天是夜幕低垂之后
一粒寒星缀在钩月上方
2020/4/27


《虫子们》

之所以会被
窗台上那些小虫子
吓得吱哇乱叫是因为
我告诉过她虫子非常可怕
她慌乱地趴在那儿
持续发出尖叫
如果我从来没有告诉她
她应该可以跟虫子们
很好地相处
会抓它们毫无
意识地折磨它们
把它们玩到奄奄一息
最后啪地把它们按死
尽管它们大部分已经死了
只有少数几只还在爬动
爸爸虫虫。爸爸虫虫…
我当她面按死了几只
清理掉它们破碎的残骸
其中一只被我揉成了齑粉
它被抹去,它消失了
我告诉她看吧孩子
这些虫子没什么可怕的
她非常相信我很快就
平静和放松了下来
2020/4/27


《风》

那是有风的一天
日落后我带着孩子
来到风中
风声在耳旁响起
树叶摩擦着
发出哗哗的声音
天际线那头
仍渲染着一抹红晕
穹顶显得幽蓝而干净
我们迎着这风
脸庞被一遍遍地吹拂
它突然停下
完全静止
孩子也停下
警觉地左右看看
等我把烟点上
风又起来了
我猛吸几口
用力地把烟吐进
重新吹拂的风中
2020/4/27


《湮灭》

一个吹风的夜晚
我靠着窗户抽烟
风也抽我手中的烟
它抽得比我还快
索性我就不抽了
在夜晚的风中
那个火点通红
它没有被吹动
我就一直看
只有烟灰被
一点点地剥落
湮灭在这场盛大中
2020/4/27


《五座桥》
 
两辆红皮火车
停在两座铁路桥上时
一辆绿皮
拉着旅客
从它们中间的
第三座桥上
缓缓驶过
几分钟后
一辆停着的红皮开走
不一会儿
另一辆红皮也开走了
我再注意到时
是第二辆绿皮
拉着旅客
独自从第三座桥上
缓缓驶过
不同的是
它拉响了汽笛
紧接着一辆黑皮
与另一辆黑皮
在两座铁路桥上
错身而过
这两座桥分别是
第四座和第五座
再后来一辆
在阳光下闪耀的
白皮罐车
开了过来
好像通过了第三座
又好像在通过第五座
它通过后
五座桥都空了
很长一段时间
都没有火车过来
2020/4/28


《鸣叫》
 
接近下午5
一部分阳光从窗外那片树林退了出来
我听见噪鹃叫了
叫声从林中传来
这是今年第一次听见它叫。心里一沉,一个东西在胸中碎裂
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
上午写了一首诗
删了
无论空气中充满何种危险的味道
都不太重要了
我听见噪鹃十二次鸣叫
去年如此
前年如此
唯一不同的
如今我们经历着生
好像离死也前所未有地近
2020/4/28


《挣扎》

垃圾车开进院子
开到了垃圾桶的旁边
副驾驶上跳下来两个人
背有些佝偻
走路也有些飘有些凌乱
看起来这是一对老搭档
他们一个拉垃圾桶
一个在车尾巴上操作
把垃圾倒进垃圾车里
弄完跳进副驾驶
摘下口罩打了根烟
唾地一声巨响
狠狠地朝外面
吐了一泡口水
今天有个朋友说
谁不挣扎啊都挣扎
挣扎是种常态
坦然直面自己的挣扎
更重要的是具备
留下挣扎印记的天才能力
说得多好啊
2020/4/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