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凌 ⊙ 悬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非花令》(组诗10首)

◎汤凌



《非花令》(组诗10首)


1.紫云英像一只蝴蝶


文/汤凌


紫云英像一只蝴蝶而你
像那只停落在草地的紫云英我坐在你身边
是一个逻辑语法错误生成的逗点
缘于我们总是从语言的角度理解
这些花和草地而你只是坐在它们身边
双手撑地看着它们或者抬头望着蓝得湿润的
天空几朵嫩白的云悬停在你眼睛里
而我再一次想像着这些事物
在你脑海里将会形成怎样的镜像
你将会拿什么来类比以表达你的感觉
我老会害怕抽象像是害怕虚空
像是那只灰麻雀害怕被绵密的锣声所驱逐
而没有落脚之处终至累死就像此刻我认定
词为紫云英物为蝴蝶也认定物为紫云英而
词为蝴蝶还认定词为紫云英蝴蝶物为你我
当然不是庄生迷蝶的旧知识而你恰恰
是虚空是抽象在我的认知之外
此时此刻你存在又不存在正如未来
你会存在又不存在正如细察时你的花瓣
并不完全紫而是由白向紫的物理渐变细腻
精致像是教养过的人生像是一方鸟虫小印
你并不像蝴蝶而只像你自己
在此在空间合理地呈现自己

2020.3.14.     果林居



2.桃花还是花骨朵


文/汤凌


我经过她的时候桃花还是花骨朵
深褐花萼紧紧包裹透露一点胭脂红
像她羞于急于表达自己却
不知从何说起这个春天来得有些晚
我们正在经历一场网格化囚禁而
不知施暴者是谁,很多人走丢了更多人
在深宅里重新审识自己和世界比桃花
更艳俗而此季桃花还待自然力催生的花骨朵
我经过桃花花骨朵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她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却已是傍晚风兼雨
世界似乎拒绝她重新审识它本来就是这样子
你所表达是冥顽石头试图映照桃花
在普众心中之艳而它们为什么会向世界
奉上粉红胭脂红我不知道
这树桃花还是花骨朵的时候我与她错身而过
并不知道我们将继续被囚禁多久而
在别处还有多少人将要被囚禁
古人已道出天地为炉阴阳为炭而我们总悲伤
空间太窄时间太短而自然力陈陈相因
一夜桃花在枝头绽放完成它的使命
我再次经过她时桃花开处缀满粒粒绿果实

2020.3. 15.   果林居


3.绵延的护生草家族


文/汤凌

绿色血统供养四瓣白色花冠如形容词大小
绵延围绕池塘草地像是给它戴上白花环
一茎一蔟一小家端坐基生叶丛向功德莲花座
长幼有序在阳光里有的已经进入盛年而更多
裹在花萼襁褓中仿佛晚一辈在等待出生
当然善与秩序
因循血统论实则物竞天择理性成就
头顶杂木灌丛权力享乐主义
再头顶是乔木强权逻辑还另有
无常老园丁背着冒黑烟的暴力美学刈草机
而此刻各安所命它们端坐莲花座执念繁华
二十来个成员家庭如锦似缎受用天命忧乐
有人用相机咔嚓拍下全家福
证明自己和它们曾来过或真实存在过
而不久后她会因内存不足而删除
它们将不复存在仿佛从没来过这个世界
直至明年此季
又一批护生草开出同样的小白花
但那已不是此在的它们我们却无需伤感
它们为自己取“护生草”的贱好名信任神秘
它们试图凭血统复制延绵不绝明证永生
就像此季它们的开放仅只为证明护生草历史

2020.3.15 果林居



4.她说,再不拍我就要谢了


文/汤凌


是的,时间不多,从花骨朵到花瓣掉落
十三天吧或许十天或许十五天并不重要
野蛮,似乎要光耀一世纪,似乎让存在
猛然长出形而上意义,一定是吃醉了酒
直觉超越语言学,自然物之脑海镜像
两相塑形却相互否定。那浩翰红,海洋
浪推浪,一波又一波力量涌过来,层层叠叠
在方寸之中汹涌,精确,激越
像得到某种神秘物的眷顾或准许,忘记此在
与时间化为同一片红,将我们淹没其中
一串一串像过往和即将消亡的此在
蒙昧或闪亮,酸苦或甜腻
都结成籽种下因果而我宁可相信偶然
借这浩翰红混沌标识物
回到初始混一当然不是反叛
她走出她世界另一面,返过头回到她的身体
我说:芍药芍药,妖娆的狐狸精
她说:给我拍照吧,360度无死角
微距长焦逆光顺光侧光,再不拍我就要谢了

2020.3.16. 果林居



5.紫木兰真热闹


文/汤凌

抚摸她如同抚摸一头冰河时代的猛犸象
她们在树上宴会,我站在树下仰观,四世纪
王羲之兰亭聚宴,书写,唱和不绝,转瞬
闪至民国上海滩向公馆名流舞会,长裙翩飞
钢琴声笑声更撩人,五位小姐倚在阳台看水
又闪至长沙琴岛歌厅,有人弹唱果林居之歌
贝司手把琴挎在胯部,目光向内邈视自己
但如果再细心一点可以听到纷乱中有玻璃杯
碰撞的叮叮声,甚至可以听到大口喝酒的
咕咚声小口品茶的吱吱声,服务生走过
踢踏的摩擦声。且别嫌意象陈旧
想像选择集体面貌贵族英雄和谐委婉
从来走康庄大道站舞台中间
偏脑壳里却发现一只夹着尾巴的土狗
吐着舌头从人缝挤过来,不时呜哇呜哇叫
眼神微漏祛情惊恐,一群先锋主义者
在台上举着紫红拳头激昂演讲,他们说
移拼之恶甚于跨季之恶,物与语言错位
有损汉语精魄,小园风情皆为伪像,容春风
再偏45度角,吹陨石坠地,当再深挖三尺
埋瘟鸡蝙蝠方能去疫方能肥沃现代主义范式
而更多人早早搬来皮影戏,一声梆子引路
鼓锣钹镲急急如令,一人二将撕杀,跺脚
二胡情深唱苦情,足够共情,有人乘尖喇叭
飞往古典主义寒窑,再也没回来
———呵,我真是矛盾的蚯蚓
一面欢喜,一面渴望把自己割断,再生
抵抗如影随形的暗面

2020.3.18. 果林居


6.鸢尾此在孤伶蓬勃


文/汤凌

清晨她走出芭茅帐蓬,仿佛这是她应许之地
小手提白裙褶边拖地,挺起胸脯在草地奔跑
红花檵木围观吐着红舌头像极了调皮鬼
当然是浪漫主义幻像,更是乡愿
福元路边的鸢尾花开得太孤单她没有爱人
想像园丁误把花籽当成早熟禾草籽洒在地里
想像某只乌鸦或山雀飞过拉大便,或者想像
某位一年级女生兴致勃勃种下它做植物实验
从哪里来?太偶然,像此刻一辆白色福特车
跐溜从身边开过,像我此刻拿出手机给她
拍照,发朋友圈,而在别处另一个人
为图片点赞,然后打开疫情链接,瞬时悲伤
鸢尾提着裙裾在光的草地奔跑而神色落莫
时间瓜蔓匍匐生长结出了芝麻和西瓜,而她
此在孤伶蓬勃,她在众生之中又在众生之外
无逻辑,无端在此她自己试图说服自己
她掉入捕手陷阱,尖竹签根根竖起
扎入脚心,拔出来用于卜筮问天
像迷路的我面临两条路选择,丢纸团抓阄
一写“左”一写“右”,闭上眼睛
在混沌的黑暗里,天知道会抓到哪一个


2020.3.19   果林居



7.墨兰审美


文/汤凌

关于美,总有七分意外。昨夜
梦见沈周和黄宾虹点苔,他们拿秃笔把焦墨
扎进画面,苔点在石头上跳舞,蝴蝶小人儿
无序却法度森然,合乎规范,与,美
他们一会窃窃私语像勾肩搭背的小学生
一会凝神屏气像社区里下象棋的倔老头
她忙完农活从水田插秧回来,精致妆扮一番
站在窗台妖娆流线型身姿的粗壮黑健妇
她把手掌打开,没有判断性,自然情绪流出
审美自信——如果愿意,她会走下来
打一趟生风的形意拳,做一百个仰卧起坐
抓举一百公斤杠铃,然后
穿上黑色职业小西装拿着文件夹走进
写字楼会议室跟客户谈业务,观
股市k线,曲线波浪,经济学曲率
嗯,你不会惊讶她进出各个角色的审美
点线面与浓淡相破,虚实相生
自然,舒卷审美不可抗拒的进化魔力
她张开花瓣,逆光里的轮廓线条舒畅,自由
要从防护网切割的长条阳光里抓住飘游的
疑虑,拉马努金在睡梦中女神启示下写公式
她看着我,把巴塞尔级数放在欧拉面前
似乎认定我就是那个点苔的人

2020.3.22   果林居


8.探春花在她空间扭动


文/汤凌

她揉巴纸团。她用小楷写隽秀的“春空间”
你可以伫立一旁看她在纸团般空间里扭动
无序。在另一个复杂的时空坐标系中
她坐在梳妆台前照镜子,明净的无常形的
镜子,她看自己性感的屁股绷直的小腿和
媚惑的腹部,她从脑后反方向观摩自己
细挺的鼻子漆黑的葡萄眼。她扭动
无规则律动,一条小弧线迅疾的幻影
成形成色,一朵黄色的探春花
她的身旁,一朵又一朵,一群同形姐妹
生活在各自“春空间”,却相互关联
她们扭动,发出“啊啊”“哦哦”声音
激越,能量充沛,似乎没有穷尽
此刻,我路过她身旁,一个随机的偶然
在我世界,在我之外的发动机驱动的世界
她的寂静笼盖四野,半透明的绒毛
刚直直地竖起,借助风的力量颤动
她探出紫色的蕊丝,微微摇头或是颔首
我不知这是不是她另一空间的本意

2020.3.24. 果林居




9.紫藤荣华爱

文/汤凌

繁华。热烈。偏执中有强烈的卖弄
太渴望爱的女人,恨不能献出全部爱
依存理性或感性,或触发某个即时装置
游人们站在人间道德斑马线上指点评论
美与丑。俗。太艳啦。“不要脸”么!
当然,有人会想起生命逻辑
极张扬的自信源于对时间仓促的恐惧
旧秩序与新世界,一代又一代,矛盾又平衡
一长串一长串的深浅紫垂下来,多层次
花和枝叶重重叠叠,强迫症患者
把她的迷惑、妖媚和伤感掩藏于荣华欲望
一群刚学会涂抹脂粉的懵懂女人,我不知道
她们会生出怎样的批判之心或者没有
她们会不会也像人类一样渴望拥有——爱情
还是,仅仅因遗传历史而自然生成的审美
不带有丝毫欲望,却逃离不了爱与生殖秩序
谁知道呢?细看下,她们每一个各有不同:
福寿命,尼姑命,桃花命,孤星命
更多的是臆想命,她们谈论春风江南
谈论在百木山腰立一座琉璃飞檐紫藤花神祠
相约以后年年都来拜一拜

2020.4.8. 果林居



10、牡丹令

文/汤凌

牡丹。她长在石头边,在绿丛中很独特
仿佛她是王者,是唯一的植物,此时
她站在高处俯瞰小园,带着傲娇的微笑
每一天,小园里很多花都在悄然消逝
又有很多别的事物悄然长出。桃花落了
桃叶葱绿,辛夷落了,绿叶笼罩枝头
绕池塘的柳树早已绿成密不透风的墙
阳光照在楼盘白墙上晃眼,灼热,在路上
走着走着你会冒汗,会感受到
一种微妙速度,植物们生长或凋零的速度
自己和身边事物不断向前行走的速度
小男孩们踩着滑板车飞快穿行林中
蓝色口罩兜在下巴上引领新时尚
他们不惧怕瘟疫,从五级台阶上飞跃而下
呈现非凡勇气,证明世界是他们的
当然,这世界并不属于谁,不属于男孩们
也不属于必然的牡丹,牡丹只属于牡丹
属于她自我塑形打开的卵形花瓣,以及
自我敷色繁复的层层叠叠的深红浅红
就像我只属于我,一个经历者从小园路过
摘下一片香樟叶放在鼻孔处,深嗅辛辣香
此间瞬时交汇我们同时找到彼此
在彼此修辞中攀爬,企图互证自信判断
一只蜜蜂伸出它的口器探入花心器缸
那空间里有酿造甜的大秘密,可
我们会迅速离开,带着各自的秘密消失
在小园,终将没有什么能证明我们存在

2020.4.16    果林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