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信的部分及其它

◎陌





*独自上路


照余为了去和女友居住
把家具卖掉了。出租屋像两年前
租来时一样空荡荡。
能带走的永远只有书。且永远不多。
黑色单肩背包,留下来的
夏天的两套衣服,其余都扔了。
窄小楼道,昏暗的光线,脏乱的
城中村的巷子。
头顶上横行无忌的电线。
数不清几只飞越过巷子上面
逼窄天空的扑棱棱的鸽子。
以及那越来越远越发模糊的口风琴声。





*总有一个紧紧记得的地方


她把右手挡住红色信号灯
让照余为她拍了一张右手的
特写照。银戒指在红色光束中
特别明亮。他们沿着望不到尽头的
铁路往前走去。
道砟碎石里杂草丛生,有些地方
开着白色小花,她一边摘一边
喊着“阳,阳照余……”。
那是下午五点钟的石围塘
火车站,到处是
锈迹斑斑的铁轨以及
遗留的旧厂房。





*信:关于行动的部分


你知道身体饥饿了很久很久
想要吃掉自己的感觉吗?
你知道小腿肚空瘪,满满的
白色的死皮,把裤腿往上卷时
顿即纷纷扬扬的感觉吗?
你知道对血肉的眷恋
甚于皮在骨头上贴合的感觉吗?
我知道,我感受到了,我
曾经照顾一个快死的人
我深深内疚,他死了。





*信:关于内部的部分:在一个词语的内部


一台单反相机
照余说世界和她
在单反相机的镜头里
他能够把她们“定格”一次
又一次
这是一个启示
在她不在的日子里
他努力想使用“定格的反义词”
再来一次
又一次
但是失败了
什么也没有了
照余拿着一台单反相机
以及冲洗扩印好的世界和她
仅仅剩余一个无限简化的要求:“回忆”




*信:关于痛苦的部分


那种黑暗沥青路上的
碎玻璃
不能阻挡任何东西过去
只要做好防护
它们和尘埃没有区别
有一次,照余赤着脚走过去
那些看见的人
感到非常地痛苦
他们安全完好的身体
突然抽搐起来
照余在信上,写到这些
继续往后写着:
不可避免的生活




*信:关于不可避免的生活的部分


有些岩石在山上
像建筑物,从高高的山上看
下面成群的建筑物
像一大片岩石
过夜的时候,照余睡在岩石下面
火堆早已经熄灭
那种炭火的晶红色消失
一丝光亮也没有了
但还能时而闻到烧炭的气味
他睡前想到她,看着夜空
稀疏的星星
在一个宁静的距离上
像滤镜滤过
有些陌生,生硬
在一个透明感里面
那样孤独的夜几乎是空的




*原信的部分


我在贡嘎山上
但没有山
只有雪和云
它们可能是同种东西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
但我知道
雪是它的根
我一个人
行走在贡嘎山上
只听见呼吸和踩压雪的声音
如果停顿片刻
或许能听见血液的沸腾
我沿着雪一直走
要是很久了
久到背包里的帐篷和食物
将压垮我
不再能给我提供歇息
积蓄新力量
我就后撤
回到我的过去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