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旧时光扇着小翅(十多首)

◎术香




穿过梦境
 
雁阵穿过梦境,
河流穿过梦境,
梦如一个口袋,
两头散开,
世界万物皆可过往。
 
一个个故事存于梦中,
任谁穿过,
都贴于梦壁,
悄然,隐匿。
梦的笑脸,梦的泪滴,
专注,纯净,
倾听雁鸣,倾听流水,
倾听行色匆匆的过客,
描绘,记录,编写,
故事里的故事,
蓝色泡泡一样,
相互粘连,溶化,
故事进入故事,
故事遮盖故事。
 
人随时醒来,
梦依旧在梦里。
风穿过,
吹着梦里的故事,
言之凿凿却鲜为人知。
 
秘密闲置
 
夜幕里,
小城只在概念里黑着,
每一朵花,每一叶草,
都被灯光照亮。
 
色彩交替呈现。
一些心事完美着,
旧时光扇着小翅,
越过马路,越过广场,
越过一切可越过的,
寻觅旧地。
 
所有的都在,
所有的全无。
旧时光看到的,亮亮堂堂,
似曾相识,
却没有温度和气息。
 
拟想之黑空着,
秘密闲置。
黑色在黑色里存放,
吞噬与颜色无关。
 
山谷静
 
山谷之中似乎寂静,
却哪里都在动。
 
动的眼睛,动的嘴唇,
动的翅膀,
看见和看不见的,
树枝树叶,花朵果实,
泉水及云影,
动与静没有界限。
 
七月匆匆走过,
动的一切跟着,
跟着绿透,跟着成熟,
跟着让真实完全虚化。
 
一些事物兴盛,
一些衰落,一些盛衰各半,
与酷暑擦肩又分离,
热里的凉,凉里的热,
花瓣一样有序排列。
 
与一双眼睛对视,
与万千翅膀相握,
心室渐渐开合,
流失与扑入已不成比例。
 
浮萍叙
 
浮萍积于一处,
孤儿一样彼此望着,
像望着自己。
陌生的自己,
没有故事的自己,
漂泊无度的自己。
 
四面八方,望向哪里,
都是自己的影子。
相近,相贴,相挤,
一片片,一团团,
内心简单直白,
相见,挥手,再相见,
皆为陌生。
 
谁也不记谁,
谁也记不住谁。
浮漂如歌,浮漂如泣,
浮漂荡过浮漂,
虚实难辨的光点,
在风雨中消逝。
 
浮萍独自仰望,
不说爱,不说感动。
 
风铃已虚化
 
没有风来,
风铃只能彼此守望,
秘密不能交流。
 
五颜六色的铃铛,
曾经借助风力,
如热血沸腾的青年,
碰啊,撞啊,
碰出火花,撞出音符。
铃铛爱上铃铛,
旋律爱上旋律,
屋里屋外,喧闹如流。
 
此刻,铃铛望向窗外,
树枝摇晃,而风是树木的,
是别人的。
窗门关死,无风可入。
铃铛不语,风铃虚化为流星,
自己抹去自己。
 
孤独语
 
蝉声四起,
令孤独更孤独。
孤独倚着自己,
听不见什么游离,
听不见有什么痛着呻吟。
 
孤独坐在房间,
孤独漫步长街,
孤独在孤独的暗处,
吮吸泪珠之光。
 
一份孤独独立着,
望不见另一份孤独,
千山万水之遥,
千世万世之障。
噪音淤塞道路,
雾霭弥漫,怪石狰狞。
 
孤独者没有依托,
一根稻草,一抹烟云,
生于天空,流于天际。
 
再走戈壁
 
戈壁石片颜色各异,
每一片都光滑可鉴,
点点亮光似乎都是眉眼,
眨动里的故事,
被风吹得七零八落。
 
戈壁空茫。仿佛看到
草细弱灰白地从石缝儿长出来,
只是长出来,长出来就再不会长。
但它们年年要长出,
仿佛老死的不是自己。
 
喜欢一些群体
 
喜欢一些群体,
一片树林,一堆石头,
一汪湖水,
一群牛羊,等等,
看它们静默,
看它们走动,
看它们不愁不喜。
 
它们说话,凝视,
丝丝透出暖或凉,
摇晃,堆积,荡漾,
游走,随意给予,
自自然然,没有套路。
我站在它们之外,
心事可有可无,
可以水一样柔软,
可以铁一般坚硬,
我把自己抽成丝线,
又把自己堆成山峰,
捏碎自己,重塑自己,
想什么都是光亮,
扑向哪里都是春天。
 
一些群体面前,
生命不用划分等级。
 
空地上的空瓶子
 
一块空地,
两个空瓶子,
可乐瓶、农夫山泉水瓶。
空对空,无语。
 
空地上没有庄稼,
没有杂草,
偶尔几根鸡毛,
也被风吹起,
七上八下,飘落不定。
 
我捡起空瓶子,
想拧开盖儿,
朋友们阻止我,
说人家好不容易空了、
轻了、净了,
别再打扰它。
 
瓶子相互望着,
空望,空打量空。
 
空地上有了空瓶子,
空地不再是空的。
 
有些空白
 
有些时候,
会出现没有边际的空白。
 
它来自哪里,
来自一尾鱼,一枚钉子,
或一件旧衣、一双破手套,
抑或地上残枝、天空断羽,
没有确切的物象表明空白来自哪里。
 
我闭上眼睛,空白愈发厚重,
压疼头顶,挤压胸腔,
不得扭动和翻身。
 
其实,空白里含着东西,
花絮、游船、纸风筝,
万马奔腾,细沙流窜,
一一又空,空里水滴,
空里蝉鸣,空里彩虹,
横冲直撞,上下翻腾。
 
空白如铁,空白如山,
在生命脆弱时,
它们会乘虚而入或趁火打劫。
 
小径蜿蜒在心里
 
小径蜿蜒在心里,
雨天泥泞,旱季扬起灰尘。
层层小花蔓延于小径,
一季一季开。
 
谁走过小径且珍藏小径,
谁才会迷上小径,
且执迷不悟。
阳光洒下来,透过浓密树叶洒,
落地即碎,而暖却完整。
小径软化,
软进岁月冰凉处,
软得没有尽头。
 
我盘起小径,又抻开小径,
任我默默把小径磨成玉簪,
别进某些空白和伤口。
 
鸟儿孤独记
 
鸟儿夜晚鸣叫,
叫着它的梦境,
叫着它的欢喜和悲伤。
 
夜色深重,
每一座山峰孤独,
每一个鸟巢孤独。
孤独包围着鸟儿,
有梦无梦,
鸟儿冲不出层层孤独。
 
白天掠过哪里,
在哪条枝上栖息,
听过多少声音,
看过多少面容,
各色人等的表情,
鸟儿一一回想,
瓷笛一样挂于树枝,
风吹,呜呜。
 
鸟儿在孤独里,
鸟儿却不惧孤独。
把孤独编入梦又叫出梦,
孤独像虫子一样,
蠕动于树枝,又被鸟儿啄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