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 | 专栏 | 诗生活网

暮春及其他

◎弃子







 
《暮春及其他》
 
1、
往昔寄由一只折翼鹰隼进入领地;
在暴雨强力拉扯中,百合的娇矜
已属空谷之物;密栽的雏菊;
 
墙垣坍塌的梦境无异杯酒中的蛾蠓,
在新世纪的稚意中漠然远去;
徒留风格,是你空洞时的恨饮
 
于一种迟缓建造中找到可悲快乐;
而暴雨是揉皱在窗前的纸页,
自溃灭的瓦砾中倾斜,并寄望你
 
找到它的归途;当它祈求自身的
平息,恳求;安然度过这整夜。
 
2、
种种可能;走动在彼此注视里,
隔着重重雨幕;没有分崩离析的幻觉
而是滞重窗户和背后陈列
 
星光锄具的屋子;
 
古老之城刮着恒常风暴但夜里
繁星缀满天宇;如窗明几净;
钟声的远逝使玲湖夜晚更为澄澈;
 
而中士,你看到了吗。
没有。你该睡一会。
 
但河边无人小镇透出死寂;
一排舍弃的菌菇平房都黑洞洞的;
像没有一丝光能从那儿逃脱;
而你看到了吗中士。
 
没有。我看到你嘴角的血。
 
3、
离散的脚步会为内心齐集但那
已不再是回归;当你想起渡头
落日披上所有人的肩胛骨;
 
低霾的泪腺却已在灼热皮脂下抽动;
而那时,有人已道了永别;
就如一道划过脸孔的潮汐;来自
 
悲欢出自的橄榄林,和偶然
习得的乡谣阿尔巴尼亚——
细雨正落入家园辛酸的屋顶;
 
在所有别后他途中,
黄昏永是第一颗星。
 
4、
不可获救的生活,徒然
为这滞重的黑暗所支撑——
愿时光是它的柱石,而非遗迹;
 
当你回忆着;
一夜无尽朗月在你我之间。
 
5、
暮晚不知名的涌动
用一个突兀重音记述行将就木的灵魂;
 
身后已是一卷弥留纸页
朝四野展开;脚趾湿绿的
故乡令你冒出大汗;
 
在曙色乍现之前;
掩面而来的废墟
是谁人最后居所;
 
这别后之地留予月的子嗣焚烧成一个
汗漫的元音;
任由地底松脱的梦境静如处子。
 
2020.4.18初
2020.4.27订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