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鹏 ⊙ 骑马下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右手握心脏

◎李昌鹏



 


每个人都有一个内室,小小的身体
跪诉他的忧伤
半夜他穿着拖鞋走出王府井
璀璨夜空中,他和楼群相互察看
他在天上,他在天空发现无数空间
他突然看见
脚下的路像一根血管
他把自己的心脏握在右手掌心



打马过河


已经在马背上了,草原时高时低
白云时远时近。回忆中,四只马蹄过小桥
四只马蹄的敲打声,掉入水流
我再次夹紧双腿,上下起伏的马背
如钝刀破竹,多年后我看见少年
收紧小腹,提着肛
我感到来自远方的力量,让尾骨发麻



 


苹果树、梨树在雨天的低空喧响
白日焰火,在伤口爆破那般
炸裂,毁坏自己
红,飞起来;白,迸出来,像脸上的血
像脑浆。你要什么结果?



 


新花洁净。在植物茎叶上的每一根
茸毛,都未曾收到
来自人畜的伤害
这人迹罕至的庚子春日
鲜润,如湖滨斜坡上嫩草起伏的细浪
生灵感谢不受侵犯的静好光景
一种可以保持的鲜洁
给发现的眼睛带来思考的冲击力
我原谅那些生命中猛烈的意外打击
这是我送给你的祝福
在春光降临的时节,请你祝福我
一个和你一样贪生怕死的罪人
请相信我,心怀浩荡的十顷春风
我放上天的风筝,你牵在手里



 


他身上粘着尘世的蛛网,夜霜
染白他眉睫。规则破坏者
夜行人,吃掉手上被照亮的道途
及火炬,在自己躯壳内守电梯
就像他不开心时,在冬天品尝冰淇淋
带着七上八下忐忑的心
以一种能被理解的自虐取悦自己



 


辣椒苗站在拳头大的花盆内
举着三四个欲裂开的白色花苞

我始终不信这就是辣椒苗
如果它能长出三四个辣椒便会更像

我端详着这只漂亮的小花盆
它让我或辣椒苗,认识到某种局限

可能某一天,我胸口会遭受锤击
火红的朝天椒将灼痛我的双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