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只言片语

◎陌

有一天永远不会回来

◎陌





*有一天永远不会回来


你听到了那种呜咽
那种舒服极了的
自己的呜咽
在那最初的痛苦过后
已不再像个孩子似的呜咽
一切不会变得再糟
只是不知要如何的呜咽
像阔大的海边有一棵孤单的树
像树皮般沉默
像一个人光着身子
坐在海边
一棵树横伸的枝干上





*告别之诗


汗站在沙化的草原上
那里变成一片沙地
沙地的一半铺满了白雪
那是积雪
有一些坚硬
反射着冷冷的光
汗站在那样的映照中
确切地说,是一匹矫健的马
站在那样的映照中
汗只是骑坐在一匹马上
汗和马,都是固定的雕塑
高高地看着他们冬季的蒙古国





*事物,有想象之远


那些星系团之间的电浆
难道不像星际暴风雪
只是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穿越
我们的祖辈,我们的父辈以及我们
仅在这一小片宇宙岛群上
生活,偶尔想象外面的事情
我们质量很小,几乎忽略不计
1993年,我们对着一台
黑白电视的雪花画面
等待那生活的寂静,颤抖一下
它的里面,一切供应充足
时间和空间和显像管
有东西正慢慢启动
面对着我们充满野性的眼睛





*吻之诗或诗之吻


那里有东西
洄旋
重重叠叠向下的曲线
某个漩涡
不知道通向哪里。
这是不可能的——
用手电筒或别的
照向下面。
那里有一个不断扭曲着的
渺小空间
在前进。
正如你一直想象的那样
但你不能跟随。





*有时候怀念着那部分


在遥远夏天的老式大巴车里
有一整车打瞌睡的乘客。
破烂的坐垫。孔眼。脸庞。
苦涩的几年旧的衣服,僵硬的颜色
车在轻轻颠簸,他们也不晃动。
炎热的风闹得人没脾气
开着的,没开着的,窗户
没有区别。偶尔车辆突然停下
司机朝窗外吐的那口烟圈儿
混合着扬尘,肺部蒸汽,飘散的汗腥味
仍往车内灌。被车辆撇在身后的
搭车的人,小步跑着追上来
看起来像追了很久。司机咔地一声
放上一盒磁带。按下按钮。更遥远的歌声
于是在耳边回荡。





 


返回专栏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