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于空气中的一些酒话

◎木易



——在玉林西路飞机吧


离心的雨丝
失去重力,滞留温柔小巷
迷漫深夜即将打烊的酒馆

这是很容易联想的啊
极度困顿的觥筹
画面还应该包括有限的潦倒

加央的酒杯添加了新的表达
小闻一如既往的微笑仍略带肯定
手里捏着透明的酒瓶
仿若从未历经时间的过滤与洗礼

我的眼前出现赵老师口中的
飞碟
消失于多年前的丽江
“好吓人,你知道吗?十多个UFO发着蓝光。”

作为铺垫的,自然包括一位女子
一米七几、长发、偏瘦、浅色衣裙
同时在他罗列的形容词感叹语中逐渐生动

至于结局往往不置可否

“错觉,所有的女人都是错觉。”
只有车老师说,妞必不可少
而诗歌与画,都将诞生于一颗赤子之心

我想那个时代应是
万物蠢蠢欲动的狂欢罢
抑或掺杂着小语种,夹杂着各地晦涩的口音

唯有酒能让时间的铀失去强制力
我们试图寻找的,或许都从未存在
更妄论出现了

方才兴致勃勃的酒客陆续散尽
世界只剩倾诉与聆听

交替的光芒呈现出各种色彩
像一个个异类
垂涎欲滴

话题牵涉现代性的审美或艳遇
好似夜幕下的美瞳,突破星河

“是时候了。”
“应该说出我们的观点。”
酒至凌晨
当提起革命时杜老师已醉得像个孩子

夜深人静
零星的雨被再次赋予游离的气息

他们眼里残留的模糊亮光
似乎仅仅为了证明
更多的故事与酒精尚未发生

木易,2020.4.16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