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城外

◎墨青



组诗|城外
乔一水(墨青)|著



城一直都在。寺里的樱花开在寺里
多年来第一次开给自己和春风
在夜里,泛着白光
互相认识另一个自己

我在睡眠中,妻子起身、穿衣的声音沉重
而冗长,像消毒液慢慢爬过整个街道
我抓起她的手指,抓起一根花枝
它们分开窗帘后又分开了江水和落花

出门前,花枝掰开了别在双耳后
加固口罩,耳朵的血流到脖子的征程
草木开放了春天的产道
滚烫的血想把我重新挤压一回
2020-3-26




遥望城池。用眼睛垒起围墙
院子里空荡荡,时间在此翻晒牙齿
枣树还没到时候,梨树也是
风吹进来又吹进门缝和半开的窗户

就这样留下来,便很好
白墙上的划痕拓展着自己的疆域
桌上的果壳又清走一波
那都是去年熟透的果子对自己的终结

灶台上花样繁多:白菜豆腐蒜薹鸡蛋土豆
烧肉酥肉酱肉白米和面条
饺子包子馒头还有饼都计划对自己狠一点
卧室传来一句:"稳住,我们能赢!"
2020-3-27




城,是一个点。阳光用树冠来回划线
在我们脸上花园急忙找到自己的栅栏
惊蛰后,虫子升高三十层楼房的地基
来自大地深处的蠕响,远比我们沉默

杯子里的水转移了,而河流仍在那里
我手中的玻璃没有一丝要破碎的征兆
妻子在杯中加了红枣片,枣核被丢弃
一条条空马路被当做烧水的柴火捡回

炉中火苗跳动,等我射出去五根食指
初生的杨柳叶完成了绿色情报,等我
春天做成的身体重新深入泥土,等我
完成一条河,与另一个我互换山峰
2020-3-28




城在城之外。窗外一声呼叫
即刻被城里的玻璃和镜面折射
重新编排的神经,钢筋混凝土森林
不断多出箭的雕塑和断线风筝

手中的筷子是通往极目之处的天梯
咦咦学语的孩子抢走一根
搅动碗里的鱼虾,他现在拥有了自己的金箍棒
他的勺子和碗已被清洗干净,放进了消毒柜

我把独自在办公室的经历讲给妻子听,睡前
窗帘合住,留着一条缝,只有光能通过
长街两边的路灯整夜照着诗行里的明喻
让它们在黑暗中可以闪光行进,经过医院和护所
2020-3-29




城,是另一种信仰。燕子的尾巴
分开眼睑和嘴唇,让清风里的种族朝向我
返回在注视和亲吻的时刻
树林把自己摆开,让中间的长路漫漫却杨柳依依

朝向我。杏花开放时,空留着檐下最好的位置
那里有一场雨,沿着线香的轨迹朝向我
玉兰把树根拉向空中的飞鸟,蓝色的影子朝向我
回声,来自一片梨花瓣的卷曲,都朝向我

花事将尽,此时谁还还未返回就留在异乡
谁用双手交换了别人的双手,就静坐在日落时分
夜幕会渐渐暗下来,朝向我,凸显我
月光生成的我,海上风浪离开船只,继续朝向我
2020-3-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