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年|诗10首

◎衣米一




◎海鸟

海鸟在海面上飞时
是变化莫测的
它们的下一个动作
下一个方向
是我的未知世界
它们飞了又飞
一大群
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看起来,不仅仅
是为了活着
也绝不是
为了成为好看的银子
也不是为了让我看到
然后说给你听


◎空房子

一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
没有人在里面
做过饭吵过架
没有人在里面做过爱
它是新的。真是太浪费了
风总往房子里吹
风仿佛在寻找一个人
光也照进来了
像一只手电筒
那样对着白墙晃动


◎余晖

海面上全是夕阳的余晖
看起来,海边的游人
也全被玫瑰色的余晖所吸引
有的人用手指着夕阳
给另一个人看,有的人拿出手机
将这一刻拍下来
在海边,我总遇见那个
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
因为安静,活得像一株植物
看起来,他对余晖无动于衷
他的父亲来回推着他
因为平静,他的父亲
看起来格外温和,温暖,
仿佛余晖进入了他的身体


◎另一个名字

几次看向高空,云
都是静止不动的
在浅蓝色的天上
云静止得
简直不像云。也许它是可以
叫另一个名字的事物
比如哲学,审美
正在做着的白日梦
比如我,长时间的痴情
又长时间的无情
一个大帝国
留下的,悲欢絮片


◎隐形

天快黑的时候
我看到天空只有一颗星
高悬,孤立,散发着微光
像一只唯一留下来的鸟
天终于黑了,已经看不到其他的鸟
或者是,已经看不见其他的鸟
一只鸟变成一颗星星
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天越黑,它越亮。它具有了
我所向往的骄傲和永恒性


◎飞行器

睡得正香的时候
我被你惊醒
感觉你一下子在床中坐起
说,这飞机飞得太低了
飞翔的声音就在屋顶
甚至能感觉到床的颤动
但它不会撞上我们
我说,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房子。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床。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心。这里是
安全的,我的手停在半空
寻找下一个着陆点


◎秘境

你对我多次提到木麻黄
你说记忆中的海边
长了大片叫
木麻黄的树
你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那树的高矮
那树林的大小
那海边的寂静
你说,星空下
只站着木麻黄,和站着你
我看到星光
在你的眼睛里闪烁
一次,我们在海边走
你指着一棵象松树的树
说,这是木麻黄
又说,没有被砍伐的树
就是命大的树
我止步,辨认
想象着一大片树
如何变成一排树
一排树如何变成一棵树
一棵树如何
等待那个砍伐它的人


◎淹没

7337次列车4车厢的
11A11B11C位置上
依次坐着一个陌生男生
我,和我的女儿
男生一身黑衣
戴耳机,始终
悄无声息地刷手机
女儿穿长款黄色T恤
始终在看一部美剧
英文对白中
交杂着惊叫声,喘息声
痛哭声,和狂笑
那显然是一个
不平静的人生。我
望着车窗外飞逝的
草木,以及海水
在重构一首诗。它最初
是辩论性的,现在是描述性的
这期间,列车进入隧道
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比美剧对白更响亮
比惊叫声,喘息声
痛哭声,和狂笑声都响亮
淹没了所有


◎杀死一个海

杀死海
杀死它留有
海草青味的嘴巴
杀死它蔚蓝色的眼睛
它正看着我们
它的眼睛过于大
过于深
过于干净
像一个孩子
面对一个
眼睛又大又深又干净的海
我无力举刀
我泪流满面
我一生
只能是这样一个人
海被别人杀死


◎在日本


1

男人穿藏青色和服
女人穿葱绿色和服,小孩子穿浅粉色和服
一家三口,这样好看地
隆重地出门。他们见人
必微微鞠躬,轻言细语,点头浅笑


2

晚饭后,在周边小范围内逛街
到便利店又取了上万元日币
路上,静悄悄的
只有一对年轻男女手扶单车停靠在路边
应该是一对恋人,或者肯定是一对恋人
小小便利店灯火温暖。有自助式现磨咖啡
有书架,鲜花,贩卖机和取款机……


3

去新宿。又去免税店
一路上,随处可见“江户”“银座”“新宿”等路牌
感觉随时可遇见村上春树,东野圭吾所写到的
那些孤独的人,寂寞的人,满怀秘密的人……
可遇见小津安二郎银幕上的
那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和他们在东京打拼的儿女们


4

去大名鼎鼎的银座
是在看完一本东野圭吾小说之后
其中最美艳的女二号
在银座开西班牙餐馆
她将一个比她年轻十多岁的男雇员
迷得神魂颠倒,她被这个男雇员杀害


5

九月,在银座
用手机拍下
摩天大楼。制服女孩。和服太太
情侣。奢侈女郎。红衣男子
海尔集团广告牌。三宅一生专卖店
走来走去,漫不经心的白鸽子和灰鸽子……


6

听说日本的温泉酒店常常闹鬼
比如没有人住的房间
突然传出女人唱歌的声音
《午夜凶铃》里,白衣长发的女鬼贞子
 是不唱歌的,贞子凄美,无助,总被困在井里
那一夜,她没有来到我住的房间


7

去金阁寺
就去三岛由纪夫写的
那个金阁寺。去那个结巴小和尚
烧毁了的金阁寺。在那里,美先让人心痛
再让人心碎。在那里
美是孤儿
她住在空间之中,时间之外


8

我有一个美丽的朋友
被京都人的生活方式感动到哭
她坐在京都人家的门槛上
一心一意地哭。和我一样
她记起了荷尔德林的诗句
“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
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


(2018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