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台北城5题

◎秀实



[台北城五题]

秀实

01[夜雨西門町]

宁静得余下雨水和積水的灯光疏落的行旅消失在
騎樓底下黯淡處热鬧已逝我穿过西門町
往日如骨牌般倒下后重来這里我面目已非

町是一个空间曾经繁华而如今是一种遗忘
我也寻找不回那些岁月愈来愈小的是
孤寂地等待立在雨中的街角前面是一座空城

有常态的雨落在深宵也有不常态的话语让我悲伤
生命像坚持著的一头獸潛逃在黯黑的丛林里
仍逡巡著看那无边的夜色在雨点中发亮

02[傅钟声]

那羽毛般的轻,在季节与叶子间仍然迴盪
彷彿那些曾经的话语和笑靨仍然悬挂在枝头
那时我们爱黃昏的校园,爱一个湖泊可以醉月

在台北城应试的那一年我们不期而遇
记得三月的灯火如螢火,伴著窗內的卷迭与
窗外,舟山路左那无尽黝暗的稻田

男七与女五,寄宿了一种情怀极青澀
荒芜了的四合庭园內我们在听风观雨
走出文学院的书生,如今已为秋风里的芒草

四散的鹿,都同在一个时间的荒原之上
图書馆那盞珠箔飘灯卻恆久不灭
映照著的人影在镇定的钟声里静静回来












( 台湾大学校园傅钟)

03
[大稻埕的前世今生]

以往我走过一大片晒谷场那一捆捆的稻穗堆迭着
它们会经过既定的程序而成为粮食
左边也是淡水河,河岸那个简陋的津渡也叫大稻埕
在商贾云集的渡口上,我是一个流浪的书生
爱五谷,爱风调雨顺,爱苍生,也窃爱着
昭阳殿内有礼教的妃子。而我不下田,不劳作
在科举的路上与书斋的灯光下吟弄风月

而现在我走在大稻埕上,那里已无稻谷之香
精致的咖啡店与古旧的杂货铺相间着门户
海霞城隍庙的香火仍在燃烧,茶叶与布匹的买卖仍在
淡水河的码头隐没在台北桥下的车水马龙中
涌动的人潮里我是一个落拓诗人。依旧爱生民,但也爱
度小月的担仔面与江记华隆的猪肉
并在每十步之内与妃子般的爱人相吻难分












(大稻埕老街商圈)

04
[秋日怀恩堂闻道]

闻道在门外。道是清晨一场琐屑的雨点
落在秋日红砖道上。爱在这里走过
有着水份子般紧紧的依靠,带濡湿感
保留一些梦的痕迹。安静地把世相透析为固体物
然后慢慢地蒸发掉,若空无所有,若神的无处不在

闻道在门内。彩色琉璃玻璃是竖立的秋日荷花池
是神迹。牧者口中的经文慢慢泛滥为茂密的
丛林我穿越其间。我看到枝丫间飞越的猕猴与落叶
有苹果跌落在我身旁。我有所爱,不惧怕蛇
它们俯伏在草坪上,吃饱了准备冬眠

05[修齐馆]

一座建筑物在梦里发光,它是宫殿群中
偏处河畔的沉默小楼。当城内所有的灯火都吹熄
它仍是那样的明亮。当所有的窗户都漆黯
却仍有一扇窗点亮着。如思念,如相爱
如一个酣梦永远在发酵着永不苏醒

踏着秋风落叶,欲往修身齐家走去
不为人知晓的真身总是在蔑视礼教饮食无度的
载酒行。不妨佯作潦倒,只知余情未尽
以锁匙扭开那扇形式化的房门
只余一个梦里的空间,同属于我们

一座建筑物埋没了肉身放逐了渺远的
家。当我在岬角的尽处回望
前面的渡头系着舟子,海如明镜
此刻修齐馆仍是一座玲珑宫殿
却在我的书写中成了永不崩塌的神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