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研 ⊙ 罔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痕迹学导论

◎张研



痕迹学导论

一.

结束始于盲从。现在就开始遗忘
还不迟。雪天的路灯下满地的水晶是时针
的命门,它不像一开始就选择沉默的事物
那是后来,道德作为上帝口袋里的漏洞
在他闭上眼睛时看,是恒星意志的俯身打量
乌鸦患上颈椎病,不疼,能在泡沫的脸孔上
舔灭一颗廉耻的星。让人们思考的是间歇之间
蹦跳着思考的哲学家,追求一切倾泻而下或者
引起瀑布的指关节。如若不然,人要怎么走回
星云之中?星轨的肩膀还清冷,叙述的
影子还彼此遮掩。距离仍对你弯腰(庆幸吧)
万一你回来,像踏着第四轴的非洲象。你是你
体内的毒素,却善假于外体,所以无端膨胀成
幕布后的行头,为了从前妻手里骗回她不相信
而你丢失的剧本夹:“天堂降落在双膝之下
这并不关于水怪或者天伤星墨者云云
拨动野草琴弦,这最灵活的大地的喉管,从
萤火虫身后散布出全息的毛边织锦,带领我们
那个有着十二对臂膀的古老的兄长,渐渐飞升
所以一开始这就是每个人的尾巴上的废墟,文明
就从山崖或是鹰喙的阴影里落下来,不声不响但警告
以此违背它的虚名,在不断的酸蚀中,不故作紧张
慢慢后退,退到襁褓的褶皱里,低频地繁殖纸缝间的鼻息

二.

否定是一种反向的尴尬,明亮于你的失踪
在明天你根本不该有困惑,你曾是即兴的
商籁体,你闲谈的邻居们讨论过有关你的
下一步的变幻。你是直接的寓言,口误般亲近
癔症的定向爆破,记忆不需要引文正如偶然
是刺猬的姑姑。你不就是你的秘密关系的观众?
那天,你跑向南方,是去年的第三遍,你告诉自己
你要找到一颗包裹闪电的糖果,你靠这个念头安慰自己
正是它能帮你告别人汤的鼎沸。看呐,那不是主任
是躲在墙角,永远可爱的标本猫,它总是抓破自己
的梦,像那些夜里你的梦抓破它们自己。你哭泣
你背负血迹的责备,来到这严肃如冬的春,你的旅程
被一个晃动着的比喻缩短了,他们——咳嗽如鸣的
旅伴,撕烂你回忆的票据。你那么孤独,叼一枝
绿叶也不抬头,让隐藏起来的空气也感受你的悲鸣
你有你的云骑,作你的破折号。渐开线的挥发性
缓释出比忧愁更低的雾。初生的奶奶,就是现在
你不是你的过去,你不是你正如你将永不能自媚
而谁可以想象到达?在半途时都被规劝(认了吧):
不要侧目,你的犹豫将恶化你病榻前的猛犸

三.

假如虚无向你射击,连击,你惧怕哪个:
如果,但是,边缘,非此即彼?你能分辨出来
哪个音符是剧场里的主教?哪个婴儿是远山的
圣人?否极泰来正是治疗蒙昧的鞭子,在腐败处
旋转,就能生长出意义的裸子花。我们就站在溺毙者
的窗前,哀悼这个代词的世界。这里有萤石般的歉意
也有短视的车灯和掩埋处女的狗年月,我还记得
海岸退回到海里,爱情退回廊前的月下,在老诗人的
黄昏中一定有他爱惜的介词,而我们浪费了它
用铁屑炒出一盘没有国籍的铁锈。让我理解你的
同情心,你放弃的成为奇数的权利,给我们吮吸
交易的幻术,这是登星道人的传染病,代谢
所有邻居和同事的科幻日记。不是么?正听到的盲音
和你咀嚼镜子的动静都出口了,在不谈荒唐的
南山岛,那些混沌的声音都在次第升值,那里
没有数词,男人们不是无就是肢解掉的风暴靴……”
你累了,像盲枭不记归途,在日夜的对赌里进进出出
你能消化哪一面的寒暄?你能甘心将夜榫(难道还有什么)
凿进清晨?你会试着成为命名栅栏的余数?
再请你为我们输,成为寻访者,寻声躲藏
然后被涂抹满每一秒钟,就像潦草的宇宙射线——
人们从未见过它,而它正在每个人的眼角埋葬深沉


07.01作 15.09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