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刃 ⊙ 回转之路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夜谈

◎余刃



《报复》
 
11年前
我爸陷入一场骗局
谁都说不听
当天晚上
执意拔腿往外跑
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把他按在墙上
11年后
他一个人
又一次天马行空
终于被骗得
身无分文
嗯。这回终于轮到他
狠狠地把我
按在墙上了


《开敞蓬推土机的男人》
 
他开着一台
没盖的推土机
在工地上运土
太阳比较大
因此他戴了一顶草帽
这顶草帽
很好地遮住了他的脸
这个工地上
干什么的都有
看了一阵
都比较死板
只有他操作起屁股底下这个大家伙来
暗带着骚气
坐在上面视野好啊
人也非常放松
一放松就容易行云流水
现在我边抽烟边看他
而他正在
左奔右突
一切尽在掌控


《在这里我感到孤独》
 
在这面无名坡地上
刺藤
每年都会开出白花
这些白花
每年一次
披在这坡上
它们最终结出果实
这果实
最后都留给了
附近过冬的鸟儿吃


《槐花》
 
往年是几个胖女人
提一只口袋到来
揪住槐枝像面见仇人
枝条纷纷折断
今年没等她们来
两个老头就动手了
他们搬来一架梯子
一个老头爬上树去
颤颤巍巍
另一个只站在树下
抬着头


《夜谈》
 
我听见雨下了起来
它降落在我们抛出的思绪尚未收回的中途
我们停止了谈论未来
就在这个时候,雨点密集地击打在
房顶上地板上
泥土
和草叶上
那晦涩的、污浊的
甜蜜的、明亮的
都已收回
它们穿过雨幕
母亲坐着,我站在窗前


《方巾》
 
在家中那些
闲置不用的
物什中
最让我难以
舍弃的
是女儿降生后
轮换着
用来包裹她的
两条方巾


《是雾》
 
老哥倚在窗前
看着远山
他说那座山与
更远的另一座山之间
腾起的白色
是雾吗?
他多余问了
是雾


《一个雨天》
 
老哥倚在窗前
突然问我
那个生双胞胎的女人
叫什么?
那站在雨中
各自打着伞的
是她和她的两个孩子
可见他早就听说
附近有个女人
一回生了两个孩子
我真没听说
看看那雨中的脸
她应该叫什么?


《另一个雨天》
 
远山飘渺
只能看见绵延的轮廓线
后来那条线也消失了
彻底陷入一片灰茫
一些雨
正斜斜地
打在窗玻璃上
划出一根根短促的水线


《一个向北走去的年轻女人》
 
她走在我前面
我看她走路
是一撇一撇的样子
心里有点失望
可能是感觉热
她的整个肩膀
突然从黑色外套中
挣脱出来
衣领挂在背上
继续向北走去


《痛苦》

她的痛苦在于
成长得太快
别的却太缓慢了
她现在就想跟一个男人
一起生活
她想早早地
挤着她稚嫩的乳房
给这个男人和孩子哺乳
爱应当如此吗?
本就如此
不然呢?
那春日阳光,那草地
那草尖上被光线穿透的水珠
已经向她透露了
关于爱的
一切消息


《苏州河》
 
偶尔想起她
从未谋面
她只发给他
一张只穿着
内衣的照片
成熟的
有些臃肿的身体
内衣下面
想必是褐色的乳头
阴毛黝黑
他们约在
苏州见面
约期当时
没有说清


《等待》

第五次及
以后的每一次
都在河边
河边很冷
后来社区封锁
出不了门
他就消失了
她总觉得
用不了多久
一切又会继续
夜晚如此迷人
不是吗?
完全可以
等下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